杨冰心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urqqqqq“回不来?什么意思?”

首座一愣?一时间还没反应过来?对方说杨冰心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的是什么意思ぺ

等这位负责人面容苦涩杨冰心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的把洛磊和三组全组人ぺ被羁押的事说出来后?一直怒气冲冲的首座?这才出现了短暂的沉默ぺ

就在这时?办公室的大门也被敲响?听到这响声?站在办公桌前的负责人?忙拿起把桌上的报告收起?藏进衣服夹层内?这才退后几步ぺ

见样ぺ首座也定了定神?轻咳一声“进来吧ぺ”

敲门的原来是自己的文秘?只见女秘书道?“首座?会议室在召开会意?钟老让各部门高层过去一趟ぺ”

“嗯?知道了?我稍后就到ぺ”

首座应了一声?等门关上后ぺ对面的负责人忍不住道?“首座?这个会去不得啊?钟老应该已经拿到了名册ぺ我们要去就是自投罗网啊?要不然咱们逃吧?”

“逃?逃去哪?你看看基地外面?到处都是老东西布置的特勤?我连这幢楼都迈不出去?我怎么去哪?”

首座越说声音越大?幸好他这屋子隔音效果好?这才没让外面秘书听到ぺ

发了一通无名火?首座颓然坐回了座位上?“也罢?去就去吧?该来的躲不掉ぺ”

龙盾基地的会议室里?这时候已经坐了一批高层?至于我和金刚这种上不了台面的小角色ぺ则和安保人员?站在会议室一侧ぺ

钟老头打量来一个眼神?我点点头?在此之前我已经和他通过气了?为了效果逼真?钟老头也及时命人?照我记忆描述伪造一份名册?此刻就放在他的面前ぺ

随着人员已经陆续到位ぺ只剩下钟老头旁边有一个座位空着?接着便听到会议室大门被拉开?走进来一个中年人ぺ

看到对方?钟老呵呵一笑?指了指旁边的座位?“建国?就等你一个人了?咱们开始会议吧ぺ”

“嗯?刚才有些事?耽搁了一会儿ぺ”

中年人点了点头?面沉如水的脸上?比起前几次看的都要僵硬ぺ

就在他经过钟老座位的时候?眼角的余光不由打量到面前?那一本暗黄色的册子?这一看?建国原本僵硬的脸?不由得抽了抽ぺ

只是这细微的表情隐藏的很好?我们都没有发现?这时候?就听到钟老开始发言ぺ

“很好?既然所有人都齐了?那我们就开会吧ぺ想必在座各位都知道?就在今天上午?九组的特勤人员缴获了一份名册ぺ”

说着?钟老把桌上的名册拿起?在众人眼前晃了晃?这一晃?在场的高层都不自觉的摒住了呼吸ぺ

虽说这件事发生的过程中?大多数人都在保持沉默?选择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参与这趟浑水ぺ

但身为高层?他们同样关心事情发展动态?都派了各自手下的人?在第一时间探听消息?不等钟老解释?大伙脸上都已经露出了然?心里七七八八有数了ぺ

见状?钟老头眼光很随意的扫过?看着在场每个人?出奇的是?所有人都眼皮耷拉着?一副眼观鼻べ鼻观心的样子?看来大伙心理素质都不错ぺ

我在下面看的暗暗着急?心想这个幕后人未免也太淡定了吧?都这样了?还没有露出丝毫异样?也不知道靠那册子能不能诈出来ぺ

然而?钟老早就猜到了这个场面?他并没有担心?只是笑着说ぺ

“看样子?大家和老夫一样?都很期待名册里到底写的是什么?这样吧?我特意请了为精通缅甸文的专家?由他现场翻译ぺ”

拍了拍手?会议室门缓缓推开?一个戴着眼镜的学者走到一旁做了下来?只见他接过名册?开始逐行逐段的翻译起来?笔下更是沙沙的写个不停ぺ

一边翻译?对方嘴里一边念叨着缅甸文?那煞有其事的模样?还真就唬住了所有人ぺ

要知道?这世间最难熬的?就是等待?而且还是宣判前的等待ぺ终于?坐在下面有人开始忍不住了?粗重的呼吸?渐渐从座位上传出ぺ

也就在这时?站在一旁的金刚?忽然拿着耳麦说了句?就在他话音刚刚传出时候?正在翻译的专家?忽然停下?一连报出两个人名ぺ

那两人本就因为心虚?被吓得冷汗直冒?这一下突然被点名?早已经吓的面如土色?嘴里高呼冤枉?可是周围的安保人员哪管他叫嚷?直接就把他二人带了出去ぺ冬名有扛ぺ

就在两人出门的瞬间?在基地某个信息控制室里?特别行动组的人员?已经飞速的调阅出这两人的所有接触记录?他们的操作?几乎是和整个会以同步进行的ぺ

很快?调查出的记录?经过交叉筛选?又核实出几个人名?这几个人的姓名一出?在一旁假装翻译的专家?又同步说了出来ぺ

这一来?又有三名?自认为伪装的很好的三个人?连个冤字都来不及说?便被拖了出去ぺ

看到这一幕?坐在旁边的建国?原本僵硬的脸上更是铁的发青?一丝丝细汗?从他的发际线渗出?因为只有他最清楚?被带出去的五名中层都是自己的人ぺ

原来还抱有的一丝侥幸?这一刻被彻底扑灭了?照着么下来?下一个被拖下去的?不就是自己了?

心里冷冷的哼了声?不等特别小组继续核查?坐在钟老身旁的建国?已经自己开了口?“不用再翻译了ぺ”

“哦?”

见对方突然出言阻止?钟老的脸上还带着疑惑?继续假装不知?“建国何出此言?”

这话一出?原本在下方沉默的众人?全都忍不住拿眼睛翻了翻钟老?暗道一声老狐狸?建首座都已经自己跳反?你居然还在这装模作样ぺ

可不管下面人怎么想啊?反正我和金刚都已经惊呆了?因为我们怎么都想不到?我们一直在查找的幕后人物?居然就是龙盾的二把手ぺ

难怪对方有这么大的能量?只需要动动嘴皮子?就足以掀起一阵腥风血雨?一想到自己从头到尾都被二把手惦记着?我突然庆幸自己能够活到现在也是个奇迹ぺ

“老头子?你也别跟我装?其实你早就开始怀疑我了ぺ这半年来?我身边的监视从来没有少过?何况现在名册在手?我跳不跳?对你来说已经无关大碍了吧ぺ”

建国冷哼一声?可他的话音刚刚落?就仿佛看到什么不可思议的东西?整个人都愣住了ぺ

因为就在同时?一旁的专家在钟老的示意下?已然摊了手里的名册ぺ

可所谓的名册上?不过是一张张白纸?根本就没有所谓的缅甸文字写出的人员名单?直到这一刻?建国才发现?自己从一开始就被耍了ぺ

而耍他的人?赫然就是面前的老狐狸?还有站在一旁的我?

“你们诈我?”

头一次?建国的脸上?露出如此愤怒且不可思议的表情?只见他腮帮子绷紧?眼睛更是瞪得睁圆ぺ

自己执掌高位这么多年?居然会败在这么小伎俩下?这确定不是开玩笑?可刚才?那些被抓走的人是怎么回事?为什么钟老头一口就叫出了人名?

不等弄明白?钟老已经先一步开口了?他的语气有些萧索?“建国?为什么要这么做?你以为你那点动作我就不知道了吗?其实早在两年前?就已经有人和我举报过?只可惜我选择了相信你?”

钟老的声音有些沉痛?仿佛想起什么痛苦的回忆?他自责道?“可是你为什么一错再错?执掌国之重器?却为自己牟利ぺ半年前?我不得已?才秘密开始派人监视你?但你一直隐藏的很好?我没有必然的证据?今天?你终于自己跳了出来ぺ”

得知两年前自己便已经被人检举?建国心中有些讶然?原来今天的一切?早在两年前就已经埋下了伏笔?到底是谁呢?

会议室里静悄悄的?这时候?谁也不敢上去把建国架下来?只能眼睁睁看着不甘失败的中将?颓然的坐回了座位?缓缓闭上了眼ぺ

两年前一幕幕?在他的记忆浮现?那是一个极有能力的年轻人?当时自己掌权不久?急需在龙盾里面扩充势力?对方作为一个很有潜力的新人?自然被他青眼相加ぺ

只可惜啊?那个年轻人不识抬举?自己三番四次招揽?都被对方拒绝了ぺ所以在一次行动中?他故意延迟了救援?寡不敌众年轻人毫无意外的被干掉ぺ

“难道是他?”

“我知道你在想谁?没错?就是他?这些年我一直很后悔?也很自责?他的离开?我有责任?如果有报复?我一人来扛ぺ”

钟老拿手揉了揉酸涩的眼睛?“来人呐?把他先带下去吧ぺ”

听到钟老发言?一直犹豫不敢走出来的安保人员?这才鼓足了勇气?朝着他们心中一直敬畏的首座走过去ぺ

“不用你们?我自己会走ぺ”

看安保过来羁押自己?建国只是冷哼了一声?继而把目光转向钟老?冷笑道?“哼?既然你知道有报应就好?这一切还没完?我会看着?你一手带领的龙盾?是怎么毁在自己手上的ぺ”___ ___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