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大胆国模人体艺

“妹子,你别怪娘,娘也是为了沈家,你怨就怨我吧,是我没能耐。 .”两人一起往外走,沈胜边走便对杜沈氏说。

“二哥,就儿子是娘身上掉下来的肉,女儿就不是亲生的了?”杜沈氏一边往外走,一边忍不住的抹眼泪。“二哥,不是我非得跟娘过不去,这事儿,是娘难为我。前些年,孩子还都小的时候,娘就提起过这事,他爹不愿意。”说到这儿,杜沈氏忍不住打量着沈胜的神色。

“啥?娘提过?”沈胜很是惊讶,他知道娘一早就对枝儿有想头,想聘给柱子,可是没想到娘几年前就提过,而且还被妹夫拒绝了,那娘今天这么说,就是仗着自己的身份勒逼妹子了,想到这儿,沈胜是面红耳赤,顿时就觉得对不起妹子。

杜沈氏看到沈胜耳朵都快红得冒烟了,便知道是娘是自作主张,没有跟二哥说起过“当时娘就说想聘枝儿,他爹当着娘的面说,孩子还小,以后再说吧。二哥,我··”

“妹子,你别说了,今天这事儿你就当娘没提过吧。娘也是真心亲枝儿,才做了这糊涂事,亲母女哪有隔夜仇,你别往心里去。”沈胜没等杜沈氏说完,就打断了她。

“二哥,我不记恨。我明白娘的心思,可是,娘真是想偏了。我是沈家的闺女,我能不管娘家吗?大郎和柱子一起长大,就跟亲兄弟似的,就是枝儿不嫁回来,大郎也会好好的替我帮扶着娘家的。”杜沈氏也知道自己二哥憨厚老实的性子,所以把什么话都跟二哥说的很直白。

“嗯嗯,我知道,”杜沈氏越是这么说,沈胜越是觉得对不起妹子,连连点头。

沈胜前脚把杜沈氏送出门,后脚就赶紧回屋去找大沈高氏了。

“娘,你···”沈胜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就被自家老娘打断了。

“你妹子说啥了?又埋汰我了吧?真是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个没良心的东西!”大沈高氏还是一肚子怒火。

“娘!你今天咋这么勒逼妹子?”沈胜知道娘自从那个时候起,就一直对妹子有意见,原本以为,都这么些年了,再大的疙瘩也该磨平了,没想到···

“当家的,哪是婆婆勒逼小姑子啊?明明就是小姑子翅膀硬了,看不起咱了!咱柱子还娶不得枝儿啊?”一边的沈高氏更是愤愤不平。

“你给我闭嘴!这儿有你说话的份啊?”沈胜实在听不得媳妇的火上浇油。

“你吆喝你媳妇干啥?还不兴云儿说句公道话了?芳儿就是还记恨我当年呢!要不能不同意这亲上加亲的好事?还说什么女婿不愿意!她就是想让我看看,她现在嫁得好了!”大沈高氏被媳妇一挑拨,有些口不择言了。

此话一出,沈高氏忍不住变了脸色。其实,她也知道婆婆和小姑子的心结。这根源就在沈高两家的婚事上。当年,逢着年景不好,沈家和高家都穷的叮当响,给几个儿子娶媳妇的钱是死活掏不出来,为此,娘和婆婆商量,正好两家都有女儿,干脆就换亲吧。自己是愿意的,不管嫁给哪个表哥,都总好过在娘家做牛做马,伺候被爹娘捧在手上的哥哥,可是小姑子不愿意,看不上自己好吃懒做的哥哥。若是一般人家,管女儿愿不愿意,父母做主了,不行也得行。可是事情就是那么巧,正在两家议亲的时候,遇上了兵役,偏偏这时候妹夫又考上了秀才。那时候沈家和杜家是邻居,公公心善,看隔壁孤儿寡母的,地里的活总是能搭把手的就搭把手,一来一往的,小姑子和妹夫接触的时候就多了。妹夫考上秀才后就找上了公公婆婆,说要娶小姑子,还拿出了聘礼钱···三家是怎么商量的,沈高氏不知道,只是,最后的结果是,小姑子嫁给了那时的秀才以后的杜举人;自己嫁到了沈家,嫁给了二表哥沈胜,而自己娘家也得了注聘礼,保下了大哥。

“行了!没事扯当年那些陈芝麻烂谷子干啥!”沈四看见儿媳妇那一瞬间扭曲的脸色,张嘴打断了大沈高氏的抱怨。当年的事,现在还提什么!

“娘,妹子说,这事你以前提过,妹夫当着你的面拒绝了,”沈胜觉得大沈高氏这些年做事实在是没有章法,“既然妹夫都不同意了,你还提什么?逼妹子同意有啥用?”

“啥?你跟女婿说来?女婿不同意?”沈四一听儿子的话,顿时火冒三丈,火气冲冲的就质问大沈高氏。

“是,我是说过,可那时候女婿也没说不同意。”大沈高氏还是一副振振有词的样子,“就说孩子还小,以后再说。就是芳儿在后面瞎捣鼓,非说是女婿不同意。”

“行啦!这事儿到此为止!”沈四怒喝一声,见大沈高氏还是一副有理的样子,沈四挥挥手,对儿子媳妇说,“你俩先去忙吧,我和你娘好好掰扯掰扯。”

“女婿是文化人,哪能让你下不来台,他要愿意,还用说以后再说?你啊你啊,这么大的事儿你也敢自个就做主去提了?”见儿子媳妇都离开了,沈四压着火气,慢慢跟大沈高氏解释。

“咋了?我是枝儿她姥姥,芳儿她亲娘,我怎么不能提?”

“是,你能提,你提了,女婿不同意,你今天还叨叨啥!”沈四觉得大沈高氏在这件事上有些魔怔了,“把芳儿逼得抹着眼泪走了,你就愿意了?”

“我也不想弄成这样,都是那死丫头,死咬着不松口,咱柱子还配不上枝儿啊?!”说来说去,大沈高氏还是在怪女儿。

“配得上?枝儿现在就是个金娃娃,就凭女婿和大郎的身份,她什么人家找不着,非得嫁回咱家?”

“我们是她亲外家!”

“是!我们是!可是你看看你这些年,是怎么对芳儿的?芳儿凭什么不把女儿嫁到好人家非嫁回来?”

“我、我、我就知道,你们心里都怨我!”说道最后,大沈高氏也抹起了眼泪。

“谁也没怨你!当年的事儿,过去了就过去了,就你还抓着不放,芳儿这么些年,和女婿帮了咱多少,你啊,就是得寸进尺!”沈四觉得大沈高氏近来不知是怎么了,胡搅蛮缠。“你和儿媳妇今晚上就别去了,我们晚上去和女婿说清楚,都是你们妇道人家瞎叨叨,这事儿到此为止。”沈四决定趁着今晚上和女儿女婿说个明白,免得两家好好的感情被自己这老婆子搅合了。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