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做些羞羞的事吧

杜家丽在新闻得知那几个人被捕,以“聚众吸毒”的名义,丝毫没有提及“迷\奸”或者“艳\照”,她吓出一身冷汗,怎么会明明安排得那样周密,动作那样迅速,却完全失败,宁致远太可怕她有种不妙的预感,傻呆呆地坐在沙发,思考下一步的对策。閱讀最新章節首发

手机在响,她胆战心惊地一看,是父亲。

“你马给我滚回来”

她回到家,才知天翻地覆,父亲收到匿名大信封,全是女儿在外不堪入目的“游戏”,,赤膊大战,花样百出。杜家丽傻了,这些加密的照片如何被泄露她的电脑和手机都从不离身啊

她的手机开始疯狂作响,她抖着刷开页面,新闻已经是铺天盖地。

烟草大王千金放荡生活全曝光

夜店女王lilydoo私生活全揭秘

百张艳照疯狂流传,杜家丽男伴挨个数

疑似杜家丽吸食x品照片流出,以药当糖招待朋友

马赛克打得很好,可是照片她的脸太清楚,认得的人一眼知道是她。她不敢置信,这都是她在手机和电脑里加密的私照,怎么会流出还没父亲两个耳光已经打得她眼冒金星,口鼻渗血。

“你哥哥是个败家子,没想到你更加不要脸。我真是辈子造了孽,生出你们这种儿女,你们不气死我不甘心”杜家老父不解气,抬脚去踢,被身边佣人死命抱住。杜家丽哭哭啼啼爬出客厅,把自己反锁在卧室里,哭了一夜。

没几日,媒体拍到照片,杜家丽带着墨镜口罩,灰溜溜地坐去加拿大的飞机,除了家司机和一个保姆跟着,从前的狐朋狗友一个个都在避风头,没人来送。一念之差,身败名裂,杜家丽这才知道宁致远此人不能得罪,他温尔雅的微笑背后,藏着她无法抵挡的狂风暴雨,她惹到不该惹的人。

薄云出院之后,坚持要去课,宁致远聘用了一个年轻保镖便衣守在校园,日夜跟着往返住处和大学。另外安排一个司机候命,若是她要坐车出门,不许她再去搭出租车。

“不用这么紧张我。”薄云说。

“能不紧张吗我现在是风声鹤唳草木皆兵,恨不得立刻把你带回美国,严密保护。”

“我在学校里很安全。”薄云微弱抗议。

宁致远叹息道“我知道在学校里面不要紧,学生顶多偷拍你。但绑架这么严重的事,因我而起,我很抱歉。”

薄云已经知道前因后果,摇晃他的手臂,微笑说“不怪你,真的。而且有惊无险,你来救我的时候好英勇,我都不知道你跟麦克这么能打。”

宁致远苦笑不得“万一我们没及时赶到,后果很严重你知道吗你还笑得出来”

“凡事往好处想嘛,我很乐观的。好像冥冥老天爷一直在帮我,死里逃生。”

“哎拿你没办法。”宁致远宠溺地吻她,好心疼,她那天躺在床被那些恶心男人触碰的情形,他无法忘记,恨不得把他们一个个剁烂手脚喂狗吃。

“对了,你到底怎么找到我的”

“秘密,不许问。总之你记住,我时时刻刻守护着你,你不会有事。”

宁致远才不会老实交代,他在薄云身边放了跟踪器,一发现她手机失联,马用追踪器寻找她的位置,第一时间飙车赶去救她。出了这件事之后,李昊已经悄悄地把她常带在身边的物品里面都装跟踪器,万无一失。

从前,薄云对宁致远的“控制狂”倾向感到无可奈何,她不想成为他的附属品,然而经过这一次的风波,她意识到宁致远是不得已而为之,若他只是个普通人,大可不必如此紧张,可惜,他不是一般人,连带着她的一举一动都得倍加小心。

薄云没把被绑架的事告诉任何人,她在私立医院里做清毒治疗,缺了两天课,医生给她开了个伤风感冒的单子,便于她补请病假,暗暗把这件事掩盖过去。

辅导员找薄云,她刚到自习教室没一会儿,没办法,只好收拾书本,跑去行政楼。顾情刚好也在,坐在学生干部的座位,用电脑帮辅导员处理一些件。她们点头打个招呼,各忙各的。

“王老师,找我有什么事是有什么活动需要我来组织吗还是四六级考试的通知”

辅导员让薄云拉个椅子来坐。

“薄云啊,是这样的,学校在组织招生宣传工作,准备拍摄一些照片用于制作页和海报,想让你参与拍摄。”

薄云有些吃惊,先问“是什么样的照片大合照吗”

辅导员把电脑屏幕转向,给薄云看,是一些类似青春校园写真的照片,如几个男生女生围坐在图书馆的桌前看书。或者一个长发飘飘的女孩,坐在小花园的长椅看书。食堂里琳琅满目的美食,学生们吃得很开心。老师和学生一起做实验。男孩子骑着自行车载女生穿行于校园林荫大道。课的场景,几个妆容精致的年轻女孩和一个帅气的男孩子讨论问题,热火朝天。

薄云看着最后一张照片,四五个女孩子围着一个男生,居然是某理工的招生页宣传照她忍不住说“这个太没节操了吧,某理工是出了名的和尚庙,男女例101,怎么可能出现女多男少的场景。”

辅导员笑“为了画面美观嘛,动员全校女生来拍啦。怎么样这些照片都很健康,青春洋溢,积极向。对你而言不难。”

辅导员想,这学期薄云经常被人偷拍,照片不时在媒体流传,她对于“拍照”这件事肯定已经麻木了。谁知薄云马摇头“王老师,抱歉,我不想参与拍摄。”

辅导员略有些惊讶,薄云一向特别好说话,从没听她拒绝过别人。

“这是好事啊,因为你的气质好,也有点名气,所以招生办的老师特别选你,这是一种荣耀,你是代表学校形象,这些照片会被每个有意向报考n大的学生看见,多好啊。”

薄云苦笑说“正因为如此,我不想拍,我不想出名,只想安分守己地读书。n大美女如云,不差我一个,招生办的老师肯定能找到足够的学生模特。”

辅导员不甘心,劝说了一会儿,薄云坚决不松口。没辙,只好让她离开。薄云满脸歉意,鞠个躬离开,顾情跟她做个鬼脸,抓紧做档,争取早点脱身。

过一会儿,顾情结束工作,离开办公室。她找个避人的角落,从钱夹深处掏出宁致远的名片,打给他,把刚才的事一五一十告诉宁致远。

宁致远屏息听完,问“辅导员有没有为难薄云”

“当场没说什么,因为我跟薄云关系好,他不会当着我的面说出难听的话。但是我看得出他脸很臭,很不高兴。可能我一走,他会抱怨几句吧,他跟招生办那边不好交代,恐怕对薄云有所迁怒。行政系统是这样啦,官大一级压死人,辅导员肯定没想到薄云会拒绝,答应面会办妥,结果搞砸了,他肯定窝火。”

“好,我明白了,这事我会处理。”

当天宁致远派李昊到n大去了一趟,很委婉地跟辅导员谈了一下,表明态度,不能让薄云参与这些需要以她个人形象为n大宣传的活动,如招生照片或者形象大使之类的。作为补偿,快客愿意无条件为n大招生办开设一个vip账户,专门用于招生宣传,并且在首页进行推广。如此一来,辅导员在招生办那边能交代得过去。

辅导员没想到宁致远的反应速度如此之快,一半是惊吓,一半是高兴,失之东隅,收之桑榆。李昊告辞之后,辅导员才觉得有点后怕,他跟薄云说了什么做了什么,宁致远一清二楚,人脉之广,消息之灵通,令人咋舌,看来薄云在他的管理之下,是炸弹还是香饽饽,不好说啊。

薄云晚回瀚海名居,有点闷闷不乐,宁致远什么都没说,开车带她出门去吃西餐。薄云其实不太喜欢吃西餐,点来点去不过那些花头,一块肉,一些沙拉,甜品,汤。各吃各的,气氛疏离。万一点的主食不合口味,还得硬着头皮吃下去。餐多好,一桌子菜,每一样都可以品尝,还能彼此分享。可是她知道宁致远毕竟是在美国长大的,还有个美混血的母亲,江山易改本性难移。看他吃来吃去,最爱还是西餐,她便随他,尝试去享受其的乐趣。

宁致远看到了欧珊珊朝这个方向走来,二人视线正对,避无可避,她挽着一个秃头男人的胳膊。犹豫三秒钟,他把餐巾放在桌面,喝口水,给她一个绅士微笑。从杜家丽那件事他也学到宝贵一课,宁可得罪小人,不能得罪女人。

欧珊珊本来打算假装不认识宁致远,不动声色地走过去,谁知宁致远主动示好,她便止步,宁致远站起来,和她握手“欧小姐,有阵子没见,你更加容光焕发。”

欧珊珊十分得意,宁致远这样客气寒暄,无形抬了她的身价,她还没介绍宁致远是过去投资电视剧捧红她的金主,身边男伴已经两眼放光,握住宁致远的手“原来是大名鼎鼎的宁总,幸会幸会,我是xx公司的赵xx。”

只是无名小卒,但宁致远还是微笑致意,闲谈几句。

...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