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窥漫画 无修改

“你到底是谁?”阴侧身挥剑指着她说道,剑身之上渐渐凝聚起一层白色的剑气。

“我是谁?咯咯咯!”卡里雅洁白的左手掩面妩媚一笑,这媚笑足以让世间大部分的男性着迷,趋之若鹜。可惜这一幕只有冰冷似冰块的阴欣赏到了。阴身上的寒气愈发凝重,虽然她近乎无情无欲但到底是一位女性,自然带有女性嫉妒的天性,本能的排斥卡里雅,而且貌似还是敌人就更不喜欢她了。

“我叫卡里雅、小卡还是小刀、泊萱呢?”颇为苦恼的揉了揉眼前的头发:“算了先不管这些了。”狠狠的摇头然后盯着阴问道:“问你你为什么要追她。”

阴傲然的抬头回答道:“他偷走了婆婆很重要的东西我当然要把它取回来,你要阻挡我吗?”

“那他身上的伤也是你打的吗?”卡里雅依旧微笑的问道,但阴明显感觉到她眼中释放出的杀意。虽然已经身负重伤但她还是毫不犹豫的说道:“没错,可惜它的生命力很顽强到现在都没死。”

“砰····”阴手中的长剑挡住了那把有些弯曲的刀,撞击处火星四溅。澎湃的气浪瞬间击毁了这座房间,大量的残屑被震到空中又落了下来。

“你真要阻挡我?”阴握着剑柄猛地后退,漂浮在外面的空中。这里可是剑阁随时都有可能引来钱婆婆的到来。

“同样的话没必要说两遍。”流年刀华丽的沿着手背转了一圈,一道红色的刀气朝着阴劈了过去。

“可恶!”阴随手击溃了这道刀气,要不是体内的伤势快要压制不住了她早就上去与卡里雅拼命了。

“你资质不错,不如跟我拜在汤婆婆的门下当弟子,总比在这里干杂活强吧!”不得已阴只好改变策略诱惑的谈起条件。

“哈哈!”卡里雅冷笑几声:“然后想你一样成为没人要的女人吗?”

“你去死吧!”阴爆喝一声,身上的气势猛涨,完全不顾一切的扑了上去。敢说我没人要,那我就让她连女人都当不成。

“这样才对嘛,只有存了死志的战斗那才叫战斗。”卡里雅也飞了起来正面迎击了上去。

这场战斗从一开始就不公平,阴的攻击大部分都被卡里雅身上穿的甲胄抵消到了,能真正伤到她的时候很少。而且阴还身受重伤。从战斗的一开始阴就被压着打,胜利的天枰严重倾斜向卡里雅。

不过就在这时一道幻影出现在了二人之间说道:“好了都别打了,阴你的伤势严重,速速返回治疗。”

“是,婆婆!”阴当即松了一口气,其实她早就不想打了,只不过一只碍于汤婆婆婆婆的命令这才一只苦苦的支撑着。平复了一番体内的能量,摇摇晃晃的转过身往回飞。

“你也回去吧!”汤婆婆对着卡里雅说道。

“你是谁?”卡里雅右手用剑指着她。

“我是钱婆婆的双胞胎姐姐。”汤婆婆看着她赞赏道:“这是我见过有史以来灵魂最完美融合的状态。”

“谢谢!”卡里雅眼中寒芒闪过,她怎么也没有想到别人竟然能窥探自己的秘密。

“啊····”一声吼叫从后面的剑阁中传来。

卡里雅脸色一变急忙转过身飞了回去,而就在这时钱婆婆的幻影手指一动,一张纸条凭空出现然后贴在了往回飞的卡里雅后背上,而汤婆婆的幻影接着就消失了。

“轰···”还不等卡里雅回去,一只浑身是伤的大狐狸冲了出来,沿着剑阁的边缘无意识飞到了顶部,轰开一扇窗户狼狈的钻了进去,尽管失去了理智但在他的潜意识中还遗留着完成钱婆婆任务的执念。

“他进了钱婆婆的房间!怎么办她会死的,我好不容易才出来怎么能接受这样的事情。”卡里雅盯着薄鬼轩消失的地方喃喃道,随后便跟了上去找了一扇小窗户轻轻敲开跳了进去,这间房间地面很柔软且弹性十足,房间内摆满了各种玩具,只不过这些玩具很庞大。

“真是的,这怎么搞的。”一声熟习的声音传进了卡里雅的耳中。

“嗯?”卡里雅提着刀走到了传出声音的门后。

“它可是大妖怪无脸男,是无脸男!可幻化世间任何物品,你们真是利欲熏心,招惹这样的存在。”

“在我到之前不要轻举妄动。”卡里雅透过门缝看到了手中拿着水晶骷髅头的钱婆婆。

“该死!把我的地毯都弄脏了!把这该死的妖狐处理掉,他已经没用了。”说完就朝着卡里雅躲藏的房间走来。

卡里雅左看看右看看,为了不暴露踪迹钻进了旁边小山一般的抱枕里面。

钱婆婆走进房间四处看了看像是在找什么,忽然转身走到了卡里雅躲藏的抱枕山前将一个又一个的抱枕扔到一边。

“宝宝又不睡在床上了。”翻找了一阵后看到了一张巨大的婴儿脸,十分欣喜的说道。

此时这个巨大的婴儿还在睡觉,受到外面强光的照射很不满的嘤嘤叫了起来。

“宝宝对不起,婆婆不打扰你睡觉了。”说着拿起一个抱枕盖在了他的脸上,接着右手伸出打了一个响指,整个房间就暗了下来。

“婆婆有事先去忙了!宝宝乖乖睡觉哦。”说完就离开了房间。

等了好一会儿确定安全后,卡里雅从抱枕中钻了出来。正想出去时左手臂就被一只巨大的婴儿手捉住来了。

卡里雅回头看着趴在地上的大婴儿说道:“谢谢你刚才帮了我,但是我有事需要先离开,请你放手。”

“你是什么妖怪,为什么你身上的味道如此特别。”巨大的婴儿稚嫩的问道。

“我应该是人类吧!”卡里雅不确定的摇了摇头说道:“我还有事请你放开好吗?”

“不行,我要你陪我在这里玩。否则我就哭给你看,我一哭婆婆就会来。”婴儿摇头拒绝道。

卡里雅举起右手中的刀摇晃道:“再不松手我就用这把刀砍你。”

“哇哇····”巨大的婴儿被吓了一跳大声的哭了起来,这才松开了抓住卡里雅的双手。

趁此机会卡里雅跑出了这座大房间就看到了薄鬼轩的身体。

只见三个蜡人头像正滚动着脑袋将薄鬼轩挤到了一个大坑的边缘,那个大坑深不见底也不知下面藏着什么。

卡里雅慌张的跑过去吼道:“你们在干什么,快走开。”三个蜡人头像堪堪躲开流年刀的刀刃。

卡里雅将薄鬼轩的兽化状态抱起呼唤道:“薄鬼轩,薄鬼轩!快醒醒。”

“嘎嘎···”上空一只乌鸦飞下来啄了卡里雅一下又飞高了,典型的猥琐无耻的游击战术。

“咚咚咚···”地面传来震动的声音,一名超过五米的婴儿从里屋中走到了混乱成一团的他们面前稚气的说道:“我才不怕刀呢!不跟我玩我就哭给你们看,婆婆一定会来的。”

三个蜡人头像瞪大了眼睛躲到一边,上空的那只乌鸦则嘎嘎的乱叫着。

“等一下,你是好孩子不可以哭的。”卡里雅尽量柔声的说道,甚至还对他抚媚的笑着。

但这都不好使,婴儿的眼中开始慢慢的积攒眼泪,眼看就要洪水发泄了。

“拜托了,等一下。”

“不和我玩,我就哭给你们看。”

“吵死了,给我安静一点。”那张纸条从卡里雅的背后飞出,飘到了婴儿的面前。

“你也实在是太胖了,也不知道我那妹妹是怎么养的你。”婴儿停止哭泣好奇的看着那张纸条。

那张纸条落在地上变出了一个幻影,正是汤婆婆。

“婆婆?”婴儿轻轻的叫了一声,他也不清眼前的到底是不是婆婆。

“哎呀!连自己的婆婆都分不清。”汤婆婆抬起手指一点,婴儿的身躯快速变小,变成了一只小老鼠。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