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小东西让我放樱桃

军营的夜不似外面的繁华,远处放哨的灯光昏黄了时代的光影。走在路上,影子被无限拉长,仿佛是留恋不舍的步伐。欧阳亚杰慢慢移动着脚步记录着军营生活的点点滴滴。一幕幕一场场,原来离别还是那么难,还是那么痛彻心扉。他倚在灯柱上,蹭着灯柱慢慢蹲下。拿起路边的石子在路上慢慢刻画。画不出什么图案,只是一下下的沦陷在自己的世界里。

“少营长,张强在二操场从篮球架子上摔下来了,摔的不轻,血肉模糊,您快去看看吧”小峰风风火火的跑过来拉起他的胳膊就要跑。

“怎么这么不小心?找医生看了么?摔哪里了?伤到骨头了么?现在怎么样了。”欧阳亚杰一边走着一边焦急地询问。

“少营长,你那么多问题我怎么回答,我脑袋就一根筋,转不过弯来,您过去看看不就知道了么。咳咳咳,刚才你在灯下低着头干什么呢,没偷偷地抹眼泪?”。小峰控制不住乐的开怀。

“你以为都跟你似得这么多愁善感啊,我已经过了这年纪了。要是十年前肯定得哭的浑天黑地,拼命嚎啕”欧阳亚杰不禁向前跑了两步。

欧阳亚杰万万没有想到自己付出代价保护的闺女却是把他所有的眼泪都收了,只要是哭了,那可真是昏天黑地,一发不可收拾啊。这就是命运啊,一个魔方,转动着不同方向。

操场上静悄悄的,灯也没有光影。今夜异常清冷,连月亮都懒得履行职责早早下了班。“看来是去医院了,走,你说操场灯都坏了,你们还打篮球,真是让人操心……”欧阳亚杰一边嘟囔着一边拽小峰的胳膊。

突然一阵歌声从身后传来,那声音中高亢中充满颤抖。欧阳亚杰慢慢回过头,看到一张张熟悉的脸庞,每个人手里的手电筒的光晕弥漫了整个操场。这一刻这里时间定格了,欧阳亚杰脑袋里的指针停滞了,紧紧绷着的弦松了,看着这上百张脸,眼泪从眼眶中留下来了。一曲终了,欧阳亚杰还是怔怔的站着,任眼泪在脸上肆意横流。

“欧阳,欧阳”看着这僵化的人龙毅阳一声声唤着。突然欧阳亚杰喊道:“全体都有稍息、立正、跨立”他吸了一下鼻子,看着他们认认真真的冲他们敬了一个礼,目光如探测仪一样扫过所有人,仿佛要把这些脸都要烙在脑子里。忽然他一个一个开始拥抱他们,他们终于控制不住都过来围住了他。今夜注定留恋,今夜注定难言,不知道过了今夜自己会怎么样,算了,就这样了。

欧阳亚杰眼睛朦胧的接受着一杯又一杯的敬酒,他在今夜终于卸下了从前所有的理智,尽情和自己的战友们一起狂欢。一杯又一杯的辛辣已经麻木了神经,他的嘴角始终挂着微笑,他终于醉倒了,在倒下的时候隐约还是听到了几声不舍的呜咽声。

晚风吹过,欧阳亚杰渐渐恢复了一些意识,他微微睁开眼睛,看到了陈长丰的后脑勺。他还是无奈的叹了口气,继续闭上眼睛装睡。

陈长丰把欧阳亚杰轻轻放到床上,帮欧阳亚杰脱了外套,拿来毛巾开始给欧阳亚杰擦脸,别看陈长丰长得不拘小节,其实还是蛮细心的一个人。轻拂过欧阳亚杰的脸颊,他再也忍不住的嚎啕大哭,那哭声可真是震天动地。欧阳亚杰微微皱了皱眉翻了个身,眼泪从眼眶中留下来继续装睡。心里不断在想,这辈子认识他也值了。由于酒精的作用意识还是不受控制的进入周公的锦囊。

...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