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几个老头轮强的老师

</script>“京城惊现红色长龙,原系莫帅粉丝大巴车!”

“广场千人同唱引发堵塞为哪般?”

“销量惊人,首周首张专辑网络销量突破二十万!”

“网络沸反盈天,纸媒一言不发,818娱乐圈里的黑幕”

……

这一周,节节攀升的数据不知让多少人笑开了花,又不知让多少人的脸火辣辣的痛。乐-文-一张数字专辑的价格不过10元,和网站八二分成,每张专辑纯利润八元。虽说这一周以来所赚的钱,在纸醉金迷的娱乐圈里什么都算不上,连一部稍微好点儿的电视剧都拍不了几集。但是,就这样的成绩也算是令人瞠目的了。

但是,

众所周知,现在唱片界低迷一片。

众所周知,莫轻歌不过是一个新人歌手。

众所周知,这是第一张数字专辑。

·

一月后

“我知道了,把钱打到我账上就行。”莫轻歌声音淡淡,和电话那头极度兴奋的关云成了明显对比。

首张专辑发行一月,总的纯利润约为五百万,公司和莫轻歌平分。这个数据足以让不少歌手眼红耳热了。都说艺人光鲜,谁又知那光鲜要靠什么来维持,谁又知娱乐圈里多少人最后熬出头的只有那极少数人。

他有什么了不起的?不过是靠r先生的力量罢了。

r先生的曲子才赚这么点儿钱,他也真是够行的。

这种论调比比皆是,但说出这种话的人,也别指望有朝一日成为圈里功成名就的人了。因为成功者,是不会把口舌浪费在这种无意义的嫉妒上的。

但,无论他们是否功成名就,莫轻歌都不会在意。除非,除非挡在了他的道上。事实上,莫轻歌对这个销量也并没有太多的感触,他还有一件更为重要的事情——hr公司将对莫轻歌进行最后一轮审查!

为母报仇,这一点他始终没忘,也始终不敢忘。等他达到系统的要求,找到杀母仇人之后,他一定要让那幕后之人后悔来世上走这么一遭!

“莫轻歌!”关云烦躁地扯着头发,但隔着电话他也做不了什么。“现在你根基不稳,最好趁热打铁。公司又为你选了几只曲子,过几天你到公司来一趟。嗯,还有,这几支mv的效果不错,你的粉丝都在说希望你能重回影视圈。”

“嗯,我知道了。我要休假两月。”莫轻歌面不改色地向关云提出了这个要求。

“什么?!两个月!”电话那头的关云惊叫了起来,“我都说了你现在根基不稳,两个月过后尼玛谁还记得你?”

“两个月,没问题。”

·

m国华尔街

从大厦里面走出来的莫轻歌将领带扯松,轻呼出一口气。

合作,成功!

经过一个月的考查,莫轻歌成为了hr合作者,期限五年。五年的时间,足够莫轻歌成为一棵参天大树,不可动摇。到时候,呵,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铮然,xx区xx街口。”编辑下这条短信后,萦绕在莫轻歌心里的那股阴云恍然消散。xx区,是贫民窟,是莫轻歌幼年、少年时期所居住的地方。本性使然,莫轻歌无法告诉许铮然真相,但是,他会以这样的方式把心底的伤疤有所保留地暴露在许铮然眼下。

这,大概就是他能付出的所有了。

·

周围的人好奇的打量着这个衣装革履的年轻男子,他来这儿干嘛?这可是贫民窟!黑暗,贫穷,肮脏,混乱。有本事离开的,早就离开了。而离开了的,根本没有人会想要再回来。因为这里,代表着不堪的过去。

莫轻歌他也不会回来,如果不是母亲死亡,如果不是遇上许铮然。而现在,他紧攥着口袋里面的一个盒子,里面是一对戒指。不是求婚,只是想要把许铮然攥紧。紧紧地攥在手里,不让他离去。一瞬间,他的表情有些阴狠,但这时的阴狠和以往的不同。因为在这下面,还有一层浓浓的爱。

就在莫轻歌想着许铮然的时候,许铮然也恰巧来了。

只不过——

“轻歌,快跑——”

许铮然身上的衣服有些脏了,莫轻歌爱惨了的小麦色皮肤上也划出了血痕。

“铮然?”莫轻歌的反应很快,立马在旁边随便拿了一根木棒。此时,贫民窟里家家户户门窗紧闭,都不想惹上一身麻烦。

“跑!!有枪!!”

看见莫轻歌的动作,许铮然心里更着急了,背后的那群人有枪!轻歌有没有经过专业训练,这么跑过来就只有送死的份儿!

真的是送死吗?

怎么可能。

经过系统的训练,莫轻歌的身手不必许铮然差。

“跟着我!”

伸手拉住许铮然,拉着他在这阴暗逼仄的巷子里窜。

莫轻歌对这些巷子最熟悉了,而这份熟悉,在这时候也派上了用场。左右右左,像是在走迷宫一般。两人的双手紧握,彼此的性命连在一起。

“相信我!”莫轻歌奋力奔跑着。

这个贫民窟和一个热闹的市场相隔不远,可以抄小道往那边。一般人不知道,但莫轻歌知道。

“快了!”

“快跟上,他们在这边!”

“快!快!”

集市的人声鼎沸就在耳边,背后追捕者凶狠的怒吼也近在咫尺。

“砰”

终于,枪响声结束了所有的喧闹。

·

“滴…滴…滴…滴。”

监护仪尽职尽责地发出平稳的滴滴声,这枯燥而重复的机械声让许铮然觉得莫名的心安——因为,这表示这莫轻歌还是活着的。

突然之间,他有些惶恐。短短一两年的时间,他不知道到医院来了多少次,每一次都是因为莫轻歌。他害怕,害怕失去。

当莫轻歌飞身为他挡子弹时,有感动,但更多的是愤怒与无奈。他宁愿那颗子弹穿透的是他的胸膛。

·

“滴…滴…滴…滴。”

监护仪尽职尽责地发出平稳的滴滴声,这枯燥而重复的机械声让许铮然觉得莫名的心安——因为,这表示这莫轻歌还是活着的。

突然之间,他有些惶恐。短短一两年的时间,他不知道到医院来了多少次,每一次都是因为莫轻歌。他害怕,害怕失去。

当莫轻歌飞身为他挡子弹时,有感动,但更多的是愤怒与无奈。他宁愿那颗子弹穿透的是他的胸膛。

病房里一片沉默,许铮然和莫轻歌都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一个喂粥,另一个吃粥罢了。

沉默,在蔓延。

“你以后不要再这样了。”在许铮然的认知里,哪有让自家爱人为自己挡枪子儿的?

“我们是一体的。”莫轻歌不说好也不说不好,就不明不白地吐出这么一句。

“不要再舍己为人了,老子不需要!”许铮然梗着脖子,到底是怕自己的声音对轻歌的病情有什么影响,他将所有的愤怒都压抑在低吼中。听得这愤怒的低吼,莫轻歌略有些不自在,他看得见,看得见铮然眼睛里清晰可见的血丝,看得见那嘴唇周围一茬又一茬的胡子。

“铮然,我们是一体的。”抿了抿嘴唇,莫轻歌此时的声音有一丝不可察觉的颤抖。一体的?一体的。

许铮然也沉默了下来。他们是一体的。他和他都是男的,他和他体力相当。他们之间应该是并肩战斗,不存在谁为谁抵挡风雨。他们既是战友,又是伴侣。

莫轻歌舔了舔有些干涩的嘴唇,如果莫母还在的话,她一定看得出莫轻歌此时的紧张。莫轻歌从小到大屈指可数的紧张。

“铮然,我说过。你是我除了母亲之外,最爱的一个人。”

许铮然彻底沉默了,知道这时候他才知道这句话的分量。他满心喜悦,但与此同时,心底的一丝烦躁不安却如同魔鬼的种子一般,悄然生长。

“咳咳。”

病房门口的咳嗽声让病房里的两个人同时目光漂移。一个满头华发身坐轮椅的老妇人,她看起来和蔼可亲。

“奶奶,你怎么来了?”

这人正是唐华容说过的许老太太。

“你出了这么大的事,他们坐得住,我可坐不住。”许老太太自己转着轮椅划了过来,脸上的担忧之情满满的。

“奶奶,我没事儿。”许铮然谁都不杵,就怕他奶奶。此刻面对奶奶,身材高大的他竟然像条哈士奇一样把自己缩了起来。这幅模样,看得莫轻歌只想笑。

“你就是然然喜欢的人了吧。”许老太太虽然身材瘦小,但气势却很强。她上下打量着躺在病床上的莫轻歌。此时的莫轻歌很是虚弱,在外界看来可以算得上是在鬼门关外走了一遭。整个人看起来毫无血色,阳光洒了进来,给窗边的盆景、床上的被子都弄了一层金光,惟独缺了莫轻歌。

“许奶奶你好,我是铮然的爱人。”

莫轻歌强势地宣告了许铮然的所有权。爱人和喜欢的人可是两个概念。

“我们许家的人,一生只能有一个爱人。”

“你能够保证吗?”

保证什么?

让莫轻歌保证什么?

保证他不变心,还是保证许铮然不变心?

心下百转,莫轻歌还是迎着许老太太的目光,坚定地回答,“能。”

莫轻歌他能保证,但是,与其说他是相信自己,还不如说是相信许铮然。他相信许铮然,不会放手。

“好。”许老太太直视着莫轻歌,探究的目光一刻都没有从他身上移开过。直到这一刻,这目光才柔和了下来。“你一定要记住了。”

·

一月后

莫轻歌的身体素质,让得许多医生啧啧赞叹。这才一个月,就已经完全好了。要知道送过来的时候离死亡只有一线之隔。

莫&许家中

“我回来了。”一进门就闻到了扑鼻菜香,许铮然立刻奔向桌子抓了一块菜,眯着眼赞叹道,“轻歌,你真是越来越贤惠了。”

厨房里的莫轻歌:……

“嗯?我也这么觉得自己越来越‘贤惠’了,尤其是在晚上。”

“唰”的一下,许铮然的耳根又红了,他本以为自己的脸皮已经够厚了,但万万没想到,还是没有能够抵挡莫轻歌的调/情。

“这个是……”被调/戏了的许铮然这才发现桌子上的红色小盒子,愣了一刻才打开——一对对戒!

恰逢莫轻歌端着最后一盘菜走过来,路过许铮然时,他轻轻说道:

“我爱你。”

“我也爱你。”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