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后小故事动态图

请支持作者购买正版,她还有这一只嗷嗷待哺的小奶猫要养QAQ  那根藤蔓像是有眼睛和耳朵一样,一路紧追着朱珠和墨昊然不放, 时不时便从他们脚下猛地蹿出, 试图将他们拖到下层。

“帮我看路,下楼去。我不能在这里使用异能。”墨昊然从衣角扯下一条布料,绕着手背上的针孔缠了几圈。刚才朱珠扑过来的时候扯歪了他的输血针头, 尖锐的针头径直穿透了血管和皮肤, 在他的手背上又开了一个洞。输血的针管本就粗大, 这两个洞让血液流失的速度更快了。如果说还有什么比较幸运的话,那大概就是输血注射的是静脉血管吧。他只需要稍加压力缠紧手臂就能渐渐止住血了。

朱珠听到了老赵那边传来的叫喊声,但她实在力有不及, 顾不上他们, 只能拉着墨昊然一路往下。跑到二楼的时候,杀人藤从走廊的侧墙猝不及防地蹿出,缠上朱珠的脖子。墨昊然跑在朱珠前面,拉着朱珠的那只手突然传来一阵巨大的拉扯力, 他暗道一声不好, 反身将朱珠的头往下一按, 张开了双眼。他的异能还没彻底恢复,眼睛一睁开,鲜血就从他的眼角徐徐流出,像是两行血泪。

黑光截断了缠住朱珠的藤蔓,同时也穿过了所有墙壁,笔直地向前延伸,毁坏掉路线上的所有东西。墨昊然恍惚间看见有什么东西闪出了火花,但是时间不等人,他根本来不及细看。他矮身用肩膀将朱珠往上一顶,把她扛起来继续往下跑。

朱珠伤到了喉咙,一边咳嗽一边嘶哑着声音指挥墨昊然躲开路障,走在正确的方向上:“台阶还有五级,往左偏半米,准备好,大门到了,睁眼!”

墨昊然睁开眼睛,早先被朱珠亲手锁上的钢板大门霎时出现一个一人高的大洞。早有困在一楼的丧尸听到响动聚集在外面,门一开,他们便挤挤挨挨地走上前,被墨昊然的异能吞噬得连骨头渣都不剩。但他的异能尚未恢复,远不如强盛时期百分之一的威力,只能毁灭一条直线上的物体,更多的丧尸聚集在他们的侧面,他无法在一瞬间将他们全部吞噬。如果不考虑其他因素的话,其实墨昊然只需要原地转一圈就能消灭所有的丧尸,但这样支撑着大楼的承重墙也会被他毁坏,大楼会在顷刻之间倒塌!

丧尸们很快填补上墨昊然造成的空白地段,再次将他们团团围住。墨昊然现在身体虚弱,异能衰退,应付起他们来束手束脚。而杀人藤则极为刁钻地隐藏在尸群中间,每每趁着墨昊然对付丧尸的时候偷袭朱珠,一旦墨昊然转身攻击杀人藤,它就会再一次将自己藏进尸群中,可谓狡猾至极。墨昊然本就虚弱,一心两用更是拖慢了他的反应能力,好几次都险些被丧尸扑倒,看得朱珠冷汗连连。

朱珠心里乱成一堆乱麻,她的脑子里似乎闪过了很多东西,又似乎只是单纯的一片空白。她努力帮助墨昊然清空周围的丧尸,跟着他往大门的方向冲,只要离开了大厅,墨昊然就能轻而易举地干掉杀人藤和丧尸了。但丧尸却越聚越多,他们杀掉一个,便会有两个、三个从其他地方赶来。眼看前路尽断,朱珠突然在脚边发现了一个石墨盒,也不知道是谁将它从打印机里取了出来。她的双眼一亮,踹开大理石服务台后面的护士丧尸,将墨昊然推到服务台后面。她将石墨盒抛向大厅中央,松散的精神力猛然汇聚成一股凝实的意志,制造出了十多根无形的“线”。那是她之前瞪碎镜子的原因——空间分割。朱珠无意中使用出了自己还未发掘的异能,制造出了极其微小的空间刃,她破坏的不是实体,而是实体所处的空间,所以空间刃虽然微小,却无坚不摧。

石墨盒炸裂,黑色的粉末漂浮着遍布整个大厅。朱珠身上一直带着从户外用品店搜刮出来的战术腿包,那个绑在大腿上、可以藏到裙子里的小包包中装着指南针、打火机、手电筒等小而实用的户外用品。她从里面掏出打火机点燃,朝着粉末最密集的地方抛出,立马抱着头蹲到服务台后面。

火焰点燃了漂浮在空气中密集的粉末,粉末在高温中产生了剧烈的爆炸,距离爆炸最近的丧尸全都被炸成了碎片,离得远的则被爆炸的冲击波远远弹开,再也形不成合围之势。朱珠来不及等爆炸平息,带着墨昊然磕磕绊绊地穿梭在过不断产生小型爆炸的大厅,跑到了四号楼外部。

“你刚才做了什么?”墨昊然惊讶地问。她难道还带了手榴弹?

“我不知道,下意识就……”朱珠对自己刚才使用的能力同样充满了疑惑,她难道还觉醒了第二种异能?“天呐,那玩意儿怎么还没死!”她看见一根被炸成漆黑色,不断冒着汁液的杀人藤蜿蜒着冲向她和墨昊然,再也顾不上追究异能的事,拉着墨昊然继续往前跑。

估算着距离已经足够远了,墨昊然停下奔跑的步伐,将朱珠推到自己背后,确保不会误伤她。他从杀人藤移动的声音判断出杀人藤的位置,对准那个方向睁开双眼,黑色的光直射而出。他冷笑着勾起唇角,眼神犹如出笼的猛兽:“你好啊,小东西。”

*

杀人藤不止袭击了朱珠和墨昊然,它也盯上了老赵一行人。他们没有朱珠灵敏的听觉,对杀人藤的潜行毫无察觉。当杀人藤钻出地板的时候,他们正围坐在一起分享朱珠带来的士力架,杀人藤缠住花臂的腰,动作迅猛地将他往下一拉,花臂身体相对于它钻出来的那个小洞太大了,花臂撞上了地面,将地面撞出了一个人形的大洞。撞击折断了他的脊,白森森的断骨刺破他的背部探了出来。

“万勇!”绿毛凄声大喊,想都不想地朝他扑过去,想要拉住他。

“小心!”万勇——即花臂——绝望的双眼中印着绿毛向他扑过来的声影,也印入了绿毛背后蠢蠢欲动的杀人藤,他拼尽了最后的力气抬起右手,掌心中凝聚出一团旋转的空气炮打向妄图偷袭绿毛的杀人藤。偷袭绿毛的杀人藤当即断成好几节掉到地上,这些残肢断节流淌着腥臭的绿色汁液,像是无头的泥鳅一般不甘地扭动着。

就如同它来时一样,杀人藤一击得手毫不恋战,拖着万勇飞快地在三楼走廊中游移。绿毛红着眼睛跃下杀人藤弄出的大洞,却根本敌不过杀人藤的速度,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缠着万勇的那根藤蔓越走越远,拖出一地血痕。万勇还剩一口气,他遥遥地望过来,庆幸、痛苦、恐惧和遗憾融合成复杂的目光,他张开嘴,已没有力气发出声音。

他在说:“我不想死。”

“啊啊啊!狗东西,狗东西!”绿毛掏|出手 | 枪,对准杀人藤正在往三楼窗口滑去的藤蔓疯狂连射,子弹弹出枪管的时候带出了一朵又一朵的火花,像是愤怒的火焰一样倒映在绿毛瞪大的双眼中,在他的眼底熊熊燃烧。杀人藤捕食行动失败了,它缠着万勇的那节藤蔓被绿毛打得稀巴烂,翠绿的汁液散漫了整个墙面。

“万勇,万勇!”绿毛耳中仍旧回荡着开枪的巨响,就好像他的时间依然停在开枪的那一刻一般。绿毛跪到地上抬起万勇的身体,拍了拍他惨白的脸。“你睁开眼睛啊,老子把你救回来了!你他妈装什么死!”

万勇背后的伤口一直往外涌着鲜血,很快就在绿毛的脚下汇聚出一摊血泊。一颗透明的水滴落入浓稠的血水中,瞬间便被侵染。绿毛弯折下自己的脊背,将脸埋在万勇正在变得冰冷的胸膛上,肩膀不断地颤抖。

“你他妈不是说不想死吗,那你就不要死啊。”他的声音由嘶吼变为呢喃,紧握成拳的手狠狠砸向地板,一下又一下,砸得他的关节青紫一片。“你不是有异能吗,你这个傻逼不是有异能吗,为什么要救我,你就不能顾好自己吗……不要死啊,你眼馋很久的悍马马上就能修好了,你还没有开出去溜一圈呢。你做偷车贼怎么一点坚持都没有……”他哽咽着,低吼着,最后尽数化作悲痛的哭声。

墨昊然形容的那个地方是个正在建设中的商圈,人烟稀少。老赵从马路开进建筑群之后只遇到了十几具工人模样的丧尸,应该是当地的施工队异变而成。

“我先把这些东西解决掉,只要没有其他活人引开他们,他们就会一直跟着我们,聚集成群就麻烦了。”他稍微降低了车速,跟坐在副驾驶座的梁斌交换了座位,由梁斌来开车。老赵的武器是一把灰色的反曲不锈钢弹弓,他觉醒的是力量异能,杀伤力一般的弹弓在他手上堪比手|枪,却拥有两个手|枪没有的优点,一个是声音小不容易引来丧尸;一个则是弹药好找,不管是玻璃珠、石子、螺帽等都能在力量和速度的加持下变成跟子弹同种威力的杀伤武器。他将弹弓的六股皮筋拉到最大,对准丧尸的额头放开手,弹珠一口气穿透了两具丧尸的额头,最后飞入第三具丧尸的右眼,停在了那具丧尸的大脑中。

我是不是也能做到这种程度呢?朱珠不想要永远当个弱者,栖息在别人的羽翼下。她喜欢自由,喜欢照自己的意愿来生活,而自由是只有强者才配拥有的东西。朱珠回想自己在被丧尸包围时使出空间分割的状态,在掌心制造出了一把小小的空间刃,连她的小拇指都比这道空间刃大。严格意义上来说这并不是一把刀,空间刃并不是实体,它更像是一道裂缝,空间的裂缝。这道裂缝深不见底,其中跳动着许多弯曲、扭动的黑色线状物,像是一道道迷你版的闪电。朱珠注意到自己垂在肩上的发丝正在飘向掌心的空间刃,当她的发尾靠近空间刃的时候,那些线状物弯曲扭动得更加厉害,抓住她的发丝将之拖入空间刃内部,她还没有感觉到拉扯的力道,那些发丝就消弭无踪了。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