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大的奶好爽浪蹄子

雪,漫了人的眼,这是众多士兵一辈子也遇不到的夏日风雪,这个时候城墙上的士兵已经被这夏日来的一场雪风所笼罩。【无弹窗小说网】

年迈的老兵拍掉衣甲上的厚雪,冻僵的手紧握起长枪木柄,警惕地望着城墙上耸立的冰雪之神,一个立与风雪之中的青衣男子。见那青衣男子立与冰柱之上,散放着无比寒气,风雪凌动舞起长袍。

这是展现在人类面前超自然的力量,让凡人震憾惊奇,是改变天地的力量,像神一样的能力。

但是他们不畏惧,再强的高手,在更多的人面前也是蝼蚁,如果一个高手的意义有那么大,还要用百万士兵做什么。

西城塔楼的守兵,开始往外抛投火药筒,轰轰轰地一阵乱响,将这一片冰天雪地炸得一片混乱。

巴图大军随行在后面的巨弩强射,守兵被压制,如若不然,攻上城头的部队要面临空前灾难。不过,这也要付出巨大的代价,满天的曲线长弓火箭,将巨弩车阵射得溃不成军。

这样的代价,有没有意义!

那只有一个人知道。

巴图指挥台上的傅小蛙深吸一口气,丢下令旗急转下令,方才调动的攻城塔楼与袭兵,突击牧建之将军的防地。这时旁边的巴图将领才明白过来,这个统帅的真正意图,是声东击西。可以见到看那支援军已经全部朝着西城塔楼移动,那么就会露出空档。

将军府里的薛将军与袁清将军微笑,看样子,对方的意图他们已经十分了解,在那看似空虚的支援兵营地,正埋伏好重兵。来偷袭者将全部有来无回。

傅小蛙指挥的部队冲上牧建之将军的防区,这看似无人的防区,还没让攻上墙头的部队来得及喜悦,突然,四周墙城上突冒出一大片的弓箭手,对着袭兵一阵强射。蛮兵损失惨重,而张心明的部队,被困西城塔楼,两边都不讨好。

巴图将军们在场收到消息,一阵阴云,对方的指挥统领也不是省油的灯,原来对手早就已经看穿了这个计划。

傅小蛙立即下令偷袭牧建之将军防地的蛮兵撤离,薛将军与袁清将军立即派兵追击拦截。

“上勾了!”傅小蛙咧笑一笑,笑得让四周的巴图将军都摸不着头脑。

“发三个红色信号箭!”

“是!”

令兵一下。顿时天空中绽起三朵红色之花,呜呜呜,号角拉着沉重的声音漫起在整个沙场。

在浩城之中的宫少白跟候大发等人,早已经伺机待命,这个时候,天空中出现三只红色的信号箭,这代表着,他们的行动就要开始了。

这是他们背叛的开始。只要迈出这一步,就再也无法回头了。说多说少。在心理上,还是有些难以承受。宫少白与候大发咬咬牙,挥刀向身后喝令道:“兄弟们,该咱们出手了,不要辜负大队长的期望!”

“我们的命早就交给队长了,动手吧!”

身后将士纷纷抽刀应合。士气高涨。

宫少白与候大发相望点点头。

这时从墙角巷中,一大队精锐马人突出街道上,在这战乱之中,四处的战鹰火药桶从空而降的轰炸混乱之中。四处的队伍都在奔忙,无人注意这样凭空出现的一只队伍。

战乱的气息充诉着整个浩城。四周都是狼狈不堪的建筑,到处都是燃烧的雄雄大火。

一阵整齐的奔跑声,带着衣甲磨擦声响迹在这混乱的街道,只见宫少白一阵人马奔跑着行军而过。

感觉着四面的热浪,宫少白等人穿梭着,感受着这浩城之中的混乱,无数人的呐喊。但是他们无暇顾及这一切,他们还有自己的使命要完成。

而这个时候的将军府,虽然说已经调离重兵前去军备支援,却依然保留着近卫队这样的精锐亲随部队驻留府内。

这个时候的薛将军与袁清将军正在商议着战局,薛将军指着城楼沙盘道:“此人调兵精得很,他派主攻强战西城塔楼,无非是想用声东击西来偷袭牧建之的防地,我们已经派弓箭手在那里等着他,他也进了圈套,不过我感觉,他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很有可能,他真正的目的,也不是牧建之的防地!”

袁清将军点点头道:“我同意你的观点,他是想诱我们追击,然后再配合西城塔楼上的部队进行合围,他愿意牺牲弩车也要派到前线,就是想利用弩车的长程狙击力,消灭牧建之的防地力量!”

薛将军道:“那我们就将计就计,派兵追击,暗底下集合力量,准备清剿西城塔楼的巴图部队!”

袁清道:“甚好,但是要抓紧时机,如果我们先动手,就可以给他重创,清理西城塔楼上的部队,如果是他先动手,牧建之的防地就有可能失守,一定要把握好时机,不能动手太快,也不能动手太慢,太快也会打草惊蛇,太慢就让他们先动手了!”

“不会有太大问题的,向西城塔楼上集合力量吧!”

这个时候的战局,正在向两个将军推断的那样,迅速的进演,牧建之的防地军队追击,巨弩也开始调转了方向。而西城塔楼里的兵力也在迅速凝集蓄备力量。

这一场赌搏,到底谁输谁赢,就是要看谁抓住最合适的时机。薛袁两各将军崩紧着神紧,迅速的分析着战局报告。他们所需要的时机,是那刹间的决定,早晚都不行。

这个时候,巨弩车的弓弦已经拉满,对着远追兵,傅小蛙屏着呼吸,只要他一声令下,就可以反扑,他手心也浸着汗水,时间一点一点的过着,越来越是紧迫,已经到达个临界点。

袁清两个将军,也冒着汗,在进行着这一搏,兵力凝结即将到位,就差着那么一点点分毫,他们也是担心着,这一搏是赢,是对是错。

不知道!!!!!

终于,力量已经蓄够,已经可以出击,可是,两位将军紧握着拳头,谁也没有发出进攻的命令,这个判断,是对是错,是对还是错,确实是要这样决定么,这是关系到浩城生死的决定。这个时候决择的意念已经强烈到极致,只等着一个将军嘴里冒简单的出击两个字。

傅小蛙也在紧握着拳,巨弩车也瞄准好了一切,只要他吐出一个字,那么巨大的弩车箭可以射碎人的身体,将那一个地域变成炬狱。

两个将军相互望了一下,他们都心知肚明,却都有同样的担忧,是做决定的时候了,是时候结束犹豫的时候了。两个将军相互点点头,是要做出决定,到底是这样的决定,西城塔楼,是回防,还是突击。

一切都要开始,一切都要结束!!

时候到来了!

那么,结果会是……

突然间,传令兵冲进大殿,骇然地道:“报告,报告两位将军,将军府被包围了!”

“什么?”两个将军也骇然震惊,不知道是从哪里冒出来的部队,竟然包围了将军府。

但是城内不可能出现太多的敌方部队,将军府还有卫近军存在,在浩城里,他们绝不可能在短时间能拿下将军府。那么,他们包围将军府做什么。这个时候,两个将军同时升起不祥的预感,几乎同时出声喝道:“命令部队出击西城塔楼!”

这个时候的传令兵愣是一愣,颤声道:“我们跟外面的联系,暂,暂时,中,中断了!”

原来,这就是他们包围将军府的意图,只需要靠成将军府指挥传讯的短暂中断,只要这么一小断传输中断,这就足够了。而且地循兵袭击后方军备,不过是为了调走将军府的兵力。

中计了,一切都是盘算之中。

两位将军大为震怒!

薛将军怒喝声道:“立即命令士兵突击,所有传令兵听令,找到任何机会冲出包围,立即向西城塔楼传讯进攻清剿!”

“是!”

在场的武将,两位将军旗下的众多将领,所有人都提上武器冲出大殿,这个时候将军府的近卫军也调集。

现在所有人都心急如焚,目前最紧的就是将一个传令兵突围出去。

在将军府外,宫少白与候大发等人,人的数量不多,却是把将军府团团围住。

哗拉一声,将军府的大门被猛地推开,薛元刚与袁清等人提着武器冲出大门,这个时候,两位将军都惊呆了。

因为围住将军府的不是别人,却是傅小蛙最最得意的手下!!!

``````````````````````````````````````````````````````````````````````````````````````````````````````````````````````````````````````````````````````````````````````````````````````````````(未完待续。。)

...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