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厨房突然挺入

“你妈妈是生物学家?”

“嗯。【全文字阅读】”

想起从前我称冬禾为“移动的百科全书”,原来他妈妈就是从事这方面的专家,只不过,出了这样的事情……

“那……后来呢?”其实我多少能猜到后面的故事,话一说出口,心中就泛起酸涩,原本美好家庭就这样支离破碎,而当时冬禾才年仅10岁。

“一年后她就改嫁了,和大伯协商后,将抚养权转给了他,于是我就来到了这里,跟着阿森大伯。”

仲夏的夜晚,蟋蟀蛐蛐的叫声不断从小田里传出来,周冬禾说完后低下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黑暗的夜晚没有路灯,我看不清他的表情,只有萤火虫带来微弱的光芒。

我到了这个时候才觉得自己其实一点也不会安慰人,想说的话很多,却一句也说不出口,唯有陪他一起坐的,安安静静的。

沉默了许久,冬禾突然开口。

“白水,你是我来到这里后,遇见的第一个人。”

“欸?”我惊讶地望向他,“是……是吗?”

“所以说你的运气很好,第一次偷水果就被我逮到了。”他的话语似乎带着一丝隐约的笑意,只是依旧看不清表情。

“唔,其实……我已经光顾你们家菜园子很多次了……只是碰巧那天你刚来而已。”我眼神飘忽,有些不好意思地抓着头发说出了实情。

“照你这么说,幸运的人是我咯。”他终于转过头来对着我,脸上漾着浅浅的笑容,如同晨曦的日光,温柔和煦。

“还……还好啦,嘿嘿。”我没来由有些紧张,干笑两声掩饰过去,心中却宽慰了不少。

只要冬禾不再难过,无论做什么我都愿意。

“白水,你知道吗?其实对我来说,这辈子最美好的场景,就是那天在菜园子里遇见了你。”

周冬禾望着我的眼睛,认真地说,我愣了愣,心跳漏了两拍后急速加快,震惊得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冬禾……居然……

“还有,”像是害怕自己再沉默下去,就会什么也说不出来,周冬禾躲开我的视线,有些紧张地开口,“刚刚走了一路,包括坐在这里说多,我想通了很多东西。”

“其实一开始认识你的时候,觉得你是个胆小懦弱爱哭又……的人。”

估计省略号那里是指我偷水果品德不端,没看出来冬禾内心还挺正直的,嗳,我怎么会有种想法,重点应该是我给人第一印象有这么差么。qaq

“后来听阿森大伯说了你的事情,震惊之余,甚至感到一丝奇怪的相通之处,对你……好像也再讨厌不起来了。”

冬禾声音渐渐平静下去,我也听得入神,第一次见他打开心扉和我说这么多话,从前他总是封闭自己,不管发生了什么,都习惯了一个人默默隐忍,别人很难走进他的内心。

可今天的冬禾,却让我感动无比的亲近,那种偶尔隔阂在我们中间的感觉,也终于消失不见了。

“后来接触久了……我……”

“总之,”冬禾顿了顿,用余光瞥了我一眼,继而恢复平淡的语气,“如果再重来一次的话,我还是会选择来到这里。”

...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