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人的乳沟

每一样武器都有自己的灵魂,有自己的性格,但武器的最终目的,都是守护自己的主人。

读雨荣一边把自己长刀上的木牌一把拔下来丢进池子一边骂道。

”什么狗屁,我的刀连拔出来都是个问题。“

读雨荣自从来到这个世界神经就很有问题,本来作为一个家境不错成绩不错脑子还行的普通高中生他在学校里混的好好的,作死去参加剑术比赛之后就被强行送进这个世界。

穿越到这个武器有灵魂的世界,能与正常世界交流的世界。

这个世界建立在普通世界的上空,无人发觉,在这片富饶的大陆上,没有宁静,十几种血统划分着土地,成立自己的宗族,肆意用手上的武器挑起纷争。

这是一个看血统的世界。

这是一个看武器的世界。

这是一个看灵魂力的世界。

以及,冷血无情的世界。

他现在的身份是刀解,刀宗直系血脉鸣鸿刀的继承人,以及刀宗的废柴奴隶。

十岁才学会控制木刀,体弱多病,血统纯正但是没有灵魂力,不会用刀。

如果只是刀宗的一个普通人刀解还能生活的很好。

可是他是鸣鸿的继承人,刀宗丢不起这个脸,十二岁把他流放到最偏远的辖区当司量,对外宣称刀宗鸣鸿的继承人死亡。

”司量?明明是奴隶。“读雨荣冷笑,撩起袖子继续劈柴,想起自己那间宅子就好笑,自己是主人,而下人们住着最好的房子,自己还要服侍他们,如果有怨言,还要被联合起来围打。

可惜这具身体弱啊,不然这些家伙的脑袋应该被挂在房梁之上了。

”呵。“读雨荣冷笑,用力挥舞手上的刀。

”你们刀宗不过如此嘛。“壮汉拎起白发苍苍却满身血污的老人,狠狠的朝着墙壁砸去,魁梧身子后面的人像是在寻找晚餐的小动物一样虐杀着刀宗剩下的后代。

老人挣扎着想爬向自己的刀,却被踩住了手,嘎吱几声传来,好好的手指成了肉泥,老人叹了口气,忍痛坐起,直视着男人。

”斧宗竟然用如此下作的手段。“

”彼此彼此,本尊以为刀老头你也会研究那本秘法的,您这可是上卷,我只不过从后半卷习得了一点罢了。”

“我们...刀宗,从来不会拿自己武器的灵魂开玩笑。”

“臭老头,本尊不想和你啰嗦,上卷书在哪里。”

“那本书太危险,我把它放在一个一辈子不能修习的人身上了。”

“恩?那就是在下界的意思咯?”

“差不多罢,老头我..."

一颗头颅顺着玉石楼梯滚下,苍老的脸上居然挂着笑容。

”尊师。”

“何事?”斧琴拿着白卷细细擦着自己斧上的血,未抬头望来人。

“鸿鸣、苗、醉梦、锰嶗、曌露、虎翼六把刀不见了,只剩下刀吉宗主的轩辕.....。”

“.....下去吧,找人去下届探访一下。”

斧琴蹲下看着面带微笑的头颅,皱眉,“臭老头,我还真是小看了你。”

沙漠边境的叶城清早的静谧在马蹄声中被打破,一匹白马快速掠过关口,向着偏远的荒地疾驰而去。

“哥哥,我们要去哪里。”刀虎殇抓着自己的哥哥,撅着小嘴巴,他的屁股好痛,哥哥这样疾驰三天了,会不会累垮下啊。

“我们去找少主。”刀狮用刀柄挑起水壶,刀虎殇马上接住。“这是露哥准备的口粮,你先喝罢。”

“哥哥我们休息一下吧,追兵没那么快的吧。”刀虎殇心疼看着哥哥遍布血丝的眼睛。

“.....狼叔为了让我们护着虎翼去找少主先死了,我们不能浪费狼叔争取的这一分一秒...”

....刀虎殇看着怀中的双短刀,叹了口气,原来自己的刀这么重要啊。

“谢谢你,虎翼。”

寺院外的桃花开的尚好,书生穿着白袍子,带着帽子提着灯快步走在一片夜色之中。

“露桦,伊东和刀孟已经到少主的地点了。”梁上突然发声,刀露桦提灯一照,这才看见坐在梁上多时的俊美的男子。

“多谢,曌露,可以回来了。”

“露桦,关口的刀魂增多了,你这次闯关可是要废一番心思了。”

“知道了,快去休息吧。”

梁上的人瞬间化为青烟钻进白色袍子里。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