娜美禁图

失去光明的每一天,对林亚美来说都度日如年,无论走在那里都能听见那让人讨厌的议论声,可是这对她来说并不是最让她难以接受的,要知道伤害永远都是来自你最信任的人 。在一次无意中她听见她最好的朋友和别人的对话。

“喂,你的朋友林亚美因为意外眼睛瞎了,你怎么不去关心一下?”

“谁给你说她是我的朋友了?别把我和她扯在一起,她那种目中无人的人之所以会落到这个地步也是她活该。”毋庸置疑这是她的朋友的声音。

“你以前不是总爱跟她在一起的吗?怎么在她瞎了的时候说这种话。”

“还不是她逼我的,你又不是不知道她那个人狂妄无比,仗着家里有几个钱就一副天上地下唯我独尊的样子,你不知道她每次不开心总是爱拿我出气,轻则骂重则打,而且还威胁我不许告诉别人,不然就要把我弄死。”说着居然还哭了起来,完全没有发现林亚美就坐在她的身后。

她身后的林亚美本来还想要去打招呼的可是在听到那个女生的问题后就忍住了,没想到会让她听到这样的答案。林亚美喝了口奶茶哑然失笑,她还真想为她点个赞,这演技不去当演员真是浪费了,否则奥斯卡奖分分钟收入囊中,她欺负过她吗?威胁过她吗?拿她出过气吗?为什么这些她都不记得呢?不过她既然敢说出来,那她就敢做给她看!

林亚美坐起身来走到曾经的所谓的好友的身边,伸出手就甩了她一光:“啊,这些日子还真是辛苦你了,好!朋!友!”她虽然看不见了,不代表她听不见。唉,居然眼睛瞎了,真是可惜了。不然就可以看见她的好朋友的表情了,那一定会很有趣吧。

永远不要试图去对不喜欢你的人辩解,因为他们不喜欢你就不会相信你,而你的辩解也只会让他们更加的笃定罢了。什么是苍白无力?这就是苍白无力。

一走出店里,林亚美就开始狂奔了起来,她不知道撞到了多少人,也不知道摔了多少跤,她只听见路上的行人的叫骂声:“你他妈是瞎子啊。”对,她是瞎子,还是个活该的瞎子。

跑了不知道多久,也不知道自己跑到了那里。只是脚底一滑她再次摔倒在地,这一刻她的伪装她的自尊一切的一切都被背叛所冲毁,放声大哭了起来,管别人怎么看,反正她看不见就行了。哭着哭着她就开始骂了起来:“卧槽,我他妈什么时候威胁你了,我他妈什么时候打你了,你他妈说啊,你这绿茶表,心机表…………”

“喂,你怎么了?”林亚美被这突如其来的问候给吓得向后一摔叫出了声来。

“喂,你怎么了?”头顶上再次传来那个人的问候。听声音应该是个年龄不大的男生。

林亚美很快就反应了过来,怒吼道:“你是谁啊?你他妈干嘛偷听人讲话?”

“哦,原来你是瞎子啊,怪不得……”后面的他就没有再说下去而是再一次问道:“你怎么了?”

“对啊,我就是瞎子,该死的瞎子,我这个瞎子怎么了关你屁事啊。”一听到瞎子两个字林亚美的那根导火线就被点燃彻底炸了。

“你说说你怎么?说不定我能帮上忙的。”男生丝毫不理会她的炸毛任旧在一旁叨叨絮絮个不停。

啊,真烦人啊,可是为什么却不讨厌,林亚美双手抱腿将头枕在上面说了起来,说她在学校的事,说小时候的事,说起从前的事,总之她想起什么就说什么,不知不觉说了一大堆。

“去死吧,都去死吧你们。”林亚美将心事都说了出来又大吼了一声顿时心里畅快多了。

“你希望她死?”那个男生莫名其妙的问道。

“对,最好被车撞死。”对于他的问林亚美只是把它当做一个玩笑完全没有放在心上,于是就顺口回答。

“好,那就由我来帮你实现。”

“对了我该回家了,你知道这是那里吗?兴昌街的花园小区该怎么走?”因为他的声音太小她根本就没有听见他说了什么,只是想起她出来这么久了,再不回去她妈妈会担心的。

“这里就是花园小区。”如果那里有人的话,一定可以看见一个女生对着空气自言自语然后又突然的消失。

“啊,真的吗?”她记得她明明是在离家反方向的地方啊,难道她自己跑回去的?不可能啊!除非她走错了地方,不过这也不是不可能,因为她是盲人。林亚美笑道:“谢谢你,今天听了我的这么多的废话。不过跟你聊天真的很高兴,我们应该也还会再见吧!”

“当然,以后有事或者不高兴的话就来阳光森林来找我,我叫黎绥远。”

“林亚美。那么明天见。”

从那以后,林亚美天天都会去找黎绥远,这也成了她失明后最高兴的事。她听过一句话:在对的时间遇上对的人。那在错误的时间呢?林亚美想,在错误的时间遇上最值得你珍惜的人。对她来说黎绥远就是光,是太阳,是那么的温暖而又明亮。

“我说大神,你这半夜三更的拉我出来干什么,明天我还要上课呢。”唐玓现在心里极度不爽,她好不容易把五年高考三年模拟上的数学题做完了正准备和被窝君约会的。谁知刚躺下就被赤灼一把拎了起来,要她陪他出去!

好在是深夜,她家又比较偏僻,所以路上的行人寥寥无几,不然就赤灼这身打扮一定非常惹人注目。

“零食没有了,带你出来买零食。”赤灼完全一副气直理壮的口吻。

“什么?大半夜的不要我睡觉就因为你零食没了,我不是前天才给你买的吗?怎么又没了,你是猪吧!”赤灼成功的又把唐玓气炸毛了,她正恨不得拿她的长刀一刀捅死他,这那里是上古神兽了,明明就是猪妖再世行吗?

而罪魁祸首任旧一脸:有本事你家打死我的表情看着她淡定的说道:“不,我是乌凤不是猪。”随即又说道:“吃饱了才有力气干活。”说这话时唐玓看到他的嘴角明显的出现了一个弧度,她觉得赤灼有事瞒着她。

好在便利店是二十四小时营业,虽然走了接近一个小时,但是好在是把这位大神给搞定了,她终于能安稳的睡个好觉了。

“喂,你有没有听说兴昌街那边最近总是死人,而且死了的人都被挖去了眼睛,恐怖极了,以后下班你千万不要一个人回家。”

“怎么没听说,这事现在传的沸沸扬扬的。”就在唐玓去收银台付钱时无意听见了收银人员的对话,于是便好奇的问道:“怎么回事?杀人凶手抓住了没有。”

她这边的这个收银员看了她一眼招了招手示意她靠近点小声的说道:“没有,听说警察一直抓不到人,现在好多人都说是鬼怪做祟。”

唐玓刚想多问点,后面却传来不满的催促声:“哎哎,上班时间干什么呢,小心我举报你。”

收银人员随即就到了歉,而唐玓也付了钱拿着东西走了,走时还不忘瞪了那个人一眼。

一出去唐玓就看见赤灼被一大群女生围了起来手机照相机的闪灯光亮了一大片,她赶紧冲了上去扒开人群果不其然赤灼黑着个脸站在那里,唐玓赶紧一个箭步冲了上去拉住他就开跑,要知道这位大神要是发起火来,分分钟就可以把他们烧的连渣都不剩,不要问她为什么知道,因为她曾亲眼看见赤灼将一只老鼠给烧了,原因是它偷吃了他的零食。而这还不是关键,关键是要不是她及时发现,他们唐家都有可能被烧的一干二净!

“拉我干什么?让本尊将这群无知的人送去地狱。”说着赤灼就甩开她的手要走回去。唐玓干脆把零食袋一丢下死死的抱住他,:“冷静点,赤灼。”

过了好半天,唐玓听见赤灼的呼吸声平静了下来,这时她才意识到她正将赤灼死死的抱住,一时间气氛尴尬到爆,她松也不是继续抱也不是,直到赤灼的声音冷冷的响起:“还要抱到什么时候。”唐玓这才把手松开。

唐玓暗自唾弃自己:唐玓啊唐玓,你这是怎么了?居然会对一只万年老妖不好意思,就算他帅到惨绝人寰那他也是只上古神兽好吗?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