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攻一遍开会一遍干受

<i lass="bsharebunbx">

<a href="" nusee="ursr('手机阅读')" nuseu="hieursr()">

<fn lr="#ff0000">手机阅读</fn></a></b>

<i i="rail" syle="isibiliy:hien; brer:#e1e1e1 1px sli; paing:3px;">

想不到这南宫柏宇已经练成了分身。 hp://772e6f742e6f%6

他问,南宫柏宇的真身在哪里。

分身南宫柏宇说,我不知道,真的。

青衣人说,那你在这儿干什么。

分身南宫柏宇说,我在这儿等着杀人。

青衣人说,杀谁。

分身南宫柏宇道,杀我见到的第一个人。

青衣人哦了一声,又问道,我是你见到的第几个人。

分身南宫柏宇说,第一个。

青衣人微笑起来,说我早就猜到了。

话音未落,他就出手了。

这次,他出了拳头。

他一拳砸向了分身南宫柏宇的脖子。

他要把对方的脖子给捶断。

分身南宫柏宇一下子抓住了青衣人的手腕。

青衣人的手腕被捏断了。

分身南宫柏宇抓住了青衣人的头。

他碰到了青衣人的帽子。

高高的绿帽子。

他把帽子摘了下来,戴到了自己的头上。

青衣人头上的碧绿色破天角露了出来。

分身南宫柏宇惊讶了一下子,说你长得好奇怪。

青衣人一低头,用破天角刺向了分身南宫柏宇的肚子上。

分身南宫柏宇说,我不怕受伤的。

噗哧一声,破天角钻进了他的肚子里。

随后,他的脸上就露出了惊惧之色。

这他才知道击中自己的不是一般的凶器。

青衣人冷道,破天角可以刺破苍穹,你一只小小的肚子,怎么能受得了。

崩然一声。

分身南宫柏宇的肚子爆炸了。

像碎泥一样的东西乱飞溅,糊了青衣人一脸,花花绿绿的一大滩,看起来黏糊糊的,令人感到很不舒服。

分身南宫柏宇倒了下去,一动不动了,死了。

尸体慢慢地变成了一根短毛。

不是头发,是汗毛。

青衣人骇然无比,想不到这南宫柏宇竟然能将汗毛变成分身,这好像比神界屠夫单君皇还要厉害。

神界屠夫单君皇也只能将头发变作真身而已。

人身上的汗毛好像比头发要多。

更重要的是,汗毛极短,比头发要短得多,甚至还细,将它变成分身的难度大大地提高了不少,相对于使用头发来说。

青衣人不知道,也不敢去想,这南宫柏宇到底已经修炼到了什么地步。

这南宫柏宇被黑暗之心吞噬,对他来说好像并不是什么坏事,反而是给他带来了福利。

这让青衣人嫉妒羡慕得要命。

屋子消失了。

刘焕志又处于黑暗之中了。

无边无尽的黑暗,早已成了他的心头之恨。

但他没有丝毫的办法。

他只能捱着。

他认为,只要捱到最后,总能挨过去。

这一挨,又挨了二十年。

这次,他好像又走到了尽头,又是一堵墙壁。

但这回他却没有用拳头将墙壁毁坏。

他感到太寂寞了。

他需要找个人说说话。

他觉得,既然想和人家好好说话,就不应该毁人家的屋子。

他摸索到了一座门。

铁门。

他的心里一震。

因为他在铁门上摸到了两颗人头。

是骷髅头。

他又摸了一番,摸到了很多。

密密麻麻的骷髅人头,在铁门上挂满了。

他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他敢肯定,这间屋子一定是凶宅。

但纵然是凶宅,他也要进去了。

因为实在是太寂寞了。

他急切地要找个人陪他说说话。

就算是大凶之人,他也认了,只要能说话就行。

他推开了铁门。

里面一片光明。

他又看到黑烟透过门缝涌进来。

他赶紧把铁门关上了。

他依靠在铁门上,眼睛一眨不眨的,静静地享受着这久违了的光明。

屋内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

甚至连蜡烛火把什么的,他也没有看到。

但屋中就是亮堂堂的。

他不知道光源是从哪儿发出来的。

他不在乎。

只要有光明,那就是好事儿。

他开始找人。

找个人跟自己说说话。

他一边辗转着身子寻找,一边口中大呼着有人吗。

没有人回应他。

他只听到了自己的回音。

他看到了一张桌子。

桌子上有菜,有馒头,有碟子,有筷子,甚至还有酒。

但就是没有凳子。

桌子上摆得很满,如果青衣人要坐在桌子上,就得把盘子给腾出来。

但他不想腾,他懒。

他宁愿站着吃饭。

他果真站着吃饭了。

他吃得很多,把馒头吃完了,把菜也吃完了。

但他没有喝酒。

他不敢喝,因为酒罐子里有一条蛇在游动着。

漆黑如墨的一条蛇,看起来很像毒蛇。

青衣人打起了饱嗝。

当打到第三个饱嗝的时候,听得吱呀一声。

铁门被推开了。

一个人走了进来。

青衣人认得这个人。

就是南宫柏宇。

但他不确定这是不是真神南宫柏宇,他看不出来。

又是吱呀一声,另一扇门也被推开了。

又一个人走了进来。

是个女人。

青衣人也认得她,她就是慕容玉。

但他不确定这是不是真的慕容玉,他看不出来。

慕容玉把两扇门都关上了,跑步加快速度,来到了南宫柏宇的身边,用手挽住了他的胳膊。

她的脸上正带着笑,看起来一副很幸福的样子。

可南宫柏宇的脸上却带着愤怒。

南宫柏宇甩开了慕容玉的手。

慕容玉重新抓住了南宫柏宇的胳膊。

南宫柏宇又一次甩开了她的手。

她再抓住他的胳膊。

就这样,反反复复了很多次。

青衣人看得不耐烦了,走过去,准备当一个和事佬。

可他还没张嘴说话,慕容玉就冲了上来,扇了他一个大嘴巴子。

她说,今天是子轩哥的生日,我精心准备的宴席,你怎么给我吃了。

青衣人没话说。

自己也的确不该有话说。

他觉得慕容玉这一巴掌打得太重了。

竟然把自己的脸给打肿了。

他的脸很少被人打肿过。

他笑了笑,笑容中充满了抱歉。

南宫柏宇说,算了,我们吃人头吧,我喜欢吃人头。

慕容玉叹息了一声,点了点头,说好吧,那我们就吃人头。

青衣人问道,你们吃谁的人头。

南宫柏宇笑而不语。

慕容玉也是抿嘴笑着不说话了。

青衣人更疑惑了,也觉得更诡异了,他突然很想逃出这个地方。

他以为这两个人要吃自己的人头。

然而不是。

只见南宫柏宇举起胳膊,双手扳住自己的脑袋,将自己的脑袋给掰了下来。

慕容玉跟南宫柏宇一样,也把自己的脑袋给掰了下来。

他们都将脑袋夹在了一侧腋下。

另一只手上,突然长出了又尖又长的锋利指甲。

他们用指甲将脸上的面皮揭下来,放进了嘴巴里。

嘴巴嚼动了起来,吃得津津有味的样子。

他们又把脸上的鼻子,耳朵,眼珠子等,能揪下来的都揪下来了,都塞进了嘴巴里。

青衣人看得愣住了。

深深地愣住了,他从来没有见过这种场面。

不一会儿,两颗脑袋就变成了白森森地骷髅头。

两只无首之躯走近了铁门,铁门上耷拉着很多钩子,他们将骷髅头挂到了铁钩子上面,然后相拥着走了过来。

他们距离青衣人越来越近。

青衣人突然抡起两只拳头,分别朝两具无首之躯的肚子上打去。

他打中了。

他的脸上变了。

这两拳好像打在了棉花上一样,力气瞬时被卸去得无影无踪。

他赶紧抽拳旋身,纵身一跃,朝屋顶上飞了过去。

因为他看到屋顶上有一个窗户。

窗户外面是黑漆漆的。

他宁愿重新回到黑暗之中,也不想在这个屋子里呆了。

他以为自己能冲出去。

可是,他错了。

他飞了很久很久,也没有挨到屋顶。

屋顶看起来很近,实则太遥远了,远得他好像永远都飞不到。

但他不甘心,他一直飞着。

他飞了十年,还是没有飞到屋顶。

他甚是气馁,放弃了,身子往下落去。

这一落,又费了八年的功夫。

十八年后,下面的两具无首之躯早就不见了。

不知道去哪儿了,青衣人没有注意。

当他的身体落到地面上的时候。

他看到桌子上又摆满了饭菜,还有一壶酒。

饭菜肯定不是原来的饭菜了,但那壶酒,好像还是原来的酒。

青衣人感到又饿又渴,他冲了过去,拿起筷子,刚要夹菜的时候,一个声音喝止住了他。

南宫柏宇不知何时出现了桌子前,他正在端坐着,可他的屁股下有一根铁棍子,铁棍子很细。

青衣人问道,你怎么了,铁棍子这样戳着你,你不难受吗。

南宫柏宇摇了摇头,不仅脸上找不到痛苦的表情,看起来反而很享受。

刷地一下子,白影子晃过。

穿着一袭白衣的慕容玉也出现在了桌子前,她的屁股下面也杵着一根铁棍子,甚至比南宫柏宇屁股下面的那根还要细。

她的脸上也是一副很享受的表情。

她距离南宫柏宇挺远。

两个人谁也不搭理谁,好像冷战了。

青衣人来回挪动着目光,看他们的屁股下,看了很久。

突然,他笑了。

他说,我好像懂了。

南宫柏宇哦了一声,问道,你懂什么了。

青衣人说,我懂你了。

南宫柏宇又哦了一声,然后慢慢地低下了头,好像很不好意思的样子。

慕容玉说,既然你懂了他,那你懂我了没有。

青衣人说,你还装什么装,我懂他,就算是懂了你。

慕容玉问,为什么。

青衣人说,因为你就是他,他就是你。

慕容玉笑了,笑得很满意。

然后她点了点头,承认了。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