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新郎给漂亮新娘验身

“你就不能说点应景儿的话。”

莫桐翻了薄远封一记白眼。伸手挽上旁边贝特朗的手臂。声音嗲嗲的:“爸爸。我决定今天不跟薄远封回他老爸家了。咱们回你北海道的公寓住。”

莫桐这一刻才很真实的感觉到。有个有钱的老爸是多么幸福的事情。尤其是像贝特朗这种有钱又有品位的。全球各大度假胜地都有房产。

幸福死了ing!

被无辜卷进來的贝特朗当然明白莫桐的意思。无奈冲着薄远封笑了笑。伸手拍拍莫桐的手背。宠溺道:“沒问題。你想在哪儿住都依你。”

尽管莫桐自怀孕后。一不高兴就以各种借口对薄远封耍小性子。可当她真正站在薄远封的老爸家门前的时候。立刻就被眼前古朴典雅的古典日式建筑震撼了。

望着眼前仿江户时期的全木结构日式二层宅院。莫桐微张着嘴。來不及擦口水。只喃喃说了句:“你爸爸是不是搞艺术的。这房子太美了。”

薄远封看着一脸痴像。得意地将她的肩膀往怀里一览:“这栋房产是我的。”

莫桐侧过脸扫了他一眼。看着薄远封骄傲的扬着下巴。忍不住轻嗔:“哼。跟你老爸还争功。真小心眼儿。”

薄远封却一脸理所当然:“我说的是事实。不信我给你看房契。”

两人站在院子里讨论房子的时候。推拉门缓缓被人推开。从里面出來一位穿着和服的仆妇。看见两人。立刻穿上木屐迎了出來。

莫桐一眼就认出來这仆妇正是跟着巧玲姨住在普罗旺斯公馆里的那一个。

仆妇过來很熟稔地接过莫桐手里的挎包。很热情地笑着。用不流利的中文说道:“先生和夫人已经等你们很久了。”

莫桐知道。她口中的先生就是薄远封的父亲薄威了。

之前听巧玲姨说过。薄威的脾气很不好。比薄远封还有过之。想起自己马上就要见未來的公公了。莫桐心里不自觉有些紧张。毕竟这是她第一次很正式地见家长。

莫桐走到深灰色绿檀铺就的走廊前。由薄远封挽扶着褪去脚上的鹿皮软靴。只穿着袜子随着仆妇一起走进了房间内。

日本的榻榻米用來取暖的都是地笼。此刻已经开启了取暖模式。莫桐一进门就感觉到温馨的暖意和着白檀香的味道扑过來。非常舒服。

走过了门厅。薄远封将西装外套脱掉。又帮莫桐脱去羊绒风衣。牵着莫桐的手。很随意地向里面的茶室走去。

走到茶室门前。莫桐下意识捏了捏薄远封的手。

薄远封回眸看向她:“怎么。身体不舒服吗。”

莫桐立刻摇头。将唇伏在薄远封耳畔:“我……有点紧张……”

薄远封笑了。伸手将莫桐整个人拥进臂弯里:“沒事儿。你公婆早知道你是丑媳妇了。”

“什么呀。”莫桐沒好气的捶了他一拳。俏脸立刻呈水嫩嫩的樱桃粉。看的薄远封直想咬一口。

门轻轻拉开。莫桐揣着如小鹿蹦跳的小心脏探头向里面瞧。却沒见薄威。只看见巧玲姨一个人。坐在桐木茶几旁。面前摆着一套精致的日式功夫茶具。

看见他俩人。巧玲姨立刻热情地招呼莫桐坐在自己身边。将她微凉的小手握在手里嘘寒问暖。顺带嗔怪薄远封给莫桐穿少了。小手冻得冰凉。

“她那不是冻的。是吓的。一路上都为要见公婆紧张的要命。”薄远封端着茶杯品着茶。还不忘趁机揭莫桐的短。无奈莫桐一拨拨的白眼翻过去。在薄远封超强的定力面前根本无济于事。

巧玲姨笑的合不拢嘴。拍着莫桐的手背安抚:“有什么好怕的。你是我八年前就内定的儿媳妇。沒人敢反对……”

“谁说的。我就不同意。”

巧玲姨的话尾音还沒落。门外立刻想起一声沉厚的男低音。说话铿锵有力。气韵掷地有声。

莫桐心下一惊。下意识转回身向门口看过去。

门口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个男人。一身的浅灰色太极服显得精神烁烁。尤其是那双眼睛。明亮如星子仿佛一眼就能洞穿人的心思。眉眼间看不出具体年龄。只有两鬓的几根华发。显示出上了点年纪的模样。

莫桐只觉这男人眉宇间有几分眼熟。仔细看才发现。他跟薄远封还真有几分像是。尤其是挺直的鼻梁和修长如削的剑眉。

这人应该就是曾经赫赫有名的炎堂堂主薄威了吧。

莫桐踌躇着正欲开口。只听身边的巧玲姨冷嗔:“你同意不同意又什么关系。人家小桐是讲礼貌來看看你罢了。别把自己当回事。我们也沒问你的意见。”

……

正准备喊人的莫桐听了这番话。顿时满脸黑线。这叫她还怎么开口呢。都來不及行礼。这二老先杠上了。

薄远封很体贴温柔地将莫桐挽扶坐在自己的身边。神情漠然地抬起眸子看向自己的父亲。

“巧玲姨说的沒错。我今天來并不是征求你的意见。只是通知你一声。至于你要不要來参加我的婚礼。随意。”

说话时。薄远封将手伸向西装口袋。从里面掏出一个粉红色的请柬。轻轻放在桌面上。之后。轻轻挽扶起莫桐。柔声道:“我们走。”

莫桐还沒反应过來。人已经被薄远封带出了家门。从头到尾她跟薄威一个字也沒说。这根本就不是她想象中见家长的样子呀。

身后的别墅里传出來阵阵薄威低沉愤怒的咆哮。其中还夹裹着巧玲姨高亢尖锐袒护的激辩。将莫桐和薄远封送出了庭院大门。

莫桐心里又多了一层更浓密的黑线……

反观身边的薄远封。一副悠然模样。边开车边寻找美味的日式料理馆子。

“你老爸好像不太喜欢我呢。”莫桐悠悠然说了一句。

“他这辈子除了他自己。就谁也沒喜欢过。你别指望他喜欢你。他喜欢谁。谁准倒霉。”

……

有儿子这么说自己老子的吗。莫桐彻底无语了。

带着莫桐好吃好玩了一整天。晚上薄远封要回日本这边的公司看看。把莫桐送回了贝特朗的公寓。

“怎么样。薄爸爸给你发改口红包了吗。”贝特朗满脸笑意趴着八卦。

莫桐哭着脸:“别提了。还改口钱呢。我跟他老爸一个字也沒说上。连口茶都沒喝。人家一开口就不同意。然后巧玲姨就跟他爸吵起來了。然后薄远封扔下个请柬就带着我走了。”

贝特朗皱着眉:“怎么会这样。”

其实今天闲逛的时候。薄远封将薄威不同意的理由简单说了。原因就是先前薄远封拒绝了跟藤井艾的那桩婚约。卷了薄威的面子。所以这次薄威來了个以牙还牙。

莫桐将大致的经过跟贝特朗简单讲了一遍。

贝特朗听得很认真。等莫桐说完。贝特朗轻拍莫桐的肩膀温和道:“亲爱的。我想薄爸爸心里不过有些小纠结而已。这个沒什么。他还不了解你。我相信如果他跟你相处一段时间。一定会喜欢你的。”

莫桐听贝特朗安慰的话。心里虽然好受了一点。却仍有些许的遗憾。只简单陪贝特朗聊了几句。就回房间休息了。

次日。莫桐还沒起床。贝特朗早早就用早餐出了门。独自开着车。驶向宁静的城郊。

车子在薄家大门前停下的时候。贝特朗并沒有直接将车子开进院子里。而是按了门铃后。徒步走进去的。

院子里铺满了银杏数鹅黄色的叶子。踩在上面非常舒服。贝特朗走到庭院前时停下了脚步。

一席宽敞白衫的薄威正在练太极。似乎感觉到了有人靠近。缓缓收住了招式。深深吐纳后。转过身看向贝特朗。

贝特朗很亲厚地笑了笑。缓步向着薄威走了过去。

“虽然我不会练太极。但很喜欢茶道。我觉得这二种文化都有相同之处。都讲究一个‘笃’字。而我刚才看你的招式中。似乎不太淡定呢。”

薄威淡淡地看了贝特朗一眼。虽然不认识。但觉得眼前这老头还不算讨厌。什么也沒说。准备往屋里走。

“今天的太阳不错。冬日很难得的。不如在外面喝一杯怎么样。”贝特朗说话时。提了提手中的两瓶清酒。

薄威一生好酒。听贝特朗这么说。立刻对上了他的心思。什么也沒问。转身改向后面的银杏林走去。

两个老头子在林子里的一处石凳上坐下。贝特朗递给薄威一只酒瓶子。自己则拧开另一个直接对着瓶嘴就喝起來。

薄威半生在黑白两道拼杀。性情原本就豪爽。又加之近年來要好的兄弟们老的老。死的死。剩下的也多半身体不济。很久沒人陪他好好喝酒了。

此刻见贝特朗喝酒豪爽。立刻就欢喜到了心坎儿里。也跟着拧开瓶盖对瓶吹起來。

喝完了酒。贝特朗开口先谈了一句:“哎。当父母不容易呀。”

薄威将瓶口由嘴边移开。好奇问:“兄弟。你这句话是啥意思。”

贝特朗扫了眼薄威。又灌了口酒:“你是薄远封他爸吧。”

薄威点头。也跟着灌了一口酒。

贝特朗苦笑了一声。伸手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个请柬。往桌上一拍。愤愤然道:“这些小崽子们。真是长大了。翅膀硬了。根本不把咱们这些老家伙们放在眼里。”

薄威听贝特朗这么说。心里一愣。小心翼翼伸手拿过來桌上的请柬。翻开來一看。立刻惊讶地张大嘴:“你……原來他们也给你发了请柬。”

贝特朗再次轻叹着点了下头:“你说咱们把他们养大。这些孩子怎么这么不体谅咱们的心呢。我虽然嘴上说不同意。可谁不想自己家的孩子过的幸福。

可他们。他们居然给老子扔下个请柬掉头就走了。真是气死我了。”

薄威心里最憋屈的就是昨天薄远封给他的请柬。这明摆着不拿他当爹。可今天亲眼看见了莫桐爹的请柬。心里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气儿顺了。

原來憋气窝火的不止他一个。薄威突然有种扯平了的感觉。

拿酒瓶轻轻在贝特朗的酒瓶上碰了一下。小心问:“你这是这么回事。也不同意他们俩的婚事吗。”

贝特朗又灌了口酒。摇头道:“老兄你不知道。我闺女为你儿子不知道受了多少罪。先前一个人带大孩子。这眼下还沒结婚。也沒个名分。又怀上了。

说实话。我是真觉得远封这孩子哪儿都好。就是不会疼老婆。我是心疼我们小桐再以前那样的受罪。所以。我沒同意他们结婚。而且还准备带着小桐去把那孩子做掉。”

贝特朗的话还沒说完。薄威立刻就从凳子上蹦起來了。

“你怎么能把我孙子做掉呢。沒名分有什么要紧。结婚不就完了。”

薄威嚷嚷完这句。突然住了口。蓦地想起來自己昨天刚把小两口轰走。瞪着眼看着贝特朗两秒钟。酒瓶子一扔。转身就往回跑。

全书完

后记

多年后

碧绮庄园的后花园里。莫桐怀里抱着出生不久的四女儿薄馨仪荡着秋千晒着太阳。看见薄远封不经意间对着显示器勾了下唇角。

“我发现你最近好像突然对娱乐八卦很感兴趣。公司最近很闲吗。”莫桐边问。边解开小裹被。给女儿换尿布。

“嗯”薄远封只应了一个字。目光依然专注在笔记本上。

啪。一块冒着热气儿的尿戒子正中面门而來。上面还带着新鲜出炉的婴儿尿。

薄远封眼疾手快地接住。随手扔进垃圾桶。从容淡定地取了块新尿布。走到莫桐身边利落地给女儿换好尿布。

“一脸狐笑。又把谁的公司收购了。”

“沒。刚看见两个新闻。一个是麦卡锡追艾蒂的。另一个是珀西追你爸的。”

“然后呢。”莫桐突然嗅到一种奇怪的感觉。问的神经兮兮。

“我准备把一个子公司送给高源。然后再把高源送进艾蒂的闺房。”

莫桐眼皮子挑了挑。心里突然无比同情麦卡锡。

“那珀西和我爸呢。你打算怎么办。”莫桐一脸贼兮兮的又问了一句。

薄远封抚摸着干净的下巴。显出为难的样子:“长辈的比较不好办。不过我觉得咱爸的智商挺高。不如就把巧玲姨嫁给他。也算肥水不流外人田。”

说完。薄远封继续弯下腰逗女儿。一副释然的样子。

莫桐抿着唇笑望着薄远封。突然低低的声音问了句:“幸亏你爸沒你聪明。”

“呃。”

“那两张请帖。可是他这辈子最疼的伤呀。”

...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