趴下把腿张开 惩罚木马

</script>六岁时,燕国公府后花园,凉亭。www。しwxs。com

倪清抖开花布包袱,讨好地说:“柠柠,快来看,我给你带了好多好吃的。有芙蓉糕、豌豆黄、枣泥酥、绿豆饼、桂花糕、糖蒸酥酪,还有冰糖葫芦。”

“冰糖芦芦!”口吃不清的小男娃扑过来,小肉手抓起冰糖葫芦塞就往嘴里塞。

燕柠不紧不慢地走进亭子里,才六岁的女孩子,仪态已经是大家闺秀模样,走路时裙摆不动,看起来格外稳重。

偏她还觉得不够,硬要再加强几分威严,纠正倪清说:“要叫我柠柠姐姐。”

倪清一本正经地说:“你是我媳妇啊!”

燕柠绷不住了,探出手,一个爆栗敲在倪清脑门上:“你知道什么是媳妇吗?丈夫媳妇,是指我娘和我爹,或者你娘和你爹,怎么能乱说呢。过年咱们就七岁啦,你读书好,一定知道男女七岁不同席吧。到时候咱们就要开始避嫌了,面都不能随便见,话当然也不能乱说。对吧,天祐?”

专心舔舐糖葫芦的燕天祐听到姐姐叫自己,茫然地抬头,舌头仍不舍得离开甜滋滋的糖块,于是一息间又低下头去。

“你看,天祐都点头了!”燕柠故意歪曲弟弟的举动,“天祐才三岁,都能懂得的事情,你也应该懂呢!”

倪清揉着脑门,不愿接受未来不能与燕柠见面的事实,委屈哒哒地争辩说:“那我们现在就成亲吧!成亲就能每天见面,白天能见面,晚上也能见面,因为要睡在一起!你别以为我不懂!夫妻嘛,我娘就爱敲我爹爆栗,一边敲一边唠叨他。你对我就像我娘对我爹一样,怎么不是夫妻?是吧,天祐?”

专心舔舐糖葫芦的燕天祐听到清哥哥叫自己,再次茫然地抬头,舌头依旧不舍得离开甜滋滋的糖块,又在一息间低下头去。

倪清有样学样:“你看,天祐点头了!他同意我们就是夫妻。”

女孩子心思早熟,对媳妇这种词汇,已经有了本能的羞耻心。燕柠急得跳脚,小孩子脾气发作起来:“才不是!反正,你比我小,还比我矮,怎么可能娶我呢,你看我爹多高大,一只手就能把我娘抱起来,那才是夫妻呢,哼!”

十岁时,燕国公府后花园。

倪清装模作样的右手拿扇,左手持剑,迈着四方步走上凉亭。

燕柠姐弟坐在石墩上,异口同声地恭贺他通过了童生试。

倪清“啪”一声打开折扇,在身前挥动几下,自觉做足了风流文士的姿态,才微笑着开口:“小事一桩,不足挂齿。咳,柠柠,你站起来一下。”

“都说过好多次要叫人家姐姐了,我大你几个月呢!”燕柠嘴上抱怨着,却很配合地站起来,当然也不忘问,“为什么你不坐下,还让我站起来?”

倪清“啪”一声合起折扇,凑到燕柠身边,平举折扇贴着她头顶滑过,方向是从她背后向前,折扇顶尖正对上他的眉毛。

“你看,我现在比你高了!我力气也很大!”为了让“心上人”知道自己究竟有多大的力气,他抛开折扇,抽出宝剑,一剑削在燕柠刚才坐的石墩上。

石墩应声而裂。

燕柠目瞪口呆。

“看,我这几年一直跟着你爹练功夫,现在力气足够一只手抱起你了,我们是夫妻了!”倪清兴奋地伸手抱住燕柠,“不信我抱给你看——啊!”

一只小小的拳头从左侧袭来,不偏不倚,正好重重地打在倪清左眼上,燕天祐清脆响亮的童音传来:“登徒子!放开我姐姐!爹爹说凡是男的想碰姐姐都要挨揍!”

倪清捂着眼睛,悲伤的想:这次机会选的不好。他忘记了,燕天祐也随着燕驰飞一同习武,不知是虎父无犬子呢,还是天赋异禀,总是倪清从来没有赢过他……

十四岁,燕国公府后花园。

倪清左等右等,等来的不是燕柠,而是她的丫鬟。

“姑娘说了,她与倪公子如今年纪都大了,不应私下相约见面。更何况,夫人已经在帮姑娘相看选夫婿,姑娘更要循规蹈矩,倪公子请回吧。”

相看选夫婿,五个字像晴天霹雳一样把倪清震得浑浑噩噩。

他回到家中,径直去了正房。

“娘,为什么燕婶婶要给柠柠选夫婿?”

杨蔓君正摆弄着手上的一件长袍。

倪之谦如今已是户部左侍郎,只靠俸禄收入便可足够一家三口开销,再加上十几年来陆续置办的商铺田庄,家中每年都有余钱,早不需要杨蔓君靠针线活帮补家用。不过她从小养成了习惯,几天不动针线就觉得少了什么,于是有事没事都帮丈夫和儿子做衣服。今天手上这件就是给倪清的。

“你过来,背过去,让娘比比合适不。”杨蔓君招呼着儿子,一边拿着半成品的衣服在倪清背上比划,一边说,“柠柠十四岁了,女孩子到了这个年纪当然要相看夫婿,早点动手,适龄的好儿郎才不会都叫别人家抢了去。”

因为背对着,杨蔓君见不到儿子脸色,只听他问道:“可是,娘你不是说,柠柠是我媳妇吗?”

杨蔓君笑了起来:“哎呀,那是你们小时候开玩笑的,咱们两家相熟,若是你们情投意合,我们当然高兴,可是现在看来明显不是啊。”

倪清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从正房出来的。

他脑袋里翻来覆去地想:当年口口声声说得响亮,原来不过是个玩笑?婚姻大事,怎么可以拿来说笑?大家都知道是玩笑,只有他当真了?真是傻子!

可让他就这样眼睁睁地看着从小认定的媳妇嫁给旁人,倪清还是不愿意。

燕国公府要选夫婿,整个京城下至十岁上至二十的男儿都蠢蠢欲动起来。

燕柠素有才名在外,美貌亦是无双,叫人不由想起当年她的姨母孟珍也曾在晋京风头无两。

呃……当然,孟珍的结局很糟。

可是不明真相的总觉得,那是因为孟珍命苦,早早没了亲娘,外租家又不够显赫,护不住她所致。

对于燕柠来说,则根本没有这些烦恼。

她爹是燕国公府世子,如今掌管着京营十几万大军,甚得皇帝重用。

她娘是孟国公府嫡女,爹爹与兄长都是重臣。

她还有一个做郡主仪宾的叔叔,一个做皇后的姑奶奶。

咳,别说她人美又聪慧,就是貌若无颜,蠢钝如猪,也有大把男人争着娶。

这些事燕家自己也知道。

所以,如何甄别前来求亲的人是真心对燕柠,还只是贪图燕国公府的势力,就成了最关键的问题。

而如何打败其他求亲者,抱得燕柠归,则成了倪清需要迫切解决的问题。

作为倪之谦的儿子,他有一颗丝毫不输于其父的聪明头脑,同时也遗传了坚毅不屈的性格,受了挫折之后能够很快振作起来,准备再接再厉。

夏至荷花开,燕国公府去城南莲花池赏花时,燕柠巧遇倪清。

少年一袭青衫,撑着竹筏来到她面前。

“这么巧啊。”倪清明明打探过燕柠的行踪,此时却一本正经地说瞎话,“你今天是来相看的吗?”

“什么相看,你不要乱说。”燕柠否认,少女对这些总是格外敏感与羞涩。

“整个晋京都知道你最近在相看夫婿了。”倪清说出事实。

燕柠闻言,神情不大高兴,闷不吭声地走到树荫下坐下。

倪清跳上岸,追过去,坐在燕柠旁边:“说说看你想要什么样的夫婿。”

燕柠奇怪地看了他一眼。

这个少年,与她从小一起长大,她一直把他当成弟弟一样最亲近的人之一。

可是,弟弟也好,朋友也好,总归他是个男子。

只听说闺中密友手帕交互吐心声,从没听过与男子谈这些事的。

“你怎么不说话呢?”倪清追问。

燕柠答:“很简答啊,就像我爹那样,对妻子好的呗。”

倪清点头迎合:“嗯,你的眼光不错,我也觉得做人丈夫最重要就是像燕伯父和我爹一样,一辈子只有一个女人。”

“你真的这样想?”

燕柠有点激动,她虽然习惯了自家后院清静的情况,却也知道在晋京的勋贵家中,极少有如自己一样的情况。

所以,一想到成婚后有可能要面对许多通房、姨娘,不光要与她们分享丈夫,还要斗来斗去,她就觉得心烦,真是还不如去做尼姑。

基于对倪清的信任,也因为他的观点与她一致,燕柠把以上想法断断续续地说了一遍。

明明是在倾听少女的烦恼,倪清却觉得开心得想飞。

什么都讲究对症下药,既然知道未来媳妇的忧虑,再下手就容易多了。

“咳咳。”他装模作样地清清嗓子,一本正经地劝说,“一点小问题,就想着去做尼姑,唉,真是,你也太经不起挫折。”

“你干嘛教训我?”燕柠不满,“我可是你姐姐。”

“你是哪门子姐姐?一个爹还是一个娘?”见燕柠想反驳,倪清根本不给她机会,迅速地接下去,“别说小了几个月,书院里差了几岁十几岁甚至几十岁的也叫同窗呢,我和你不分大小。”

他他他!从来对她言听计从,今天竟然反驳她。

燕柠受惊过度,一时反应不过来。不过她也是个机灵的,故意不接这茬,回到先前的话题上。

“怎么是小问题呢,娘打听了许多家,都是一样的。”

“我家就不一样啊!”倪清连忙表态,“你忘了?我爹也只有我娘一个。”

“我又不能嫁你爹!”燕柠气得跳起来。

倪清搔了搔后脑勺,他不是那个意思啊……

“我家不光有我爹,还有我啊。”他澄清道,“这些都是家学渊源,我会和我爹一样的。”他拍着胸脯,“你就不想试试?我个子比你高,力气比你大,能一手抱起你,完全符合你六岁时对夫婿的要求。而且我这辈子除了妻子一人,旁的女人都不碰,也符合你现在对夫婿的要求。我们两家是通家之好,彼此知根知底。性情嘛,这么多年了,我们也没相处得不好,对不对?”

倪清不停舞动着三寸不烂之舌,不遗余力地向心上人推销自己。

燕柠惊奇地盯着他,像发现了新大陆,以至于后面许多话根本没听入耳。

其实他讲得都对,为什么之前就从来没想过有可能是他呢?

她努力回忆自己从前的想法,然后发现,其实根本是进入了一个误区。

因为他离自己太近,从小就在身边,所以就被自己固定了一种身份。好比娘就是娘,永远不会变成姐姐。所以,倪清就是倪清,永远不会变成夫婿。

可是这两者根本不是一回事。

“……你想不想试试?想不想?”倪清说得口干舌燥,终于忍不住推了燕柠一把。

燕柠回过神来,忸怩地说:“这能随便试吗?你难道不应该去同我爹娘说。”

真是的,私相授受,私定终身,那可不是好女子应该做的事情。

倪清最初根本没有反应过来,自然而然地接话说:“怎么不能试?”

待忽然想清楚了燕柠后面那句话,高兴得跳了起来:“我现在就去,等我。”

说着拔脚就要走,结果没顾得看路,被枯枝一绊,整个人往池塘里跌去。

“倪清!”燕柠连忙伸手过去拉他,可她人小力微,拉不住不算,竟然和他一起掉下水。

远远等在一旁的燕家丫鬟见了,忙喊人来救。

于是,燕国公府一大家子人都看到燕柠和倪清一起在水里扑腾,并最终被倪清抱了上岸。

——这下想不试都不行了。

虽然出了点状况,结果却很好。

倪清自觉不虚此行,已经计划着在十五岁上就把媳妇娶进门。

(*^__^*)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