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男人下不了床的技巧

江夕感受到周身涌来的无数密集剑意,脸色瞬间苍白,心中直接被这种气势逼的无法诉苦,暗暗想到这剑鞘真是坑人。【全文字阅读】

不过他又想到自己怎么会冒着那种危险去尝试,真是异想天开。

无数涌来的剑意,光是数量就让人心寒,但此时江夕的脸上仍然平静到了极点,同时身体上的护体元力屏障反而没有收,而是元力狂涌间瞬间增强,同时他的身影在树林间时显时隐,竟是几个来回间,躲过了大多数涌来的剑意,然而仍然有许多剑意凌空飞来,挡住了他逃离的去路。

那些凌空而来的剑意同样是太虚中境的实力,避无可避,只能去硬接,然而江夕绝不可能凭借着自己的防御手段去接那些剑意,虽然自己的防御功法非常强大,但来了十几道如此多的剑意,就算能够接下来,江夕也可以肯定自己会被轰成肉饼。

太虚中境的实力相互对碰,冲击波也不是一般人能够承受的,别说一道两道,若是十几道加起来,就算江夕也会承受不住。

那些凌厉的剑意瞬间破空而来,江夕手上的剑气狠狠挥了出去。

轰轰声响,一道道狂暴元力对碰声响起,江夕连斩数剑,环形元力气息波动圈在空中散开,那些飞来的剑意纷纷被抵挡,但江夕却没有丝毫的欣喜,因为紧接着还有下一波的剑意紧接而来,江夕发觉周围的剑意在之前那一瞬间好像被什么影响了一样。

变得比刚开始更要狂暴,飞舞的速度更要快,就好像一头头猛虎遇到了一头落单的猎物,纷纷围住,一点点的靠近过来。

然而这些剑意可不是那些猛兽,江夕也不是那头猎物,因为那些剑意靠近的速度比猛虎还要积极,他们似乎不担心猎物逃跑,又好像害怕这种事情发生,所以竟是没有丝毫停滞的感觉。

江夕只能逃避,于是又和之前的局势一样,自然有逃不掉的时候,于是他只能出手抵挡,出手便是那套杨花剑法,随意便化解掉那些剑意,只是要消耗很多元力。

江夕面色苍白,发觉到了这松林中的异样后,他便意识到,自己不能这样继续抵挡下去,他望向前方松林的地方,趁着自己还未被下一轮剑意包围感知了一瞬。

只是念力感知到的仍然是气息相同的剑意区域,前方并没有什么特殊的波动,他心里有些焦急,因为他现在的状况必须得往回走,否则他会被这些剑意活活耗死。

说起来这些剑意很好解决,但因为时间差的原因,那些剑意来的时间间隔太短,必须不停的却对付他们,这对于江夕来说很不利。

那些剑意都和江夕同境界的实力,虽然相比起来会比较弱,但因为数量太多,每次江夕挥剑便会消耗蓬勃的元力,这对于他来说便是等同于在面对数量百倍于自己的军队。

大云果凭借着强大的铁骑和先进的优质攻城器具,才会在几百年前统治整个天下,不妨遇到某些强大的修行者,然而那些叛逆分子自然不可能就此投降,只能抹杀,于是就只能用军队去换。

那些修行者各个都能一挑几百人,或者更多,但哪里经得起人肉的堆积,军队往往不会在意人员的伤亡,在这种强者面前,只能用人命去换。

就算是寂无境的强者在面对军队中没有一个修行者的时候,十几万人的军队,也会瞬间吞没那位高阶修行者,这是一个不变的事实,因为以前有过真实的案例,这些案例都曾经在历史上上演过。

所以有句话一直流传,只要是没有踏入神圣领域的强者,无论你有多强大,也经受不住一个国家举全国之力的攻击,因为你无法想象,那将是多么可怕的场面。

而江夕此时就处于这样的局面,所以他毅然决然的选择了后撤,准备退出松林,在做打算。

然而他已经深入松林如此深,想要退回去,还要重新面对这些剑意。

无数剑意就像受到什么指引一般,纷纷向江夕聚来,江夕尽量选择用身法躲避,最好是不动用攻击手段,然而这样明显不可能。

江夕左手握着剑柄,右手形成剑气攻击,从头到尾就没有停止过出手,他的呼吸开始变得急促起来,而且元力开始不支,但他的面色仍然平静到了极点。

不知是拥有绝对的信心还是因为什么,江夕的动作丝毫没有受到任何影响,他的每次应对就像是练剑一样,动作没有丝毫拖泥带水,一丝不苟到了极点。

而且动作从来没有重复,因为他此时正在练习杨花剑法,杨花剑法现在他才学会七十二式,只是大概知道行剑的方式,有些根本从来都没有使用过,此时在面对这种情况下,他竟然还能这样利用珍惜的机会,说明他的心境从来没有被影响过多少。

实际上江夕此时不可能表现的这样平静,因为无法找到应对的有效方法,所以他只能用这样笨的方式来面对,如果是这样还不如将这种机会转化为对自己有利的方面。

物有所值,自然就是江夕的想法,那么这些不是太过强大,与自己实力相当的试炼,还不如用来练剑。

剑气在江夕手上形成,每一次挥剑江夕都显得特别认真,迎面而来的剑意无论多么刁钻难防,他都能用生涩但是很小心的剑式去抵挡,在一次次练习后,对于每一剑的力道把握的非常得当。

七十二式剑法早已铭记在心,口诀从小便被师兄当成课文教给自己,又被书院藏书楼的那本诗词解释点播,只剩下真正的实践。

身法搭配着剑法,江夕平静的应对着周围的一切剑意,稳定并感知着剑上传来的力量,一次次调整自己的出剑,所以越来越得心应手。

然而这样的实践终究要付出代价,江夕的呼吸越来越急促,到最后竟是如同长跑后一样,连心脏都有些受不住的变得沉闷,似乎下一次呼吸不能进行。

而且随着体内元力的匮乏,江夕的右手变得有些无力,剑尖在与那些剑意接触时显得有些吃力,力不从心便是此时最好的诠释。

江夕努力的借用身体的力量来弥补这个差距,但只是进行了一会儿,身体负担如同沉入海中的巨石,根本不能起到任何逆转的局势。

江夕眼神凝重到了极点,离松林的边缘还有一段距离,必须要坚持下去,然而心中虽然这样想着,但身体的力量已经支撑不到那一步。

就在某一刻,江夕递出的一剑力量陡然不及,他的右手直接被一道巨大的力量弹开,江夕眼睛微眯,这一剑纯粹是打乱了他的节奏。

犹如连锁反应一样,江夕虽然用身法躲过了这道剑意,但接下来的剑意接踵而至,让江夕有些慌乱,左侧陡然飞来的一道剑意让江夕微惊,已然躲避不及。

他直接将左手的剑鞘一横,直接下意识的送了出去,就像以往出剑一般,动作那样的随意,这一剑本就是顺手,也是被迫而出,所以江夕做好了防御和后退的准备,他从来没有指望这一剑能起到什么作用。

然而另江夕惊讶的是,他左手来不及抵挡,直接将剑鞘当做了一柄剑,元力狂涌直接渡进了剑鞘上,而且元力相比起来非常微弱,就跟随手一挡没有什么区别。

但是经过剑鞘发出的剑气,不知道是被神奇的加强还是因为什么,那道和剑鞘相触的剑意如同积雪遇到高温一样,瞬间便被消解。

江夕眼瞳骤缩,已经到达极限的他在前一刻只能抵挡一下那些飞来的剑意,并不能将其化解,在这种到达极限的时刻,江夕对力量的感知非常敏感,能体会到力量一丝一毫的差距。

江夕非常确定刚才自己调动的元力根本不足以抵挡那道剑意,这是挥了无数次剑的的经验,自然不用质疑。

心中这样一想,江夕心中震惊不已,嘴唇闪现出一丝微笑。

“原来是这样,我怎么没有想到呢!”

为了证实自己的猜想,江夕将剑鞘换到了右手,迎面而来的两道剑意破空而来,对于此时的江夕来说已经是一种极大的威胁,然而江夕却表现的很平静。

他体内元力狂涌,虽然元力匮乏,但依然能够调动有限的元力。

他右手直接向前一刺。

那道渡进剑鞘的元力,直接从平直的剑鞘尖端射了出去,一道能够媲美江夕全盛状态下挥出的随意一剑的剑气破空射出,与那两道相遇。

没有巨响传来,那两道剑意如同冰山倒塌一般,直接被江夕发出的剑气吞噬。

“这剑鞘竟然能够使剑气增强数倍,果然不凡。”江夕心惊道。

这使江夕对这柄剑鞘的态度发生了巨大的转变,此时这柄剑鞘不再是一把普通的剑鞘,而是能够媲美法器层次的宝物。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这片森林还能难倒小爷我吗?”江夕嘴角浮出一抹浅笑,得意说道,这把剑鞘果然如同西门吹雪描述的那样,绝对不凡,能够将修行者的元力增强无数倍,这种强化,只能证明这把剑鞘以前绝对是一个法器,有可能籍籍无名,但品阶绝对不低。

本書首发于看書王

...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