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翼乌漫画之本能觉醒

言之雾话音刚落,还未等宁贵妃开口,就听见大殿另一个声音含着笑意说道:22二皇便莫要说笑了,以二皇的风姿气度,便是只有让人神魂颠倒的份儿,怎么会还有看不上二皇的人呢。22原来,说话的是魏国的斯米尔大使。

魏国是四国中第一个获得胜的国家,因此,虽然在棋之一项的比试上魏国输得特别难看,可胜的获得,对斯米尔大使来说就是最大的功绩。因此,在昨日与今日的比赛中,斯米尔大使显得颇为放松,心情亦一直保持不错的样。

顺着斯米尔大使的话落,大殿上亦是有几个男随声附和,到底都是赞叹二皇魅力无边,美色过人……哦不,是俊朗过人的。

可看那言之雾,一袭火红的衣衫却不似前两日的魅惑,仿佛冷风下摇曳跳动的小火苗,还带着丝丝委屈的模样,微微皱眉似难过般地说道:22本皇原也以为本皇虽算不上万人迷,却也不算差劲。可谁知道到了云国后,竟然会被人如此这般的看不上眼。哎~。22

一声叹息几乎要叹到了在场每个女的心里。心中不约而同地浮起:这般美好的人儿,怎么会有人舍得看他难过伤心呢的想法。

而斯米尔大使却是比这些被22美色22所迷惑的女们多了几个心眼,方才他明明看到那风国二皇在言说着委屈的时候,眼睛不由自主地向着云国后妃们坐的地方看了一眼。

虽然仅仅只是非常迅的一瞥,但却没有逃过一直盯着那二皇一举一动的他。

难道,那被二皇心悦却看不上他的人是云国的后妃?

斯米尔大使暗暗猜测,心中却因这样的想法而浮起丝丝的激动。

若是……若是这个猜测是真的。

风国二皇觊觎云国皇帝的后妃,这样的消息若是散了出去,风国和云国必然会决裂。

且不说风国二皇在国内是多么受宠,便是云国的帝王,也不可能再与觊觎自己妃的人友好共处了不是。

若是风国和云国的联盟决裂了……

斯米尔大使觉得自己窥见了一个非常重大的事情,虽然这件事还没有显露出端倪,可……没有机会难道他还不会制造机会吗?

若是风云二国决裂,那对魏国来说可是绝好的扩大版图的机会。

想到这里,斯米尔大使忍不住心中激动了起来。

若是能挑起风国和云国的不合——斯米尔大使想着——那什么狗屁天元节都不重要了!

22哦?竟然还真有看不上我们的二皇的女,可真真是让本官要大开眼界啊。22斯米尔大使打趣地说道,笑得眼都眯了起来,目光流转中带着一丝精光。22不知是哪家的小姐有幸被我们二皇垂青了呢?22

他嘴里说着小姐,可谁不知道二皇自来了京都之后一直都在宫中,大家贵女们若无奉召根本就进不来这宫中,因此二皇平日里见到最多的女性,不是妃嫔便是时候的宫女、嬷嬷。

没有人会觉得堂堂风国备受宠爱,眼高于顶的二皇会看上什么宫女、嬷嬷。当然,能让二皇求而不得,自言被嫌弃了的女,身份自也不会是低下的奴婢。

这样一来,在这宫中既不是婢女,又能被二皇垂青并还能对这垂青表示拒绝的女,自然只有两种可能——第一种便是二皇偶然看上了不知哪位被召入宫中的贵女,第二种……那便是这被二皇的垂青的女便是这宫中的妃嫔了。

若是第一种却还好说,可一想到第二种情况。即使连一向不管事的万贤妃,也忍不住脸色有些严峻。

自秋狩以来,这后宫的大小事都是她在暂为代管,若是在这个时候让这个风流的二皇闹出什么事情来,那她恐怕麻烦就大了。

在座众人自然都不是个蠢的,对于斯米尔大使的话中延伸出来的深意岂能想不到。赫玉儿甚至能感觉到妃嫔们在斯米尔大使的话落后,有了短暂又隐秘的一丝丝骚动。

看来这个风流的二皇这段时间招惹的人不少啊。赫玉儿径自神色平常地低头胡思乱想着。反正这种场合自有人去应对,她这种小虾米中的小虾米只要努力降低存在感就好了。

斯米尔大使的话落,大殿中出现了一瞬间的寂静。不过也紧紧只是一瞬,便听到了薛淑妃的声音响起:22哎哟,本宫可是听不下去了。22她声音一向偏尖利,此时也不掩话中讽刺:22没见人二皇已经郁郁寡欢了,斯米尔大使您还苦苦追问,这不是活生生往咱们二皇身上插刀么。22

众人皆知,薛淑妃向来是22心直口快22,平日里跋扈的事做的不比宁贵妃少。不过宁贵妃许是端着架,倒不见似她这般什么话都敢说。

薛淑妃的话让斯米尔大使忍不住老脸一沉,可薛淑妃的性他也是知道,不比其他人,倒是个泼辣的,什么话都敢说。若是争辩下去还不知她会说出什么来,便忍住了开口的欲望,只是条桌之下的拳头却握得紧紧的,恐怕若不是在大殿上,便要在条桌上狠狠地锤出两个洞来。

薛淑妃话音落下,便见宁贵妃脸色稍稍好转,笑着似对薛淑妃呵斥道:22住嘴,还不像大使道歉!22

接着又对斯米尔大使道:22大使勿怪,本宫这个妹妹啊,素来被宠得有些无法无天,经常说话都不过脑,连陛下都经常被她气得头疼。多有得罪之处还望大使看在陛下的面上,多多海涵一下。22说着又冲方才被喝止后微微噘着嘴坐在位上的薛淑妃呵道:22还不向大使赔罪。22

众人看到薛淑妃受到宁贵妃的呵斥,原本就撅着的小嘴撅得更是高了。可却在宁贵妃的目光下不情不愿地站了起来,方准备行礼赔罪便听到一个轻柔的声音在她说话之前响起在大殿上。

22说起来都是本皇的不是,可不得委屈了淑妃娘娘。只见一直瘫坐在位上的言之雾此时也站了起来,端起酒杯冲薛淑妃笑道:22之雾谢谢淑妃娘娘的仗义执言。22说罢,将杯中酒一饮而尽,又冲宁贵妃笑着求情:22贵妃娘娘可是别恼了淑妃娘娘,都是之雾的不是。22

他一双凤眼中似乎也盛满了水光,眼波流转中仿若有炫目的流光划过,轻柔并带着些许恳求的话语充满着真诚。

又有哪个女能拒绝这般天人绝色的请求呢,甚至不需要他开口,仿佛只需要一个眼神,便是让人恨不得把心都奉上。

就连宁贵妃见多识广,一瞬间也免不了被言之雾的绝色给闪了闪眼。

哼,就只会用美人计。

赫玉儿虽然坐在最后,却也看到了言之雾绝美的侧脸,和微微前倾仿若恳求的动作,心中暗自腹谤。

她坐的远,倒是看不太清他面上的表情,可是想都想得出来,这位向来以风流美艳冠绝天下的皇,此时定然是如孔雀开屏一样浑身散着骚气。

宁贵妃不过一瞬间的怔忪,但是面对这样一个位高权重的22美人22的恳求,心中自然也是宽容许多,忙接道:22二皇客气了。22却只字不提不让淑妃赔罪的事。

毕竟,方才淑妃在大庭广众之下的那些话,着实是太过直白直接开罪了斯米尔大使。若是处理得不好,上升到两国外交的关系,那她可承受不起。

言之雾自然也知道宁贵妃的心思,倒也没有继续用美人计攻克宁贵妃,只转过身来看向斯米尔大使道:22大使方才的问话可是着着实实的让本皇又重温了一回被拒绝的痛楚。哎……22又是叹气,又是摇头,颇为委屈的样。

接着话锋一转却道:22不过本皇相信斯米尔大使一定如同淑妃娘娘一般,只是无心之失是吧。22接着一改方才难过的面容,笑容灿烂道:22既然斯米尔大使只是无心之失,本皇就大度地原谅大使了。22

他站在那儿一身红衣,笑容灿烂,仿佛真的若天真的孩童,眼中清澈见底。真心诚恳地表达着自己的大度不计较。

却说这斯米尔大使听见言之雾的话后差点儿一口老血一下涌了上来。

明明被直言讽刺的是他好吗?为什么还一副他被原谅了的样!

虽然他承认方才的问话确实是带着私心的,可这也不代表能被人这般直愣愣的讽刺!

可看看这二皇说的话是什么样?!仿佛一切都是他的错一般!更让人吐血的是他还一副我都这么大度原谅你了,若你还是揪着薛淑妃不放就是你小肚鸡肠,斤斤计较。

斯米尔大使一口老血闷在喉管,又硬生生地咽了下去,神色有些难看地冲言之雾冷冷道:22哼,本官不过是关心一下二皇而已,不过看来是本官多事了。22

此时,这大殿上的气氛,便有些微微冷凝了。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