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肉到处做1V1青梅竹马

对罗兰来说,最令他头疼的莫过于自己对路易斯的感情。

他的生活是那么无聊,从前在贵族家庭和游历欧洲过程中养成的爱好都已经让他厌烦了。现在,他将给教会添麻烦、伤害神职人员作为乐趣。当他得知七君主有重返人间的想法,立刻提出要帮忙寻找能够开启地狱之门的半天使;当然,这也是出于无聊,毕竟地狱之主只是偶然兴起了这个想法,他自己更是毫无兴趣。他只是想令教会倒霉罢了。

他很幸运,很快就找到了半天使,还是个年少懵懂、心怀怨恨的半天使。但他也很不幸,放任自己对对方感情任意发展,结果就是这感情开始令他头疼。

罗兰擅长收买人心,对于路易斯这样孤独缺爱的孩子也很有一套。他对路易斯关怀得无微不至,同时又保留着“主人”的一份威严。他要让路易斯感激自己、敬爱自己、服从自己。他成功了,但也带来了一些副作用。实际上,在罗兰的潜意识里,他仍旧对儿时自己没有父亲陪伴这件事耿耿于怀。

既然我没有父爱,那么别人为什么能够拥有呢?让他们和我一起失去吧。罗兰时常这样想,并且迅速造成惨案,毫不犹豫。

但面对路易斯,这个自幼失去父母、又在养父母家里受尽冷遇的孩子,罗兰却有种同病相怜的感觉,甚至是同情对方。尽管他对路易斯的关心多是出于利用对方的原因,可那种同情又爱怜的心理,令罗兰总是忍不住给对方更多一点。当他对路易斯有了可以命名为“喜欢”的感情后,这种付出便加倍了。

这没什么,罗兰每次都这样安慰自己。路易斯信任我,敬佩我,只属于我。当我对他好时,他一定就像坠入爱河的人类一样,满心都是对我的爱意了。

可前一天晚上路易斯在酒宴上喝醉,罗兰抱着对方回到自己独居的别墅。当这个迷迷糊糊的少年在他引导下说出“先生,我就像爱父亲一样敬爱您”时,罗兰的挫败感可想而知。即便他现在想起来,也觉得无比懊恼。

罗兰不可抑制得回忆着自己与床伴和其他女性相处时的情形。在这过程中,他逐渐意识到,自己在路易斯这件事上是多么不明智:他用自己的方式喜欢对方,而那并不是“爱情”的方式。

“可他一直在我身边。他总会属于我的。我为什么要费心去纠正自己?他是个半天使,现在却相信我、唾弃上帝。”罗兰自言自语。

敲门声打断了罗兰的思绪。他走过去开门。路易斯站在门外,身上没有沾上血液,但神情疲惫。罗兰露出了他在对方面前一贯的微笑,优雅又高傲。“路易,你回来了。我猜,你已经完成了我的命令——而且还这么快!我真为你感到骄傲。”

“谢谢您,先生。”路易斯朝他露出疲惫但喜悦的笑容。

罗兰端详着路易斯。当初那个可怜兮兮的小男孩,如今已经成长为清秀少年了;对方本可以更帅气一点的,但由于来到自己身边、背叛了上帝,惩罚被降临到路易斯头上,令他惨白瘦削。罗兰知道,当路易斯杀掉更多驱魔师后,这惩罚将会更加严重。

忽然之间,罗兰有点内疚。他迅速将这不该属于自己的情绪赶出脑海。他微笑着拉路易斯进屋,令对方与自己坐在沙发上。盯着路易斯流露出局促不安的脸庞,罗兰慢慢地说:“路易,你成长得真快。我还记得第一次见你的情形。那会儿你又瘦又小,泡在冰冷的湖水里,看起来可怜极了。那天晚上,我是抱着你睡的。”

“是的,先生。”路易斯有点脸红,语气中带着歉意:“我给您添麻烦了。”

这个回应可不能让罗兰满意。他想说的其实是另一件事。“记得吗,今天是我们相遇七周年。刚才,我一直在想我们的初遇,感叹缘分的奇妙,甚至想要重温当初的时光。我记得你经常做关于那个晚上的恶梦,是吗?”

“是的,每年如此。这些天,我就常常梦见我是如何坠入冰冷黑暗的湖底,无论如何挣扎,都不能阻止死亡靠近自己的步伐。”路易斯声音低了下去。

罗兰关切地握住了路易斯的手。“路易,你应该对我说的。别怕给我添麻烦。我想,那时候你还太小,所以这事情成了你长久以来无法摆脱的阴影。或许,用当初的办法,可以令情况有所改善。我可以像从前那样,拥抱着你入睡。”

“不!这可不行,先生。”路易斯慌忙地拒绝道:“我毕竟快要成年了,怎么能麻烦您呢!”

“这对我来说只是举手之劳。若你被梦魇困扰、难以入眠,我也难免为你忧心。”罗兰保持风度,循循善诱。

路易斯低下头去。再抬起来时,眼中闪耀着感激的光芒。“您对我太好了,就像我的父亲。”

这句话触动了罗兰目前最敏感的那根神经。“父亲”这个字眼,恰好是最让罗兰无可奈何又暴躁的根源。他的确像父亲对待儿子那样照料路易斯,可原因除了利用之外,可不是“亲情”!他想得到路易斯,让路易斯爱上自己!

罗兰少有地冲动了。他将路易斯狠狠地拉向自己身边,张开双臂抱住了对方。路易斯大概是吓坏了,整个人彻底呆住,没有挣扎,也没出声询问或是制止。

嗅着对方身上的气息、听着对方急促的呼吸,罗兰的心情不再那么焦躁,但并未完全平复。

一种新的渴望涌上心头。他想亲吻路易斯的嘴唇、眼睛,将对方就这样直接按在沙发上完全占有。他几乎要将这渴望付于实践,直到他想起自己最初是为何要救路易斯。

在开启地狱之门之前,我都不能做出惊吓路易斯的事来。罗兰叹了口气,在路易斯头顶轻轻吻了一下,之后推开了不解的路易斯。“希望这个拥抱能让你感觉好一些。”罗兰面色如常地解释。

“谢谢您,先生。我可以回房间了吗?”路易斯明显局促不安了。

罗兰点了点头。如蒙特赦般,路易斯快步走开,在上楼之前说了句“晚安,先生”。

路易斯已经消失在楼梯上,罗兰却仍旧盯着对方消失的位置,仿佛可以这样看上一天一夜。“路易,晚安。”他终于说。

作者有话要说:全文完(鞠躬)谢谢大家的支持~\(≧▽≦)/~

【再宣传一下新文】正能量爆棚的双主角西幻→

【再宣传一下定制】福利→_→三则啪啪啪!两段是网络版的补全,还有一则是欧洲旅行的甜蜜番外。示意图如下~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