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韵多水的老熟妇

不仅仅如此,就连昨晚见死不救的耗子跟李东还出来做了为证,面对众说纷纭,肖骁百口莫辩。

在黑白颠倒,为证戳戳的情况下,肖骁被判入狱。出狱的那天,她看见赵斌时,满腹的委屈还没来得及吐诉,赵斌又给了她另一重打击。

原来她的事,已经上报还上了头条,所有人都相信了她是舞女,包括赵斌。

赵斌当场给了她一巴掌,无情地告诉她:“我这辈子也不想再见到你。”

肖骁终于不堪负重的跳河自杀了。

回忆到了这里结束了,周围的景象慢慢消失不见。我又回到了那个房间,面前的电脑滴滴地响着。

我心情很是沉重,为肖骁的遭遇很是同情。如果换做是我,说不定我也会采取报复的手段,只是这个世界上对与错谁又说得准呢。

“陈阳你居然找到了这里。”肖骁的声音突然阴森森的传入耳中,我还没反应过来,在我前面的电脑内突然伸出一只惨白的手抓住我拉进了电脑内。

我只觉眼前一黑,再一睁眼,自己已经身处在一片火海之中。这些火对却对我没有造成任何伤害。

在火海的四面是四面墙,像是一个房间。火海的正中央,只有一张桌子一台电脑和一把椅子。

肖骁此时正披头散发地坐在电脑前,阴测测地朝我笑着。

“你是来捉我的吗”

我没有正面回答她,从口袋里掏出那条项链:“你还记得这个项链吗”

肖骁鲜红的眼睛中红光黯淡了一下,冷森道:“记得又怎么样。”

“赵斌一直把这条项链珍藏着,我相信如果赵斌知道了事情的真相,他一定不会离开你,他会跟你结婚,会更爱你,会更呵护你,会跟你白首到老。”

“你竟然知道赵斌”

“我知道,我一切都知道,也知道他是爱你的。”

“你骗人,你说谎。他不会原谅我的,不会的”肖骁摇着头,眼里流出了血泪。

我试探地靠近她,她没有做出过激反应。

“你不相信我,难道不相信你所爱的那个男人吗想想你们曾经的美好,想想他曾经是如何待你的你应该是最了解他的不是吗”火海在慢慢的变弱,我知道了这就是肖骁的怨气之火,只要化解掉她的怨气,火海就会消失,到时聚阴咒就会启动失败。我继续劝诱道:“当时他只是一时被假象蒙蔽了眼睛,所以才对你说出那些话,他知道你自杀死了,你知道他有多伤心多自责吗”当然这些话只是酌情添加的,并不一定是赵斌的真实想法。

肖骁慢慢抬起头,正视着我,伸出她那惨白的手颤抖地接过了那条项链,嘴里轻轻念着:“赵斌”

眼见怨气之火马上即将熄灭,突然一个穿着黑色斗篷蒙面的人闯了进来。

蒙面人哈哈笑道:“肖骁你难道这么容易相信他的话吗”他的声音听不出男女,明显受过变音处理。

而被他撞开的门外,我看到一条条各色的代码数字在飘来飘去,这是电脑世界。

“为什么不能信你是怕破坏你的计划才这么说的吧。”肖骁不屑道。

“我是怕你坏了我的大计,只是看到你愚蠢的可以,忍不住提醒而已。”蒙面人说道。

肖骁突然用怀疑的目光看向我:“陈阳,你这次有没有骗我什么”

我紧张地回道:“没有,肖骁你要相信我说的一切都是真的。”

“是吗”蒙面人冷笑一声,突然身影如电的出现在我身前,下一秒他手里又多了张照片,是赵斌跟张莉的合影。

我心里突然一紧,急忙大叫道:“还给我。”

蒙面人又如果从我身边消失出现在了肖骁身前,把照片在她面前晃了晃道:“你还相信那个抛弃你的男人是爱你的吗他在你死后,马上就又有了新欢,你在他心目中只不过是一只被别人玩烂的破鞋。”蒙面人把手中的照片随手扔了出去,人也跟着消失不见。

我急忙捡了起来,焦急道:“肖骁你听我说,那不是真的,我没有骗你。”

“陈阳你又骗了我,又骗了我,又骗了我”肖骁抓狂大叫,周边的火海窜起了数米高,怨气之火迅速猛涨。

“陈阳你在哪儿”就在这时我听见了外面苏唯的声音。

肖骁停止了嘶吼,冷森森地看着我:“哼,你到底还是来捉我的,陈阳我绝对不会让你如意,我要让你心爱的人为我陪葬,让天下的男人的为我陪葬。”肖骁身子一转冲出火海,计入了一片数字代码中。

我跑到门口,大声嘶喊道:“肖骁你回来,不要伤害苏唯,不要伤害她。”我心里从来没有这么紧张害怕过,害怕一个人的安危。

脚才跨出去一个踩空就掉了下去,我眼疾手快的抓住了门框又翻了上来,看着眼前一串串的数字代码,看来都是虚的,这一掉下去不知道会有什么后果。

我干着急地站在门口又无计可施,心里备受煎熬,担忧苏唯要是有了个什么好歹想想我就全身发冷。

焦急中,在代码数字中突然飞来一个黑点,逐渐靠近变大,我定眼一看发现是苏唯,慌忙伸手接住了向我飞过来的苏唯。

我抱着苏唯滚落在地,等我们相互搀扶着坐起来,肖骁也已经再次出现在了我们眼前。

“哼,我要让你们亲眼看看你们想要救的人,又是怎样死在你们手里的,哈哈哈哈哈。”她袖子一挥,胖子吴杰等人凭空出现在了我们面前,看着人头数量已经有了千于人,他们个个面目痴呆,没有一丝神志。

我喊了几声胖子,胖子根本就不理我,跟不认识我了一样。

“别喊了,他们的意识已经被肖骁控制住了。”苏唯说。

肖骁疯狂大笑了几声,随即止住笑抬手指向我们:“给我撕碎他们。”

命令一出,那些被她控住神志的男人们,机械木讷地向我跟苏唯攻击了过来,我和苏唯很快陷入了肉搏中。

这就是实打实的围殴啊,我跟苏唯又不能下杀手,只能打退对方,可打倒了一个另一个又扑了上来,简直就是应接不暇,没一会儿功夫就筋疲力尽地吃不消了。

“高仁快点救命啊,你再不想办法我跟你宝贝徒弟苏唯就要挂这儿了。”目前的情况我只有向高仁求助了。

苏唯一个不小心被打伤了肩膀,人倒了下去,接着又有几个男的向她扑了过去,眼见苏唯就要被压罗汉了,我英勇地站飞扑过去大叫道:“让开,让我来。”

把苏唯护在身下,好吧,是压在了身下。

紧跟着,我身上一个接一个的叠压了一个又一个的男人,真他妈的成了压罗汉了。

我奋力地撑起了一点点空隙,让苏唯从我身下爬了出去,自己被快被压成了一坨屎。

苏唯也焦急地朝着无线电喊道:“师父在不在,快点想想办法啊,我们撑不住了。”

电脑外边,高仁听着无线耳机内的求助声,也是心急如焚。但眼前的几个蒙面人咄咄逼人一点都不能松懈,特别彼此正在斗法中,稍有分神就会反噬本身。

索性急中生智,他奋力踢了一脚在地上装死的小豆包:“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小鬼听令,驱鬼神术,诛”

“哎呦,师父屁屁疼啊”小豆包惨叫一声,化为一道电光被踢进了电脑里。

蒙面人眼神骤冷,他们实在没有想到那个小鬼居然装死装的这么像,竟然让他成了漏网之鱼。

浏览器搜“篮色書吧”,醉新章節即可阅读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