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媚沉H

看到的是前面的文?莫方, [买够30%]或[等两天]可破=w=  后来21世纪的年轻人已经很难想象当时80年代的迪斯科舞厅最红火的时候是什么壮观的场面——不光是晚场和夜场,连早场都是人山人海, 乌央乌央的都快赶上春运了,最夸张的时候甚至要启动人数限制。(wenxue6.com)想跳舞?先排队!

客人更是网罗了各个年龄层次的人, 普遍来说, 年纪稍大的喜欢早中场,晚场则是年轻人的天下了——大部分小年轻去那里都是为了图新鲜和结识更多的女孩子。所以迪斯科舞厅自然而然地也成为了群花斗艳、争风吃醋的打架圣地。

可以断言的是:在那个年代没几个年轻人能抵挡得了迪斯科的新鲜感和诱惑力。

同样的,80年代的东四隆福寺,敢说是北京市最潮流、最时尚的商业街区,称之为年轻人的天堂也不为过——那里展示着北京最漂亮的衣服和鞋子,那里行走着北京最靓丽的美女和帅哥。

涤非一冲进火热的现场,就将一路上携带的雪花和寒冷抛之脑后,不管不顾地大跳起来——

叶歧路根本没有舞技可言——他以前很少参与这种场合——但这么好的灯光和音响设备,让他随着音乐的节奏不由自主地舞动身体, 竟然有股莫名的冲动。

不知道跳了多久,叶歧路突然被一只手抓住了胳膊,他身体本能地挣扎了一下未果, 猛地转过头——

与此同时对方开口吼道:“你哪个学校的?多大岁数了?谁放你进来的!身份证拿出来!”

一时间也看不出来来人是保安还是警察还是其他什么。

突如其来又莫名其妙的状况,让叶歧路下意识想去看涤非在哪,但他立刻制止了自己——万一涤非还没下水, 他的这个动作就会彻彻底底地将涤非出卖了。

怎么办?几秒之间, 叶歧路的脑海中却在高速运转着——逃跑?显而易见, 是行不通的。因为他已经发现了跟上来的, 至少三个面前男人的同伴。

叶歧路立刻嬉皮笑脸起来:“啊, 您问我呀,我就是旁边那戏剧学院的,明儿不是周末嘛,寻思跟同学来解解闷子,谁知道那几个孙子可他妈鸡贼了,这会儿不知道都溜哪儿逗妹儿去了,就留我一个在这瞎晃悠……您呐?”——整个儿一瞎说八道不打草稿。

那人越看叶歧路越觉得丫就是个未成年,用力扯了他一下,笑得阴阳怪气的,“就您老这岁数还中央戏剧学院呢?你丫真当老子是二五眼,唬弄傻子呢?”

叶歧路也跟着阴阳怪气地笑——对方也不能马上把他拉到中央戏剧学院去验证真伪,现在他只要一口咬住,那就说什么是什么。

两方坚持了二十几秒,音乐突然切换成了慢四步舞曲,灯光也随着换成了暧昧昏暗的格调。

周围已经有几对客人注意到叶歧路这边的对峙。

——“嘿,小金,原来你一个人颠儿这边来了,我们还到处找你呢……”就在叶歧路还没反应过来“小金”是谁的时候,已经有人轻车熟路地挽上了他的另一只胳膊,接着他又听到那个仿佛充满酒香味道的女声说:

“呦,这不是邹队长嘛,是不是我们的学弟不开眼惹到您啦?您甭见怪,小金他呀,是个外地娃,今年才考进我们学校,没怎么来过这种地方,不懂规矩,您多担待哈~”

“嗬,是左珊啊——”那人慢慢地松开了叶歧路的胳膊,更加阴阳怪气地假笑着:

“敢情儿这小子还真是贵校的学生?估计念得是学前班儿吧?您左大美人儿的面子我当然得给啊,不过您这个学弟可真是学表演的一等一的好人才,回头告诉贵校老师好好栽培栽培——今年九月才进京的外地人,这一嘴京油子味儿快比我地道了,吓得我差点以为自己才是外地人呢。是吧?小金同学?”

叶歧路没说话,和那邹队长同款的阴阳怪气牌假笑——那表演的惟妙惟肖,给别人一种他当真是中央戏剧学院学的小戏骨的错觉……

等到那邹队长和他身边的便衣都走远了,叶歧路才得以仔细看为他解了大围的女生——

当他看到她的脸的时候,只要一眼,便实打实地愣住了。

高挑匀称的身材,英气逼人的五官,略带俏皮的笑容——仿佛周围都被点亮了一样,她一个人的光芒足以杀掉全场所有的雄性——他终于知道了语文书本上那些词语的真正含义,什么叫做“惊艳”,什么叫做“绝色”,什么叫做“石破天惊”!

他只在那些香港电影里见到过可与之一较高低的大美女。其他的,也许是他见识短浅,至少在北京的街头上,无人可出其右。

叶歧路甚至都忘了要找涤非,整个人基本上已经快懵了——可以说,在他的人生中,像这般失态的次数都屈指可数——尽管在外人看来他还算挺正常的,“我们素昧平生,你为什么要帮我?”

听到这句话左珊笑得更狡黠了,“理由嘛,很简单,这是一场赌局。”说着她微微向右侧了下身,朝舞池外指了指——

叶歧路的目光顺着左珊所指的方向一路狂奔而去,穿过舞池中几对暧昧起舞的男女,直到他与舞池外一个人的目光嵌合到一起——

他的眉头慢慢皱了起来。

叶歧路不知道怎么形容那个人,他和周围的几个男人——与其说是男人不如说是男孩,看起来不会超过二十岁——他们都穿了一样的长得快拖地的黑色风衣,但只有他穿出了与众不同的味道,大概是因为他那个就算丢到垃圾堆里也会惹人注目的外表太过出挑。

但那些都是次要的——

叶歧路从未见过有人有过那样的目光!

一束目光就像尖针一样发散开来,从四面八方、密密麻麻地刺向他——

都说眼睛是心灵的窗口,而从那里传递出的信号是与天使的外貌天差地别的相悖。

在迪厅五彩斑斓的灯光下,隔着无数翩翩起舞的男女,他们就这样简单粗暴地进行了一场目光和气势上的对垒——叶歧路冷笑了一声,微微扬起下颌——也许在外人看来,他现在这个样子也挺居高临下目中无人的。

这会儿涤非也走了过来,之前他和两个漂亮的女大学生跑到一旁跳舞,太过入迷,竟然完全不知道叶歧路这边发生的一小段意外插曲,于是,当他第一眼看到左珊的时候也是原地一愣,接着便笑得又贼又贱地捅了捅叶歧路,在他耳边小声嘀咕:“哥们儿,你丫真是牛逼,我刚才那两个打个来回儿都抵不上你这个的万分之一啊。”

叶歧路没有收回与那人厮杀的目光,好像完全没听到涤非的话——“你方才说的‘赌局’,是什么意思?”——这句话明显是问左珊的。

“哈哈哈,先前儿我们都跳累了,就合着一块码个牌歇会儿,这没打几把呢,顾小白眼睛尖,就看到你被邹队长困在那儿了,他们几个挤兑我,说你一打眼儿就是个未成年,邹队长铁定不会买我的面子,然后就吵吵嚷嚷的,这赌约就成了,如果我能解决了老邹救了你,他们就请我吃顿大的~”左珊没有丝毫隐瞒,一五一十的和盘托出。

“原来如此。”叶歧路终于将那人看腻歪了,敛了目光落向旁边的左珊——男人就算再好看也还是不如美女养眼啊——他微笑道:“甭管什么原因,总之很感谢你,不然这会儿估计我警察局的干活了,回头我还得被学校当典型,杀鸡给猴儿看,整我个通报批评什么的。”

左珊也忍不住笑,“以后再来这种地方玩,记得把自己捯饬的成熟点。”

一来一去的,涤非算是听懂了来龙去脉,回想了一遍左珊的话,脑海中突然跳出来一个名字:“顾小白?是不是原来96中的顾超顾小白?”

左珊被涤非问得怔了两三秒,然后说:“这我就不太清楚了,只听到其他的朋友唤他顾小白。”

“他人在哪?”涤非迫不及待。

左珊拉着涤非和叶歧路穿过舞池,向那几个人的方向走去——

那三个男孩已经坐了下来,刚刚与叶歧路“对垒”的男孩背对着舞池——旁边还有一个漂亮女人,当然跟左珊比起来就逊色太多了。

“小白!小五!”

“大非!”

“大非!”

——三个名字、三个声音,近乎是同一时间脱口而出。

下一秒钟,叶歧路就看到身旁一个黑影呼啸着冲了出去,与从沙发上站起来的两个男孩欢呼着拥抱在了一起,三个人甚至还欢快地原地跳了几下。

涤非拍着两个的背,“你们死哪儿去了?自从毕业就消失了啊,问达哥他也不说,老子都以为你们人间蒸发了!”

“达哥果真够意思,不说就对了,这是秘密——我们修炼去了!”说话的人脸色惨白惨白的,叶歧路自认为自己的肤色算是很白的了,但跟面前的人一比,那就小巫见大巫的很了——不用猜,这个人百分之一百是那个“顾小白”。

涤非调侃:“修炼个屁,蒙谁呢?我还不知道你?大老远都能闻到你的骚味儿,说吧,是不是又哄了什么小姑娘,人家老子举着刀到处追杀你,你才吓得底儿掉,不敢出来的?”

“滚滚滚——”顾小白。

“话说回来,”涤非又问,“你们的头发,还有这身行头儿,抽风儿了还是中邪了?搞什么呢?”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