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马车的颠簸进入更深

狄白觉得自己已经好久没像现在这么自由自在的在大街上闲逛了,不用为了吃饭和睡觉发愁,不过,如果能把自己身边这个耀眼的发光体甩掉就更好了。

她斜着眼睛打量了一眼亦步亦趋跟在自己身边的狄大少爷,瞧着他一身溜光水滑,细细的小辫子编得也精致,一张漂亮而又狡黠的面容,怎么看,都和她这等粗民是绝对不相搭的。

如果非要说点什么,这完全就是大少爷带着小弟出门采光来了,还是个营养不良的小弟,连打架都只有挨揍的份。

又走了好几条街,狄白有心故意越走越快,她想甩掉这个看起来极其娇生惯养的大少爷。

可是,不管她走多快,甚至已经开始小跑了,那位大少爷始终稳稳地跟在她身边,闲庭阔步跟逛大街一样,呼吸一点都不凌乱,而且还很轻松的像是看风景一样。

反观自己,累的像条狗一样,而且还越走越慢,渐渐的,大少爷已经把她落在了后面。

看着他闲适的背影,狄白气恼的站住脚,狄九就像脑袋后面长了眼睛一样,也跟着停了下来,还一脸好脾气的笑眯眯道:“不生气了?!不生气我们回去吧,走这么久也该肚子饿了。”

狄九的语气就像和多年未见的老朋友一样熟稔,可谁能知道,算上这次,他们才见了两面,只有两面而已,他们顶多算是个熟悉的陌生人。

如果非要扯上关系,那就是狄九是她的恩人吧,为她指了一条明路的恩人。

而且,她也实在不知道自己到底哪里顺了这大少爷的眼缘,居然死活都要收她当弟弟!!!

弟弟?!

妹妹还差不多吧!

狄白被自己这脑子里的想法吓了一哆嗦,她赶紧猛摇脑袋,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她还想多活两年呢,跟着他,迟早得曝光,如果曝光了,她是不是得死的要多惨,就有多惨啊?!

不行,她必须想办法甩了这货!

不过嘛,狄九确实给了她一锭银子,这个恩人,她是绝对不能得罪的。

清了清嗓子,她抬起头,却被眼前突然放的大俊脸惊了一跳,那张脸离她极近,她似乎都能感觉到他喷到自己脸上的热气,和那双细长眉眼中的自己,如同一个小丑一般,黑头土脸的。

“想什么呢?!”

眼望着这小子又傻呆呆的发愣,狄九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伸出手指弹了弹她的脑门,却见那张小脸在他手刚触上一瞬间瞬间爆红,他不由得一愣,那人却像是看见了什么洪水猛兽一般,身子猛地一弹,一脸惊怒的瞪着他,好像他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情一样,吓得他都不敢动了,就那么直勾勾的盯着她看。

狄白抚着狂跳的心脏,在心里直骂他是妖孽。

刚才离那么近,她差点都要像受蛊惑了一般贴过去了。

在她记忆中,做那种事情的好像都是妓院里的姑娘。

一想到妓院,她的脸色突然由红色转变为白色,嘴唇猛地一颤,她慌张地转过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闷头就往前疾步冲了过去。

她也不抬头,直到走到一个拐弯处,一个人突然冲了出来,她一时间躲闪不及,差点一头撞过去,幸亏身后的狄九手疾眼快,抓着她的胳膊,一把将她拉了回来,直接搂在了自己的怀里。

将狄白搂在怀里,狄九还被吓得直喘气。

那个突然窜出来的男人人高马大的,一身魁梧的肥膘走起路来都一个劲的发颤。如果狄白撞上去,那那小个子不被撞散架了,也肯定会扭伤脚的。

被扭伤了脚,他肯定在短期内不会进军营了,那他是要去哪里住啊!

一想到这些事情,狄九心里乱的不行,他还是第一次如此关心一个人,从看见这小子为了一口吃的,被按在地上打得要死,满身是伤,这小孩都没掉一滴眼泪,他就心疼的不行。

以前跟着连向祖打战的时候见过比这还要凄惨的景象,可谁都不能像狄白一样,勾起他心底的柔软的地方。尤其是他的眼睛,看见他的眼睛,他就恨不得把所有的好东西都送给他。

其实这三天之内,他也一直在思考这件事来着,为什么看见狄白就心疼的不行,除了他,别人谁都勾不起他心底的涟漪,可能就因为是他吧!

就因为第一眼看见的是他吧!

往往,第一眼,是最重要的。

狄九等到心脏好不容易平复下来,他一张秀丽的脸蛋紧巴巴的就皱了起来,“你有没有受伤,哪里疼,疼,一定要跟大哥说知不知道?!下次千万不要跑那么快了。”

蹲下身子,仔仔细细的将狄白的胳膊,脸,身上都瞧了个遍,见他真的没什么事,他这才松了口气,“吓死我,你不知道自己长的小吗,如果撞上去,你铁定受伤的,太莽撞了。”

狄白也被这突然的转变吓了一跳,久久回不过神。

一直到狄九的声音响在耳边,她的眼神才有了焦距。

眼睛望着狄九焦急的脸蛋,她的心脏不受控制的又狂跳起来,她突然就恼了。

这个男人就是如此有魅力,她还没成年呢,就被他吸引的不受控制的想看着他。

不不不,那是青楼姑娘的做派,她不能像她们那般轻浮,如果,被爷爷知道,他一定会伤心的。

而且,他也像那些逛青楼的男人一样,色眯眯的。

想到这里,狄白的小脸猛地一板,一掌拍开狄九还把着她双肩的手,稚气满满的脸上带着一丝丝化不开的鄙夷,怒道:“你干嘛老是跟着我,我都说了不认识你了,欠你的银子我也会还给你的。”

“还给我?!”狄九不禁哑然失笑一声。

虽然他的军饷真的不多,今天还给他们伙里那几个人付了风流账,但他真的不在乎。

衣服他每一段时日就能收到一大堆,有嫂子做的,姐姐做的,还有娘亲做的,他穿都穿不过来。

还有吃饭,他从小就不挑食,有什么吃什么,到了军营里每天辛苦的训练,也根本就没时间挑食了,能吃饱都不错了。

除了这两大用钱的地方之外,他用钱的地方还真的不多,家里也不需要他养家糊口往回寄银子,留在自己兜里也不知道干什么,索性,谁需要就借给谁。

而今天替他们伙里的人付风流账,完全是他这么长时间攒的钱钱太多,多的都已经不知道干什么好了。他们伙里的那些人平常的时候还要把军饷寄回家,他既然是他们的火长,而且也为了他自己的人身安全,他还是会不定时的带着他们出来灭灭火。

否则等到他们饥不择食的时候,遭殃的还不是他自己?!

一个两个人,他还打得过,如果一起扑上来,那他迟早会给压趴下的。

反正说来说去,都是他这张脸长得太好看了。

狄九乐不可支的眯着眼睛,下意识的摸了摸脸,“你想还我钱啊,不用,不用,等你啥时候有钱了再给我都成。”

狄白被他这笑容笑的面皮又是一紧,她咬着牙齿愤怒道:“不用了?!不,很有必要,我现在已经进入到军营了,银子也不需要了,还给你就是,不过,你给我指的一条明路,我欠你个人情,你以后有什么事情,尽管吩咐就是了。”

说着,她动手就要翻兜,完全把自己已经把那锭银子弄丢的事情给忘记了。

“你干什么?!”

狄白这么明确地划分界限,狄九再看不出来,那他就是傻子。

只是看她这么着急的要还他钱,他的心中一股无名火突然就升了起来,为了狄白要跟他划清界限,他一把抓住她的手腕,嗓子里堵的难受,他一张嘴,声音喑哑的恨恨道:“想还我钱,我告诉你,到了你的兜里,只待了一时片刻,也翻倍了,何况是这么多天,你现在欠我十两银子!”(www.wenxue6.com)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