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帝被戴绿帽子竟用这残忍手段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readx;手机联系不到乔静惠,蔡和风只好打给了骅雯,也不知道骅雯现在是不是在忙。

骅雯一接电话,蔡和风就急急地问:“静儿在哪里?”

骅雯手机里并没有存蔡和风的电话号码,她先是一怔,然后反应过来是蔡和风打的电话,然后小声回答道:“应该是在家吧,怎么了?”

“我打她手机她没接。”蔡和风顿了顿,说,“我是不是打扰你了,不好意思,我是有急事找她。”

骅雯看了眼会议室,说道:“惠要不就是在睡觉,要不就是出门没带手机,不过应该是在小区内,我跟她说过不要到处跑的,你去小区找她吧。”

“嗯,好。”

“我要去开会了,先不说了。”

“好,谢谢!”

挂了电话,蔡和风松了一口气,还好是在小区内,即便不是在家里睡觉也不会很难找吧。她不可能是在别人家串门,而且小区也只有那么点大。

于是蔡和风快速驱车去了皇帝被戴绿帽子竟用这残忍手段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乔静惠和骅雯住的地方,敲了门,没有人开门,五分钟后,蔡和风确定乔静惠不在家了,于是下了楼开始了找寻行动。

找了超市、咖啡馆、健身房、书店,甚至去了洗衣房和棋.牌室,但是都没有人,蔡和风扶了扶额头,这年头没个联系方式还真是很难找人啊!

不过他的目光很快就转移到了小区门口的一家网吧牌子上。

会不会是进网吧了?蔡和风想起以前部门内部讨论过大家的业余活动情况,乔静惠的爱好好像是......打游戏!

蔡和风找到乔静惠的时候,乔静惠正戴着大耳机聚精会神在打团战,耳机里还隐隐传出队伍里有人说话的声音,原来还开了语音的,只不过乔静惠并不说话,她只是听别人的安排,然后还是走自己的位。

蔡和风真是哭笑不得,这种情况下,就算她带了手机也是听不见手机的声音的吧!

不过他并不打算打断她,而是在她旁边悄悄坐了下来,看着她打游戏。

左手手指在键盘上时不时地移动着按下字母,右手放在鼠标上,时而按左键时而按右键,蔡和风不喜欢打游戏,但是他也听过此游戏的鼎鼎大名——lol。

网吧里除了打一些网游的,基本上都是在打这个游戏,几乎没有人不开语音,各种呼喊声与怒骂声夹杂,她这里还算安静的了。

看上去她打得应该是还不错的,这半天了都没见她被人杀掉,不过击杀的次数也不多,像是个打辅助的,不过可能也是因为她身边的另一个英雄经常进行收尾砍人行为,蔡和风突然领悟到这就是大家口中的“补刀”和“抢人头”!

过了一会儿,电脑屏幕一暗,出现了大大的“胜利”两个字,乔静惠点了下面的“继续游戏”,然后回到了游戏开始之前的界面。

乔静惠摘下耳机往后一仰,余光扫到身边的蔡和风,她被吓得突然又弹起来:“哇!你怎么在这里?”

蔡和风一笑。

她又问道:“你什么时候来的?”

“来了有一阵子了,看你打得认真,就没喊你。”

乔静惠自己回顾了一下自己的穿着打扮,稍稍尴尬了一下,问:“你找我干嘛?”

“想问你,我,或者洪臣,你想好选谁了吗?”

乔静惠一顿,然后脑袋一耷,做出神状,想了想说:“我不想结婚了。”

“!!!”

蔡和风有想过她的答案会是洪臣,但就是没想过她会直接放弃选择。不过,现在他并不想问她为什么放弃选择,他要一步一步达到自己的目的!

“我是哪里不合适吗?”

“不不不。”乔静惠摇头,“我只是——”

“那跟我在一起吧。”

“我——”

“你说,《和风细雨》是不是你写的?”

“是我写的,但是——”你怎么知道的?乔静惠的话再次被打断。

“你盗用了我的名字,还想拒绝我,这还有天理吗!”

“没盗用你名字......人家男主明明就姓许。”

“而且你在小说里还把我写成那样,我是那种绝情的人吗?”

“所以你是为了不让我变成女主那样孤独终老,所以来找我?但是不需要啊,我还有——”洪臣和骅雯啊......

“我是因为喜欢你,才说要跟你结婚的!”

乔静惠一怔,所有的拒绝的话都堵在喉咙里吐不出来了。

什么什么?是因为喜欢?他说他喜欢她?喜欢她!她是不是听错了?

“那个,你说啥?你是不是口误啊......”乔静惠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就像当初收到蔡和风的求婚邮件时不相信那是给自己的一样。

蔡和风反而笑了,她又是这个样子,于是耐心地再说了一遍:“乔静惠,我喜欢你,从上大学见到你的时候就喜欢你了,这么多年一直没变。我原本以为我这辈子都不可能再遇到你,直到后来又有了你的消息,所以我不想放弃,我主动把你找来这里工作就是为了我以后能多一些和你相处的时间,虽然我去了美国,但是我有罗弦啊,他可以帮我看着你。”

乔静惠红着脸瞥他,大学就开始喜欢她这种话怎么敢信?还有,什么叫“罗弦可以看着她”?

“还好一直到我回来你都还没脱单。”

你是在说我老剩女吗?

“虽然我天天被人叫大神,但是这方面我也怕啊,我怕你不喜欢我,怕你喜欢的是别人,怕你会拒绝我。所以我上大学的时候什么也没说,但是我有关注你的事情,包括你生病你看电影你打篮球你上课,这世上是有巧合的,巧合的是让我遇到了你,但是这个世上也没有太多的巧合,所有我们的偶遇什么的都是我的特意。”

谁不怕啊,如果那时候被你拒绝的话也是很丢脸的事好吗?

“这次我不会再放弃,我这辈子都没这么追过人,你是第一个,也会是唯一一个。”

乔静惠冷静下来,他这番话说得自己很是感动啊!但是绝不能被感动冲昏了头脑!

“但是,你跟曹金金谈恋爱是在认识我之后的事吧。”

蔡和风皱眉:“怎么你也以为我跟她谈过恋爱,在认识你之后的这么年里面,我没有谈过一次恋爱,我保证。如果你不信的话,你可以问周钦,或者问我妈,问罗弦。”

乔静惠的表情跟骅雯刚知道这件事的时候的表情是一样的,蔡和风无奈地强调:“是真的。”

“所以,你是真的因为喜欢我,所以想要跟我结婚?”

“对。”

乔静惠突然笑了,就像那时候他非要送她去会场,也是突然就笑了。

她说:“好啊,我们结婚吧。”

蔡和风震惊万分,怎么突然就答应了呢?发生了什么?他还没反应过来!

“因为,我理想的爱情是,我喜欢你,而你也刚好喜欢我。这样我不用去追你,你也不用来追我,免得麻烦,而且我们之间也是对等的。”乔静惠笑得很甜,“你早不说清楚,这样就免得你和洪臣都这么辛苦了嘛。”

“所以,你也喜欢我?”

“嗯。”乔静惠轻轻点头,脸再次变得通红,“其实我也很早就喜欢你了啊,上大学的时候,只是一直不敢告诉你。”

蔡和风很激动,他现在简直想要把乔静惠抱起来转圈!

但是这是公众场合,乔静惠使劲按着他的手,免得他太激动做出什么引人注目的事来。

乔静惠笑着,主动拥抱了他,虽然椅子挺咯腰的,蔡和风也使劲回抱了她。

夕阳西下,乔静惠结了账跟蔡和风在附近牵着手逛,第一次实实在在的牵手,两人都还有些紧张,交握的手心都有些一层汗,但是谁也不愿意因此松开对方。好不容易确定了对方的心意,怎么能这么轻易放开这个单独相处还可以牵手的机会。

虽然蔡和风还没来得及换下工作装,而乔静惠也还没回去换件看得过眼的衣服裤子,但是不论穿着、不论妆容,只要能像这样简简单单牵着手一直走就好。

好像回到了上大学的时候,能牵个手都觉得很不得了了,牵着手还能在大庭广众下正大光明地随便走着都已经是荣耀了。

走着走着,乔静惠不禁“噗哧——”一笑,用另一只手从裤兜里掏出纸巾,说道:“还是擦擦吧,出汗怪不舒服的。”

蔡和风夺过她手里的纸巾,把她的手摊开仔仔细细擦了遍,然后也擦了自己的手,把用过的纸巾扔进最近的垃圾桶,快步走回来,仍是握住了她的手。

两人相视一笑。

晚上骅雯回来得很晚,但是乔静惠还是等着她,还热了夜宵给她。

骅雯表示受宠若惊:“你今天被洗脑了?还是外星人入侵把你灵魂换走了?你还是乔静惠吗?说,你的银行卡密码是多少!”

乔静惠不好意思地笑:“有那么夸张吗?我只是有事要跟你说。”

“什么事?”今天是特别的一天,无论是对乔静惠、蔡和风、洪臣来说,还是对骅雯来说,都是决定往后命运的一天。

“我决定了,跟蔡和风在一起。”

时间仿佛静止了,只剩下骅雯尚未闭上的嘴型,还有乔静惠“砰砰砰”的心跳声。

骅雯努力恢复镇定,说道:“说说看你的理由。”

“因为他说他喜欢我,而我也喜欢他,所以我就答应跟他在一起了。”

“你喜欢他?”

“嗯,从上大学就喜欢他,只是一直觉得不可能,所以谁也没告诉。”

骅雯紧皱着眉,乔静惠将自己的心里话逐句逐句慢慢讲给她听。

过了好一阵子,夜宵都已凉了,骅雯才说:“好吧,洪臣知道这事了吗?”

“还没跟他说,我明天会约他出来谈谈。”

骅雯收拾了碗筷:“你的事情你自己知道处理好,我不多说,只要你开心就好。”

乔静惠看着骅雯略显落寞的背影,久久没有回神。而洗漱之后回到自己房间的骅雯打开了电脑,邮箱的草稿箱里安静地躺着两封邮件,收件人是同一个,内容却不同。

再次停顿了很久之后,她移动鼠标把其中一封删掉,然后将另一封点击了“发送”。她说过,乔静惠要是结婚了的话,她也就该离开这里了,既然乔静惠已经决定跟蔡和风在一起,那么她可以跟早就在催促她的爸妈说,她同意回四川了。

她不会抓着乔静惠不放。

第二天天气很好,有太阳晒在身上,上班的人都把外套脱下来搭在手上,送孩子上学的大人关了空调开了天窗——难得的好阳光,打开天窗既可以晒太阳也可以吹吹风。

乔静惠的短暂休假结束,还是一大早就去上班了,只好发了短信给洪臣,说中午的时候她去找他,他们需要谈一谈。

约在离洪臣工作的地方的附近的一家咖啡厅,里面摆着各式各样的书籍画册,气氛很好,乔静惠到的时候洪臣正在一边等她一边看书。

认真看书的洪臣比平常多了几分稳重气质,沉浸其中,仿佛周围的事皇帝被戴绿帽子竟用这残忍手段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情都与他无关。

乔静惠走到洪臣对面坐下,笑着说:“你很早就到了?”

洪臣放下书,也笑着说:“没有,刚到一会儿,喝点什么?我还没点。”

乔静惠喊了服务员,给自己要了杯柠檬汁,问洪臣喝什么,洪臣对服务员说跟她一样的。

很快,两杯柠檬汁就端上来了,乔静惠主动说:“一周已经到了,我来是要告诉你,我昨天决定跟蔡和风在一起。”这种事还是不要磨蹭,尽快说清楚的好,不然给别人造成烦恼,自己也会觉得不舒服。

洪臣搅了搅杯里半透明的水,忽然笑了一下:“嗯,我知道了。”

回答得也同样爽快的对方让乔静惠一怔,然后有些尴尬,觉得自己有必要道个歉:“对不起,耽误了你这么多年。”

洪臣沉默了一会儿,说道:“没什么,我现在不是还年轻吗?只是,你能不能说说你的理由,为什么是他不是我。”

“因为......我喜欢他。”

洪臣眼睛一瞪:“什么时候的事?”

“......大一。”

洪臣的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怎么会有这种事?太不可思议了吧!

“一直觉得我跟他之间不可能,所以谁也没告诉。”想想又补了句,“骅雯都是昨晚才知道的。”

“那一开始,蔡和风说要跟你结婚的时候你怎么没答应,他喜欢你,你正好又喜欢他。”洪臣百思不得其解。

乔静惠颇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那时候不知道他喜欢我啊,我还以为他只是找个人结婚,那我肯定是要看他合不合适。因为我觉得喜欢的不一定是合适的。”

这、这、这、他竟无言以对!

“好吧,一个会向你求婚的人,怎么会是不喜欢你的呢?你也真是傻得可爱。”洪臣无奈地说,不过好歹算是有了结果,这就是命啊!

一杯柠檬汁喝完,舌尖的感觉像极了他此刻心里的感受,他说:“还是要祝你们幸福,不早了,你该回去上班了,这里离你们公司还挺远的。”

乔静惠点点头:“谢谢。”

洪臣苦笑,八年多的等待就换来她的一句“对不起”和一句“谢谢”,听上去真是好不划算的交易,但是他不后悔,他用时间证明了自己对她的真爱,也得益于她的激励提升了自己。简直可以说,没有乔静惠当初的拒绝,就没有之前那么努力的他,也就没有还能坐在这里悠闲地喝柠檬汁的有了一番事业的男人。

可能在这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面他都会因此郁郁寡欢吧,不过,他相信他可以振作起来,他不会被任何人看扁,包括蔡和风!

只不过不是现在,现在他要好好地、好好地休息。

他有些累了。

乔静惠要和蔡和风结婚了的消息迅速传开了,乔爸乔妈蔡爸蔡妈也都知道了,一直在追问什么时候领证什么时候办喜宴。

当事人却一点也不着急,还是正常上班下班,甚至连休假都不休了,因为他们达成了一个重要的协定——在结婚之前,他们要去旅游!

所以要把现在的假期攒起来,然后再一起去玩几天。跑得不远,就在国内,反正乔爸乔妈也还在旅游中,不如等大家都有时间了再商量婚期。

而乔静惠主要是觉得他们有必要在结婚之前先互相了解了解进入对方的生活之后是怎样的情形,会不会经常有冲突、会不会有互相看不惯的地方、会不会两人根本不适合生活在一起。

为此,她还给了自己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最美好的事,就是你和我一起去旅行,我们唱歌跳舞,整日玩乐,同吃一杯羹,同喝一瓶水,同睡一张床,同穿一件衣。你笑我是抠脚大汉,我说你是洁癖怪,互相撇嘴各种毒舌,但从不会打心底嫌弃对方。你我都能看到对方不好的邋遢的不堪的一面,而我们多年后仍在一起。即便没有人看好,我们仍在一起。”

哪来的怪理论,蔡和风瞥她一眼:“我知道你的缺点。”

乔静惠一愣。

“坐姿奔放、睡姿扭曲、胃口很大、吃相没有、不爱做家务、体力活还可以、不会化妆打扮......”

“泥垢......”

“对了,还有一条,自己的东西基本不收拾,你妈说你邋里邋遢的。”

乔静惠嘟嘴。

“好吧,看在你难得卖一次萌的份上,我就不说了。”

乔静惠:“!!!”她哪有卖萌。

不过旅游的事还是定下来了,定在国庆节放假前几天,理由如下:一,一旦到了国庆节,游客就到处都是了,太挤,不喜欢。二,赶在国庆节之前回来上班,可以减轻同事的工作量,还可以拿补贴、工资翻倍。三,国庆节是蔡和风的生日,到时候回来就去领证,结婚纪念日也就搞定了,免得乔静惠记性不好以后记不住他俩的结婚纪念日。四,正好有那几天的打折机票。

行程是两人商量之后提前安排好的,包括到了某个地方能干什么,能住哪儿,能吃点什么,能看点什么都是计划好了的。乔静惠不想什么都没准备就稀里糊涂地跑过去了,到时候往哪儿走、怎么走都成了问题那就麻烦了。

去过繁华的大城市、去过漂亮的小乡村,乔静惠还为了这美丽的行程专门买了相机,蔡和风就买了个拍立得带上,但是带的相纸比拍立得还重,每到一个地方他都会马上照下来,然后取出相纸放好。

不得不吐槽,蔡和风拍得最多的是抓拍的乔静惠的单人照和他俩或笑得灿烂或做鬼脸的合照,而乔静惠拍的大多是风景照,偶尔会抓拍几张蔡和风。

就居住的环境一事,两人发表了不同的看法。

乔静惠说,还没领证就不是合法夫妻,应该订标间,一人一张床。

蔡和风说,虽然还没领证,但是他只会跟她领,她也不会跟别人领,还不就是板上钉钉的事了,睡在一起也是情理之中、体验需要啊!

两人各抒己见,结果还是乔静惠败下阵来,让蔡和风订了双人床。

达到第一站的第一天晚上,两人目不斜视地办理了入住手续,进了房间关上门心里就开始忐忑,还好有电视在,可以压压惊。

乔静惠说:“我先去洗澡,因为还要洗头,我头发长,干得慢。”

蔡和风点头,打开电视看新闻。

过了一会儿,周钦打电话过来:“嘿,兄弟,在干嘛呢?”

“看新闻,咋?”

“已经在宾馆了?你还有闲情逸致看新闻。”

“不然嘞?”

“当然是该干啥干啥啊!你们都是成年人了。”

“干啥,你要找我打游戏?我在等她出来我好去洗澡。”

“嘿!你不要跟我装傻,我晓得你懂我的意思。”

“哼,你一天净想些奇奇怪怪的事,我看你才是该搞啥搞啥去,我们还没结婚,我都不急,你急啥子?”

周钦在那头一笑:“反正你自己看到办,我先挂了,不打扰你们。”

乔静惠从厕所出来,身上穿的是自带的睡裙,跟那次蔡和风突然回来找她的时候是同一条,头发用干帕子擦过了,没有滴滴答答的滴水。整个人没有电视上说的那种性感,但是比起白天时穿的大裤衩来,很清爽。

蔡和风拿上自己的换洗衣物进了厕所。

乔静惠打开手机看看有没有人找她,结果别说短信了,连一条qq消息也没有。

洗完澡之后总觉得很困,于是脱了鞋钻进被窝里去了,头发用吹风机随便吹了几下将就着就躺下了。

等蔡和风出来的时候,乔静惠已经睡得一动不动的了,他失笑,自己洗头洗澡有这么慢吗?

他头发短,但是洗了之后还是要吹一吹的,刚打开电吹风,乔静惠就翻了个身,睡眼朦胧地问:“你洗好了啊?”

“嗯,你很困?”

乔静惠点点头:“我去上个厕所再睡。”然后手脚并用爬起来去了厕所。

蔡和风很快吹好了头发,也窝上床了,背靠在床头,一手拿着遥控板,一手搭在肚子上。乔静惠上完厕所回来,还是觉得想睡,一个猛扎便扑到了床上,蔡和风替她盖好被子,继续看没看完的新闻。

乔静惠在被子里觉得离他好近,近得自己动一动手臂他都能察觉,小睡了一会儿之后醒了,蔡和风还在看电视,于是问:“现在几点了?”

“快九点了,有事?”

“没,我都睡了一觉了,你精力还真是好,都不困。”

走了一天的路,他其实也困,只是想在她睡着之后再睡,不然他怕自己做出什么她现在无法接受的举动。

他把手臂伸过去环在她的头顶,却没有碰着她,免得她睡得不舒服。

过了一会儿,扭头见乔静惠睁着眼睛,笑问:“你在干嘛?”

“看你,你平常也会健身吗?你还有腹肌。”蔡和风洗澡之后并没有穿上衣,优美的身体曲线也就这么暴露在了乔静惠的眼前。

“会啊,不然天天坐在电脑面前会折寿。你羡慕?”

乔静惠一撇嘴:“我也有,练了好久的,不信你看。哼哼。”她用被子遮住下半身,撩起裙子给他看自己耀眼的马甲线。

蔡和风笑了,突然问:“我可不可以亲你?”

乔静惠一愣,怎么话题突然就转到这里来了?想了一下,她红着脸向他招招手,示意他俯下身来。蔡和风照做,乔静惠一仰脖子就主动吻上了他的唇。

现在轮到蔡和风发呆了,随即回应。

一个小房间,一张双人床,两个正在亲吻的人,不用说也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乔静惠并不排斥这样的行为,情之所至嘛!当初说要来旅行她就有考虑到这一点,所以没什么不好意思的,女人对于这方面也会有需求,一男一女相亲相爱做出这种事,是对双方的满足。

蔡和风对于她的主动也感到了一定的惊讶,但是很快他的惊讶就被她带来的冲动所掩盖。

他想,他们确实是合适的。___小/说/巴/士 xsbashi.com___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