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的胸罩脱了和奶罩

对于计无咎来说,他早在女娲补天的时候就在期待着西游开始,倒不是说他多么期待看到佛法东进,而是因为他想要亲眼一睹美猴王的风采。

他记得自己看《西游记》时,觉得最爽的就是孙悟空大闹天宫的前八章了,等到了后来孙猴子被压五指山,再护送唐僧西行取经,爽点感觉没有以前那么多了。

计无咎的一个大遗憾就是历史上的西游开始时,自己才是一个开启了灵智没有多久的小修士,按照分类的方法还只是个陨石精,别说去围观大圣闹天宫了,在他们西游时都要特意躲得远远的,免得被误会自己觊觎唐僧肉。

上辈子的遗憾这辈子来弥补,计无咎有时候真心觉得老天爷对自己不薄。所以在蹿撵着自己养成的小计悟空提着在东海龙王那里敲来的金箍棒捅破了天,再顺便给了昊天和碧瑶一通乱打后,他遍体通爽,心满意足,挥挥手让猴子想干什么干什么,别去招惹几大圣人,其他有什么仇家自己都帮他兜着。

“咎叔你对我真好。”计悟空垂头搭脑的,他在大闹天宫后自封了齐天大圣,但跟计无咎一样,闹的时候感觉很痛快,闹完了又觉得无聊了。

他伸手挠了挠满脸的猴毛,提着棒子就地蹲了下来:“我也不知道要何去何从,都不知道干什么好了……”顿了一顿,忍不住抱怨道,“怎么就这么轻松让我在天庭杀了一个三进三出?”

计悟空觉得很不可理解,传说中统御周天的玉皇大帝,还有十万天兵天将,怎么就这么草包?被自己带领着一群猴子猴孙给打败了?

计无咎一本正经点了一下头:“你说的很对,我就不应该管你,让如来佛帮着昊天镇场子,一巴掌拍死你肯定就不用发愁接下来干什么了。”熊孩子,身在福中不知福,要不是你咎叔在,接引的右手就跟你亲密接触五百年了。

计悟空哈哈笑了两声:“就凭他?”

“还真以为闹了一次天宫整个天地间就你是老大了?”计无咎也笑了起来,而后收了笑正色道,“你现在连圣人以下无敌都算不上,尾巴就先翘起来了,旁人就算了,连圣人都敢不放在眼里,悟空,你觉不觉得自己有点略嚣张?”

“……”计悟空身上穿的是计无咎宰了一只千年老虎后给他做的虎皮裙,大圣摸了摸脑门上的虎皮帽,还没有从“老子天下第一老子棒棒哒”的思维中回过神来,“咎叔,你和龙叔叔我自认打不过,这辈子也不可能打得过了,圣人一个个都不好惹,但其他的人,我觉得起码都可以一斗!”

既然这小子欠修理欠调|教,计无咎很痛快给他指了个找虐的方向:“截教掌教大弟子孔宣是圣人之下公认比较难缠的人物,论年纪他大了你几辈,但既然你叫我一声叔叔,姑且把他算作你的平辈吧。”

他没有说自己儿子,虽然自家孩子们比起孔宣来也不差什么,可没有当爹的指个猴肉沙包去给儿子们打的道理,在计无咎眼中他家儿子们长大后都懂事乖巧得不行,计悟空还是留给孔宣去头疼吧。

计无咎很欣赏小猴子的一点在于,这家伙确实胆大包天,从来都未战先怯,截教掌教大弟子的名头没有吓到计悟空,他雄赳赳气昂昂拎着金箍棒就去了蓬莱岛。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别说见到孔宣了,孔宣的二师弟多宝道人就把他给打了回来,计无咎看计悟空鼻青脸肿、咬牙切齿地揪着毛笔在写潜入计划——自从商周封神之后,通天下令约束众弟子,截教门卫森严,相混进去可不容易。

这表明接下来几百年这猴子都不愁找不到事情干了,计无咎很满意,自觉可以腾出手来回星辰之上看看大家的情况了,便跟猴子告辞,离开了花果山。

他一回到贪狼星,看到祖龙正跟小八小九堆雪人。以前儿子们都喜欢踢足球,那时候足球还是由小球友情客串的,可惜人家化形之后就再也变不回原来萌萌哒的莲子形状了。

大家另外弄到个耐踢的足球代替也很容易,但见小球对此非常失落,为了照顾他的情绪,便渐渐很少玩足球了。堆雪人是最近才流行起来的,祖龙在星辰上模拟降雪,小球蹲下来,小八小九抓着雪往他身上拍。

被鸱吻坏笑着糊了一脸雪的小球一点都不恼,哈哈笑起来,肉嘟嘟的下巴都跟着抖个不停。

负屃踹了捣乱的鸱吻一脚,连忙道:“球哥别笑了,好不容易才盖上的雪这都让你给笑掉了。”

本来是玩打雪仗的,但小球修为略高,怕玩疯了再打伤了这两只小弟弟,于是改玩这种不具备危险性的温和游戏。

祖龙对此不感兴趣,他主要是陪着儿子们玩玩,这几千年他一直跟着大神满世界乱跑,自觉忽视了这两个才出生的小儿子,趁着有空闲,自然努力弥补。

一转眼见自家大神正笑吟吟站在不远处看着这边,祖龙眼睛一亮,立刻甩掉一手的雪迈着轻盈的小狐步迎了上去:“计兄回来了?”还没靠近就皱了皱眉头,抱怨道,“一身猴骚味,你又去花果山看猴子了?”

他有时候就纳闷了,自家这么多小孩儿,也没见计无咎多么有父爱精神,像囚牛他们都是自由成长的,唯独对个从石头里蹦出来的死猴子,就特别感兴趣,还手把手教人家揍玉帝的特殊技巧,这待遇连他的儿子们都还没有捞着呢。

计无咎左右看了看,问道:“他们人呢?”

“都跑下去了。”祖龙立刻被转移了话题,带着几分分享八卦的神秘,低声道,“鹿蜀恋爱了,他们组团去围观呢!”

鹿蜀当单身青年都当了几元会了,他的种族也早就只剩下他一个了,计无咎果然也惊了一下,忙问道:“谁啊?”

每个种族的审美观都是不一样的,鹿蜀就喜欢跟自己长得一样的,他是驴脸虎身,所以赞美过祖龙和恶诛的长龙脸,也称赞过狴犴身上的黑白条纹。

计无咎推测应该是下界某只小母驴,说起驴来,在神话中比较出名的就是被张果老倒着骑的那头,但跟鹿蜀根本没有可比性嘛。人鹿蜀现在可是准圣级别,老牌人物了,名头说出去在洪荒中都是响当当的,还给道祖和魔祖拉过红线。

虽然计无咎不至于跟恶婆婆似的对着儿媳妇横挑鼻子竖挑眼,也不是非得讲究门当户对,但也觉得鹿蜀要跟个小母驴好就太亏了,不过也无所谓,爱才是永恒的,鹿蜀他自己喜欢就好。

祖龙嘿嘿怪笑了几声,道:“听说是西海龙王三太子,鹿蜀和恶诛结伴去西海捣乱的时候碰到的。”

计无咎一听,觉得好歹比张果老的驴要能让自己容易接受一些,顿了一顿才反应过来,反问道:“西海龙王三太子?”卧槽这不是传说中的白龙马吗?洪荒世界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小了?

祖龙没明白过来他怎么反应这么大,带着几分茫然地点了点头:“说来也怪,人家明明是条小白龙,鹿蜀非得说人家要变成马肯定美死了,现在天天缠着人家变马给他看呢。”

计无咎好奇问道:“那三太子什么个反应啊?”

“这个三太子也怪,之前一直都好好的,三十年前突然间做梦抽风了,硬说自己应该是一匹白龙马,跑到蛇盘山说要等着一个白白胖胖的和尚和一个雷公嘴的猴子来,自己吃了那和尚的马,然后再变成马陪他俩去西天取经。”祖龙说起来很有几分惊奇,洪荒欢乐多,一群智障儿童都不知道怎么想的。

他耸了耸肩膀:“反正俩人一拍即合,肩并肩一天要绕着蛇盘山跑上百八十圈。”

看来自己蝴蝶掉了佛法东进的天地量劫,也未必是坏事儿。计无咎眨巴眨巴眼睛,沉默了好一会儿,摊手道:“年轻人的世界,咱们已经理解不了了。”

一个计悟空,一个小白龙,他就在想看西游的这两位主角似乎闲着都不知道干什么好了,自己是不是应该去天庭把天蓬元帅和卷帘大将弄来,自己拉一支西游观光团出来?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