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漫比基尼美女

蜀山已近在眼前,却被一封突如其来的飞鸽传书,打乱了他们的计划。

【急事,速归!】

白子画捏着手里的那张小笺,皱紧了眉头。短短四个字,他却知道此事一定很棘手。

师弟虽然看似玩世不恭,却比摩严师兄心细,比他圆滑,比东华洒脱。师兄弟四人,他其实是看得最通透,最无执念,最适合当掌门的那一个。之前是因为他自己不愿,如今他既然接了,就一定会尽心尽力。师弟深知自己心意,若非万不得已,他绝不会传书信给他,直言要他回去。

小骨看他满面愁容,也收起了笑容。她握着白子画的手,轻声询问:“师父,是不是长留有事啊?”

除了这个,她想不出还有何事,能惹师父如此烦心。

白子画点点头,然后安抚的回握她的手,试着跟她商量:“小骨,师父先送你回花莲村,你乖乖在家等我,师父去看看就回来。”

小骨睁大了眼睛,手缠上他的腰,拼命摇头。“我不要,我不要离开师父。师父别不要我。”

“傻丫头,师父怎么可能不要你呢?”

他何尝舍得下她?只是………

“那师父就带我一起去嘛。我也想去看看师父说的绝情殿。我保证会听师父的话,乖乖的,绝不闯祸!”

白子画摸摸她的脸,左右为难。

“师父,求求你了,带上小骨吧,你不在,小骨会想你的,想的连吃饭的心思也没有了。”

“好吧。”

看她这样舍不得他,他心软了。他也是一时半刻都不愿离开她的,何况,他也实在不放心把她一个人留在花莲村。

又低头看了一眼那张小笺,他希望是自己想多了。

到了长留山下,他略一斟酌,直接带小骨飞上了**殿。

火夕和舞青萝瞪大眼睛看着绝情殿外的两个人,一时忘了行礼。

回过神,二人急忙跪下。

“拜见尊上。”

“起来吧,你们师父呢?”

“师父他受了伤,正在内堂调理。尊上请。”

二人规规矩矩的回白子画,眼睛却一直看着依在他身边的花千骨。看着尊上拉着千骨的手进了内堂,他们也跟了进来。

小骨也注意到了看着她的这两个人,他们是师叔的徒弟吗?师叔她是见过的,他去过几次,给她送药。师叔为人和气,他的徒弟看起来也好熟悉。尤其是那位姑娘,看见她一直忍着眼泪,特别激动。她自己也是鼻子发酸。既然是同门,那他们之前应该是认识的吧,或许关系还特别亲近。

笙箫默此时正在运功疗伤,察觉到白子画的气息,他收了功力,起身迎了出来。而白子画见他出来,伤的并不重,才稍稍安心。

“弟子拜见师叔。”

花千骨说着就要跪下行礼。笙箫默和白子画同时伸手拉住了她,笙箫默收回手,无奈的摇了摇头。

“千骨,说了多少次了,你对我无需行此大礼。以后不许这样了。”

开玩笑,看师兄和她自然握在一起的手,想必早已今时不同往日,这千骨以后不就是…他的嫂子了?他哪受得起她这一拜啊?

白子画看他来回打量自己和小骨,知他心中所想,也未多理会,回头对小骨介绍:“小骨,这是火夕和舞青萝,是你师叔的徒弟,也是你的朋友。你跟他们先去绝情殿看看,好好休息一下。师父和师叔说说话就来,好吗?”

听到一向清冷寡言的白子画,这一番细致的交代和嘱托,笙箫默早已见怪不怪,火夕和舞青萝则惊讶的合不拢嘴。尊上和千骨的情意他们也是心知肚明的。没有丝毫的鄙视和不屑,他们跟师父一样,都乐见其成。可是知道是一回事,亲眼看见尊上如此温柔,他们还是觉得不可置信。

小骨乖巧的点点头,便跟火夕、青萝离开了**殿。

待他们三人离开,白子画才收回目光,看向笙箫默,肯定的问道:“是杀阡陌打伤了你?”

师弟虽然不勤于修炼,可到底是三尊之一,这世上能伤他的,却也没有几人。

笙箫默点点头,疑惑的对白子画说:”看来东方彧卿说的没错,千骨果然用她的神之身,换回了因洪荒现世而死的人的性命。先是那些枉死的长留弟子、玉浊峰掌门温丰羽,现在又是杀阡陌。只是,杀阡陌死前不是已经功力尽失了吗?可这次我与他交手,发现他的功力与以前并无差别啊?”

“是洪荒之力!”

“洪荒之力?难道是……千骨?洪荒之力真有这么强大的能力?”

白子画点点头,并没多说。

记得那日,他带小骨去看过南弦月之后,小骨心情好了不少。回七杀殿途中,他们路过一个小岛,她便飞身而下,说要去看看。岛上各种奇花异草,美不胜收。他本以为是她无意中发现的,岂料她却告诉他,此处名为花岛,是她与杀阡陌结识后,每月必来之地。

她与杀阡陌私下见面,他是知道的。却没想到竟是如此频繁。花岛,究竟是以花为名,还是以人为名?

他们竟如此要好。难怪后来杀阡陌愿意为她放弃洪荒之力。为了救她,誓言杀尽天下人,甚至毁了容貌,耗尽功力。他,也爱着小骨吧!如东方彧卿一般,如……他一般!

看着小骨触景伤情,拿着骨哨拼命的吹,一声一声的唤着姐姐,痛哭失声。他忍不住把她抱在怀里,却心如刀绞。

后来,小骨心情逐渐平复下来,他们就坐在这岛上,呆了整整一个下午。他听着她一点一点地诉说着跟杀阡陌的相识相知,在太白大战时她的纠结,在这里的快乐时光,以及杀阡陌对她种种种种的好。看着她的思念、愧疚和眼泪,他心中一片苦涩悲凉。

原来,她的世界不止有他,而他的世界,却从来只容得下她一个。

他想大声的告诉小骨,杀阡陌和东方彧卿能做到的,他也能。他也愿意为她耗尽功力,不惜一切,为她而死。可她会相信吗?穷极之门是他亲手封印的,长留殿前那一剑也是拜他所赐。而这些,他都无从解释。

更何况,他该以什么立场对她说呢?师父吗?多可笑!这师徒名分曾经让他觉得他们比任何人都亲近,可后来却成了他挣不脱的束缚。他只能别无选择的站在她的身后,看着一个又一个的男人为她付出,为她拼命。而他,却连说爱的资格都没有。

他压上了自己所有的一切来爱她、保护她。却永远也无法亲口告诉她,这世上,再没有人会比他付出的爱更深,对她更好!

小骨说要想办法让杀阡陌醒过来,哪怕只有万分之一的可能性。他怕她做傻事,就告诉她,即使杀阡陌醒过来,他的功力尽失,也是命不久矣。小骨却满脸渴求的看着他,希望他能有办法让杀阡陌死而复生或者恢复功力。

她很久,都没有用那种崇拜依赖的目光看过自己了,太久了!在那样的蛊惑下,他无法抗拒她的任何需求。

于是他带着她偷偷回到了长留,来到藏书阁密室,找了整整一夜。终于得知,拥有过洪荒之力的人,体内的血是可以助人恢复功力的。

换而言之,就像南弦月,即使洪荒之力已从体内抽离,他自身的血也拥有这种能力。只是并不强大,需要很多才能成事。而像小骨,本身就拥有洪荒之力,所以她的血只要一滴就足够了。虽不能让杀阡陌苏醒,但却可以助他恢复内力。若有一天,能找到方法令他复生,他就还是以前的杀阡陌。

那一刻,他看到了小骨久违的笑容,可他却强忍着落泪的冲动。只因为,她的笑,是为了另一个男人。

所以那日,他一看到飞鸽传书,就隐约猜到应该是杀阡陌醒了,才不希望小骨跟他一起回来。

他回过神,扶笙箫默坐下。

“杀阡陌想干什么?”

“他要我们交出竹染,还有千骨。”

“不可能!”

竹染不可能,小骨……更不可能!

“我自然也知道不行,但是……他们抓了幽若。”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