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裸下档图片

<!--go-->

小心脏一缩,千辰抖了抖勉强解释道:“没,我没惹事,是,是别人欺负我了。”

龙炎闻言倒是觉得几分好笑,坐在他对面倒茶自饮:“谁那么有本事,还敢欺负到你头上去?”

太子表哥突让的关心让千辰有些不适适应,他比谁都知道表哥是多么严谨正色的一个人,龙炎不会放纵他半分也不会对他的事情持以支持的态度,所以千辰愣是没敢将事情告诉龙炎。

“没……没事,就是遇上了一个不长眼的小妖精。”

龙炎对他的事情向来也是不太关心,只是这个小少爷的脾气随着年龄往上涨,越来越放肆的不知本分。

“你小小年轻不要总是在外惹祸。”

“表哥我知道的。”

千辰不情不愿的答应着,脸上明明白白的写着‘我不高兴’几个大字。真是小孩心性,龙炎看的摇头浅笑。他好看的双眸里隐隐有流光闪动,曾经也有一个人亦是这般这般娇作幼稚,只是那个人……

龙炎一时未出声,千辰不由自主的抬眼去看他。对上他的面貌,饶是看惯了的千辰也还是微微愣住。实在是那人,不知该如何形容,仿佛这天下间所有美好的词句加诸在他身上也不为过。面庞英挺,菱角分明。嘴角微微的弧度映衬着他墨黑的双眼,能将人溺在其中,不愿自拔。微微散落的一缕发丝划过他的脸颊,那瞬间的美态被千辰尽入眼底……有时候他在想,这天下间,得该是怎样的一位女子,方能配上太子表哥,该是,如何也,找不到的吧?

“表哥,你一直要找的那个女子,如今可见到了吗?”

千辰问的小心翼翼,没有谁会知道,堂堂天界的太子殿下,这百年来是多么深切的,想念着一个人。

龙炎一愣,讶于他突然问出这样的话来,不禁眉毛一挑:“怎么这么问?”

“表哥不瞒你说,我与灵翁仙君有着几分交情,你的事,都是他告诉我的。”

而那灵翁仙君,正是主持着每年四处飞升上来小仙的述职仙君。

龙炎的事情整个仙界都没有几个人敢议论,千辰倒是不怕,只是今日他看着这样孤身一人的表哥,突然就忍不住问出了口。虽然话一出口他就觉得很是不妥,可是显然他没有后悔的可能了。

龙炎沉默了许久,手边的茶盏被他端起又放下,直到千辰忍不住满头冷汗的时候,才听见他低沉的声音传来。

“总会见到的。”

他们如今不见,不过是时机未到,他能忍住,他,可以忍住。

龙炎不再多言,起身就回了书房处理事务,倒是千辰有些手心冒汗,表哥的威严压的他喘不过气,而他自己说的那些话也让他有些后怕,好在表哥没有计较,不然真的是要出大事了。

……

苏欢又做了那个梦,那个她与公子已经成亲并且她还怀了公子孩子的那个梦。梦中是森冷冬日,梦里有淡淡梅花香。

只是这个梦,让她浑身泛疼,疼的,不能自已。

苏欢感觉自己的身子轻飘飘的,就连一开始生孩子时的痛意都没有了。他们在说让她用力,再用点力,孩子就出来了。

孩子,她的孩子,她和公子的孩子。公子希望是个女孩,她希望是个男孩。承载了他们所有期盼的这个孩子,就快要来到世间了。

“啊!!!!”

她握紧双手,手心里黏糊糊的,想必已是一片血迹。可是她什么都感觉不到,一点疼痛感都没有,她脑中只有一个念头,孩子,她的孩子,一定要,见到她的,孩子。

“出来了,出来了,看到头了,少夫人,在用点力啊。”

“啊……”

苏夫人抱着苏欢,只感觉怀里的人儿全身上下都像是被水浸湿过的,她红着双眼,看着稳婆忙来忙去,苏欢她,实在是受苦了。

“老夫人,生了生了,少夫人生了。”稳婆一脸喜色的接过丫鬟递来的剪刀,咔嚓一声,随后便是一阵响亮的啼哭声。

苏老夫人力竭的往后一倒,将苏欢轻轻放下,脸上,终于泛出笑意。

“恭喜老夫人,少夫人替苏家生了个小公子啊。”

苏老夫人站起身,脸上喜不自禁,忙走到稳婆旁边,伸手去接她抱着的孩子。

“快让我瞧瞧,我的孙子啊,哎哟~真是好看,啧啧啧。”

这边其乐融融,气氛极好。直到一身尖叫声,打破整个房里的喜气。

一个丫鬟端着盆却给苏欢收拾,可刚一掀开被子,却让她吓得,踢翻了脚边的水盆。

“啊!!血……好多血……少,少夫人,血,血崩了……”

苏老夫人的笑意僵在嘴角,怀里的小人儿还在一阵接一阵的哭喊,可那声音,却似乎,已经传不进她耳中了。身边是慌乱的一群人,她们尖叫着,呼喊着。似乎又进来了好多人,有大夫,有丫鬟。

他们将床上的人,压着,治着。泛着白光的银针扎进苏欢的皮肤,银针的尾端一颤一颤的,仿佛亦是,受到了惊吓。

苏老夫人抱着孩子,站在原地久久不曾动弹,她抬头去看床上的苏欢,脸色苍白,双眼紧闭,静静躺在那里的苏欢,已然,毫无生气。

外面又下起了大雪,几日前的大雪还未融去,新的一层雪复又盖了散去,掩去了一地的凌乱。

苏言明披着厚实的披风,大步朝着产房走去。这披风,是她怀着孩子的时候,一针一线替他缝的。他微微倾身,还能闻到上面她残留的清香,他不由弯了弯嘴角。

院子里的梅树傲然的开着,她嚷了许久,想要出来走走,折几枝梅花;可他一直不允。想了想,苏言明转了方向,朝着梅树走去。

虽然带着冷意,可远远放着,给她瞧瞧好了。她生完孩子,那么脆弱,若是这梅花能让她开心点,便是折尽这世上的梅花,又如何?

低头浅浅一闻,清香扑鼻。他这一生,因为她,变得完整而充满色彩。他只要一个苏欢,这世上的所有大富大贵,权利地位,于他而言,都是飘渺之物,唯有一个方花,才是真实可触碰的。

耳边似乎有孩子的哭喊声传来,终于是生了。他们之间,在这之后,又多了一个孩子,是牵绊,也是,延续。

……

苏欢醒来时依稀还能记得公子温柔的侧脸以及他嘴角那一抹谁都比不了的倾城笑意。只是,她没想到的是,原来在她的梦中自己竟是那样一个下场。

难产而死,终究人世一场,即便没有那些突来的变故,自己也还是不能陪着公子走完这一生。

还好,还好她还是给公子生了个孩子,是个儿子呢。可惜的是,她没能看一看那孩子生的什么模样,想来一定是像极了公子的。苏欢弯了弯嘴角,公子说想要个女儿呢,不知道给他生个儿子他会不会高兴?

一定会是高兴的吧,毕竟,那也是他们的孩子呀,是他们共同孕育出来的生命,是他们幸福的延续。

公子,现在的你,与苏欢在不相识的你可知道,在仙遇山上还有个小妖精记挂着你的一切,因为不能与你在一起的遗憾,痛苦的每日每日睡不着觉。

百年来,只要入睡苏欢就会梦到那个场景,血琳琳的产房,嘈杂不已的人声,以及并未回头的公子和他手里的半截梅花。

她这一生命途刚刚开始可却已经结束,因为她的心已经遗落在那个充满芬芳的小院,充满暗香的房间。那里有她的公子,有她的家。

婆阎一直警告她要好好修仙,要有上进心,要学会向前看。可是向前看有什么用,前面再也不会有她的公子,再也没有她的家了呀。

从床上坐起,抱膝蜷缩着身子,苏欢看着洞外皎洁的月色,脸上泪痕点点,眉眼间尽是痛意。

公子,我很乖啊,我都没有到处乱跑,我还记着你与我说的每句话,我更记得,你曾经答应过要与我一生一世的。我信守承诺,食言的你,却不能当面接受我的嘲笑。我好不容易有件事情做的比你认真,可你却不给我一个得意的机会。

公子,我想去看你,很想很想,转世后的你是个什么模样,可还对苏欢有半点记忆,可对梅花还有半分钟情?

可我不敢去,我不敢在去到你身边。我怕我忍不住的想要留在你身边,我怕我又无意间坏了你的命格,我怕又是因为我害的你不能终老。

没错,苏欢这百年来一直暗恨自己,因为她觉得是自己存在的关系,才会让苏言明年纪轻轻命丧黄泉。若非是她这个异数待在苏言明身边多年不肯离去,苏言明那样充聪明的人又怎么会在那样的年纪就被勾走了魂魄?朱谷生一直跟她说她的存在于人于己都是不利,苏欢不肯相信,可真相给了她这样大的痛击,叫她,不得不信。

认为是自己才害得苏言明逝世的她,还要怎么过好这一生?

<!--over-->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