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水不流外田第9部分阅读

蒙古人和大瀚人的习俗千差万别,除了和接壤处的大瀚人有些来往,一般是不会深入大瀚内的,更何况是蜀地那样的偏远之地。

赵奕琛派出去的人,一直都没能寻找到叶媚婉的踪迹,难免会将这些异像联系到叶媚婉的身上。

“静王和蒙古二王子倒是有些交情,这人有没有可能被送到了蒙古,所以我们才一直找不到人。”

萧祁道:“皇上才答应了蒙古的和亲,蒙古该不会如此不尊重皇上才是。岑”

“明着的不敢来,阴着的胡乱来。蒙古二王子,看那德行就是个难成大器的,却偏偏有相当大王的心,他和静王合作,大概是静王答应他事情之后会助他坐上大王的位置。”

萧祁皱起了眉头,他不懂,好男儿只需建功立业就好,为何偏喜欢那至高的位置。所谓高处不胜寒,他们没体会过,他跟在皇帝身边多年,却是亲眼所见。

“皇上是否要让人去蒙古?”

“静王一向狡诈,朕就算派人去也难以找到人。而且静王既然要利用婉婉,必然会让她出现。但是朕不想等到那个被动的局面,即便人难找,朕还是得派人去。欢”

“是,皇上,是否要让萧鹰去蒙古。”

“不用了,刚才的一切也不过是个猜测,萧鹰还是按原计划寻找婉婉吧。”

“是,皇上。”

只要得到叶媚婉的一丁点消息,赵奕琛心中的希望就多一份,心情也会有所缓解。

“景逸,你家锦书怎么样了,不是说就在这几天生产吗?”

“臣进宫之前,锦书就生了,是个儿子。”萧祁不想影响皇帝的心情,声音有意放低,也掩饰住了心中那点喜悦。

“景逸,恭喜你了,以往伯母总是催着你娶妻生子,没想到你如今竟走到了前面。”赵奕琛担心道,“也不知道婉婉是不是有了身孕,朕真怕她受苦。”

“皇上,婉主子虽然命运坎坷,但臣相信她能逢凶化吉,这样才不会辜负瑶池公主的传奇。”

赵奕琛以前对瑶池公主多么有信心啊,可当这个人变成了他爱的人,他便时刻为她担心着,只有她在他身边,他才会安心。

萧祁回到萧府,锦书已经醒来了。

萧夫人责备萧祁道:“景逸啊,什么事不能缓一缓,偏偏要在锦书刚生了孩子的节骨眼上进宫,锦书醒来看到的第一个人不是你,多失望啊。”

萧祁亦是自责:“对不起。”

萧夫人道:“你对我说这几个字有什么用,锦书还醒着呢,还不快进去看看她,好好解释一下。”

萧祁进屋就看到了躺在床上的锦书,虽然睡了一觉,但依旧难掩疲惫。

萧祁坐在锦书的床前,将手伸进被子里,握住她的手道:“锦书,谢谢你给我生了个儿子。”

锦书见到萧祁,脸上终于有了点神采:“七哥,这都是我的本分。”

萧祁知道锦书一直都是无怨无悔的爱着他,即便在没有希望的时候也想着他盼着和他再续前缘,可他娶她却并非是因为真心爱她,他知道他是关心锦书的,却不知这里面有多少爱,直到她为他生了个孩子。

“锦书,我刚才离开,是有急事进宫去了,让你醒来见不到我,委屈你了。”

“我知道七哥做事是有分寸的,是不是关于姐姐的事,皇上现在最关心的就是姐姐的事了。”

萧祁之前就将叶媚婉失踪这一连串的事情瞒着锦书的,现在也不想让她担心:“你知道的,皇上一心想让婉主子回来,但婉主子不愿意,如今有了点苗头,皇上自是激动。”

“我相信皇上是真的爱着姐姐,可是这样勉强下去,他们会幸福吗?”

萧祁总觉得锦书话中有话:“他们是那么相爱,若是不能在一起,他们又能幸福吗?好了,不想他们了,说说我们的儿子吧。儿子叫什么名字好,锦书可想好了?”

“母亲取了好几个,我见着个个都不错,倒是难以取舍,七哥有什么好主意吗?”

“就叫雁回吧,萧雁回!”

锦书望着萧祁,不知道他为何取了这样一个名字。

萧祁微微一笑道:“因为儿子让我明白了,我能够回应你的思念和爱意。锦书,我心里是有你的,小时候的婉妹,终于成为了我的妻。”

“七哥……”

锦书吐出这两个字,便说不出话来了,眼角流出来的泪水表明了她的心境,他终于将她和小时候的婉妹妹重合在了一起,她也终于盼到了他的回应。

“锦书,我的婉妹妹,别哭了,月子期间的女人可都是不能流泪的,若是伤了眼睛,我的罪过可就大了。”

锦书笑道:“我也忍不住,我就是高兴,我高兴我的七哥终于听懂了我的呼唤了。”

她刚开始嫁给他,便一直叫他将军,不仅因为她的身份没能曝光,更因为她不确定他是否还喜欢着当年那个婉妹妹。</p

tang>

如今她终于等到了,他们之间的芥蒂也终于没有了,她爱的人也终于能把爱给她。

婴儿的啼哭声传来,奶娘连忙进来照看孩子。

奶娘道:“孩子是饿了!”她撩起衣服就要给孩子喂奶。

锦书连忙道:“奶娘,让我来吧!”

萧祁为锦书擦干了眼泪,亲手将孩子接过来放到锦书的怀里。

“锦书,都说儿肖母,儿子张开了一定像你。”

锦书一边喂奶,一边道:“儿子的气质将来一定像七哥,器宇不凡自是不用说,有担当和责任才是最宝贵的。”

奶娘见夫妻二人气氛和谐,连忙夸赞他们不仅郎才女貌,恩爱不疑胜过好多大户人家的少爷少夫人。

锦书看着萧祁抿嘴直笑,她能发现萧祁的嘴角亦带着笑容。

……

蒙古人都住在用木架搭建的圆形的帐房,只有蒙古大汗有一座圆形的宫殿。

音娘带她进了大帐休息,叶媚婉瞧着大帐陈设简单,周围不见有蒙古大汗的宫殿。

她有些疑惑,难不成抓她的人真的是普通百姓?

可一个普通百姓和她有何交集?

“楚姑娘先在这里休息,图日根已经去禀报主人了。”

“你们的主人究竟是谁?”叶媚婉不相信他会是一个蒙古百姓。

“既然马上就要简单了,为何这么急迫呢,主人想念您已久,希望能给您一个惊喜。”

叶媚婉道:“音娘,你知道的,不会有任何惊喜,只会是惊吓。”

音娘无奈道:“我知道委屈了楚姑娘,可我按照主人的吩咐办事,对不住了。”

音娘让人做了些吃食给叶媚婉,可叶媚婉根本就吃不惯蒙古的美食,刚下嘴就吐了出来。

音娘在这里也变回了真正的音娘,对叶媚婉不会再特殊照顾:“楚姑娘,我知道你吃不惯这里的东西,特别是你还怀着孩子,对这些东西更是反胃,可没办法,这里就只有这些。”

“我知道了。”

对叶媚婉来说,音娘抓了她,是音娘和其幕后主使对不住她,但她还是比较庆幸抓她的人是音娘。若只有图日根那样的人,她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还好好地活着。

叶媚婉吐得难受,便歇下了。

她醒来已是傍晚,又到了晚饭时间。

叶媚婉扫了一眼桌子上的食物,疑惑道:“怎么这么多?”

“主人马上就要到了,他会和楚姑娘一起用饭。”

叶媚婉猛然一跳,这个人究竟是谁,这个人的好坏可决定着她以后的命运。

叶媚婉坐着等了片刻,从门口望出去可以看到刚发芽的草地,她也看到了走过来的双脚。

叶媚婉微微抬起了头,就看到了二王子绍布,她本就不喜欢绍布这个人,此刻见了自然是厌恶得很。

“原来是你,不知道二王子不远万里将我抓来是为了什么?”

“瑶池公主自带体香,美若天仙,你觉得我将你抓来是为了什么,自然是为了温香暖玉在怀。”

叶媚婉脸色一白道:“你别妄想,我是不会让你得逞的。”

绍布一点也不在意叶媚婉的态度,好似已经是势在必得。

“中原人喜欢说饱暖思淫欲,我们想吃饱了再说吧,知道你定然不习惯这里的饮食,恰好有和大瀚人往来的粮食,做了米饭和炖菜,你尝尝看。”

若是以往,叶媚婉定然不会吃。但她现在身怀有孕,是不会和美食过不去的,一点都不客气的吃了起来。

绍布对她的态度很满意,能屈能伸才是一个亡国公主该有的气魄。

叶媚婉只吃了正常的几个彩色,蒙古的美食她碰也没碰。

叶媚婉吃完,也不管绍布是否还在吃东西,便问道:“你能在益州找到我,是有人帮忙吧?”她不相信赵奕琛都没找到她,两个蒙古汉子和一个蒙古女人会有这个能耐。

绍布放下手里的食物,并唤了人来将桌上的东西撤下去。

“这重要吗,反正你已经落到了我的手里。”

叶媚婉能从绍布的回答中得到肯定的答案,那么究竟是谁在帮绍布,或许马上就要浮出水面了。

“帮你的人是静王吧,不知道这一次静王又想玩什么花样呢?”

...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