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女的下面扒开添

r5

全年级第283,这种成绩居然被杭迦白知道了。

挂了电话以后,纪桐倒在床上翻来覆去,心想自己真是没救了。刚才还兴冲冲地问杭迦白要考什么学校,想着要和他考一起去,可经他这么一提醒,她又不由自主地想起两人之间的差距,越想心里越没底。

于是国庆当天,她就一个人悄悄回学校了。门口的保安大叔认得出她,大清早揉了揉自己的眼睛,还以为自己老眼昏花看错了人。

“纪桐?真是你啊!”大叔连忙过来给她开门,“怎么了,平时总是迟到早退被抓,今天放假怎么倒来学校了?”

“……您可真不会聊天。”纪桐气得连连皱眉,“我作业落里面了,一会儿就出来。”

“哦~这才是你嘛!”大叔似乎放心了,笑着点点头,嘱咐她不用着急,慢慢找。

“我的形象就这么差吗……”纪桐边往教学楼走去,边小声嘀咕。

放假第一天,教学楼空空荡荡,教室都上锁了,教师办公室里有人值班。不过她没往那去,反而绕到了高三的楼层。

那长廊的公告栏里,贴着密密麻麻的几张纸,是上一次模拟考的年级总成绩。

纪桐眯起眼凑到公告栏前,从第一张纸的最上面看起来。

果然,只两秒钟就找到了杭迦白的名字。

杭迦白……

语文113,数学138,英语130,物理123……这样的成绩是她做梦都不敢奢望的。

她深舒了口气,脑袋靠在无人的走廊上,被初秋的清风不断吹拂着鬓发。

混沌的思绪里开始重复一个念头——那么优秀的人,大概这辈子都不会看上她吧?

**

国庆假期结束后,纪桐出奇地改头换面,每天认真听课做笔记,作业交得比谁都快。

小向一度认为她这是受了情伤,总想着法子劝她想开点。

而杭迦白的名字似乎在她的生活里渐渐淡去了,她还是会去偷偷看他,却没敢再去他眼前刷脸。

这样的日子持续了大约一个月。

新一次的月考成绩出来了,纪桐破天荒地挤进了年级前一百,虽然不是什么惊天动地的成就,可她却成了这次班会上班主任的重点表扬对象。

原来当优生这么有成就感的,纪桐总算有机会体会一把杭迦白的感觉,也更坚定了朝他努力的目标。

放学后,她拿着单词本边背边往校外走。

突然,手里的小册子被人从上面抽走。

纪桐顺势侧过身,那人又躲到了她的另一边。她气恼地直接转过去,双手插腰道:“就知道是你,陈修,拿我书干嘛啊?”

陈修翻看着满是笔记的单词本,不可思议地抬头重新打量她,“哦哟哟,不得了啊纪桐!我还以为你是撞大运了才考那么好,原来真的在认真学习啊?”

“废话!我什么时候假认真过了?”她上前一步,作势要抢回来。

陈修不给,兀自翻看本子上的笔记,悠闲地往外走起来,“咦?这单词还有这个意思啊,我们老师怎么没讲……”

“你又不上课的,讲了你也不知道!”

对方冷哼一声,似是故意要耍她,像个幼稚的小学生,把手里的单词本举过头顶,就是不肯给。

放学时间,热闹的校门口。纪桐连跑带跳地追着他,她个子又不高,像只柔弱的小白兔,无论怎么张牙舞爪都吓不了任何人。

陈修大笑着,欣赏着她的狼狈样。

她急了,不管不顾直接扑过去抢,拽住陈修的衣角不让他跑。

“诶,姑奶奶松手,松手……”陈修也只好乖乖投降,“原来兔子急了还真会咬人啊……喏,还给你,行了吧?”

纪桐接过被他捏得起了皱的单词本,随手抚平了些,又霸气地卷起来指着陈修:“有病……再敢惹我,我真咬死你!”

刚说完,视野里就出现一抹熟悉的身影。

他依然穿着平整的白衬衫,背着书包慢慢走路的样子俨然是典型的好学生,和陈修这种小痞子截然相反。

杭迦白还是和那古怪的朱小军走在一起,两人也不说话交流,大概确实不熟,仅仅是因为顺路而已。

擦肩而过的时候,他的目光匆匆掠过这里。虽然只是转瞬即逝,却足以震慑住纪桐。

不知道为什么,那个向来淡如水的人今天气场似乎不大对劲,有种不怒自威的感觉。

“喂,看什么呢?”目光被陈修的手掌挡住了大半,接着是他好奇注视着自己的眼神,“傻了?”

她不搭理对方,往旁边挪了一步,看着杭迦白和朱小军的背影渐行渐远,心里有说不出的沉闷。

想一想,实在很久没和他说过话了。

他可能以为她半途而废了吧?

所以他干脆装作不认识她,好彻底置身事外吗?

……

她从来都是迟钝的人,可这回却如同福尔摩斯住进心里,霎时间推理出几百种结果,而没有任何一种是美梦成真的。

好不容易燃起的那一簇奋斗的小火苗,被他寒气逼人的眼神瞬间浇灭。

拒绝了陈修一起回家的提议,一个人在街上瞎逛,去书店里翻看高三的数学题,宛如天文数字。纪桐沮丧地把习题集放回书架上,不过半秒,那本习题集又被人重新拿了下来。

对方面朝书架和她并排站着,只转过书来看了看封面。

“你们现在就要学高三的内容了吗?”话音淡淡的,在书店角落里,点起一丝熟悉的味道。

她闻声望去,来人正是她刚才眼看着和朱小军一起走掉的杭迦白,惊愕地瞪大了眼:“你怎么在这儿?!”

“你能来,我就不行吗?”他反问了一句,又把那题册放回原位,手指轻轻划过排列整齐的书脊,从中抽出一本递给她,“这本讲解得比较详细,刚才那本对你来说可能太深了。”

“啊?!”纪桐受宠若惊,怔怔地把书捧在手心,难以置信地观察杭迦白的神情。

他是那种,你很难从他脸上看出喜怒哀乐的人,通常只是淡淡的笑,或是微微的蹙眉。可此时此刻,他的眉宇间却凭空多出了种陌生的复杂情感。

杭迦白也静静注视着她的眼睛,像是有话要说,又像是等着她开口。

很快,纪桐就察觉到了这份不寻常,把他挑选的书抱进怀里,往前一大步到他跟前,笑眯眯地故意调戏道:“杭迦白,你怎么突然关心起我来了?”

对方没回答,可双颊却透出诡异的浅红。这个细节被纪桐收入眸中,双眼亮了亮,像是重新寻回猎物的小狼狗,再没办法装作对这猎物有半点不上心了。

她收敛起那要把人吃干抹净的眼神,乖乖地交代:“我最近在努力学习。”

“我知道。”

“月考成绩出来了,我进前一百了。”

“那很好,继续保持。”

“你现在能告诉我了吗?你准备考什么学校?”

杭迦白诧异地垂眸,没想过这个小姑娘努力用功原来是这个意图。他还以为她放弃了,决定为自己的将来考虑了。而这个答案令他无奈之余,竟也生出几丝隐约的庆幸。

他轻抿唇角,叫她别想这么多,心头本该平静的一池春水却不知不觉被她搅出了壮阔波澜。

从书店到车站不过五六百米,两人走得很慢。许久不见,似乎就连普通的寒暄都有了距离感。

一路上纪桐拼命在脑袋里琢磨该说点什么,想来想去,也没找到有意思的话题。女生们那些关于帅哥的无聊讨论和电视里明星的相互炒作和绯闻,这些似乎都不适合跟杭迦白聊。

十字路口,蓦地出现了个熟悉的身影。

纪桐激动地拉起杭迦白衬衫的衣角,轻呼道:“小胡!我们班主任小胡!”

他顺势望去,年轻的女教师一手捧着大束花,在人群惊羡的目光里慢慢穿着马路。

“看到没看到没?”她越说越兴奋,终于忍不住凑过去跟他爆料,“诶,你知道吗?我们小胡的前男友是你们年纪组长诶!”

“……”他当然不知道这些乱七八糟的,同班的八卦女生们倒会对这样的话题津津乐道。

“我听说他俩是去分手的,好像是家里人不同意……”还没科普完,纪桐就倏地挺直腰板,正色跟擦身而过的当事人打了个招呼。

“胡老师好!”

胡老师笑着跟纪桐打了个招呼,继而看到她身边的人,眼神变得暧昧起来。做了个手势把纪桐带往马路一边,附耳轻声确认道:“高三的杭迦白?”

纪桐点点头,还没明白对方的意思。

“难怪你最近突然用心学习了啊……”胡老师又说,“杭迦白是很优秀的男生,我不反对你和他多来往。不过作为你的老师,我还是有必要提醒你关于早恋危害的……”

她怔怔地点头,腹诽道小胡啊小胡,我也想早恋来着,可人家不肯啊……

“你就算不为自己考虑,也该为人家想想啊是不是?杭迦白今年高三了,是他们班的尖子生,学校里考清华北大的料。你们来往归来往,得注意个度知道吗?可千万别误了人家最关键的时候。你们是我带的第一批学生,我把你们当自家弟弟妹妹才跟你们掏心掏肺讲这些的,换了别的老师直接就找家长了。老师相信你,你是个好孩子,你会想明白的,对吗?”

纪桐的思绪跟着神游了会儿,像突然被点醒,也像陷入了更深的迷惘。

胡老师说的诚然没错,再过半年杭迦白就要高考了,这是他人生中最关键的时刻,容不得半点差池。

她点点头,告别了胡老师,心情再度跌入谷底。

杭迦白还在原地等她,看到这家伙谈话前后脸色巨大的差别,主动上前了一步问:“怎么了?想什么?”

纪桐摇了摇头:“没什么……想回家了。”

“嗯,回家吧。”

他停顿了片刻,然后,牵起了她的手。

那时人潮瞬间变得拥挤,十字路口的的红灯闪了最后两下。

绿灯亮起。

周遭的喧哗被放大数倍,传入她的耳中。

整个世界沸沸扬扬,而他的心跳节奏饱满,坚定地在这一刻遗世独立。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