撩得你流水文章片段

薛寻只觉得自己像是做了一个梦,模模糊糊中听到一声轻柔悦耳的女声,对方显然刻意压低了声音,接着又是一个奶声奶气的稚嫩声音,挣扎着睁开眼,浑身僵硬的不适感席卷全身,不由得皱紧眉头。

薛寻望着天花板清醒片刻,动了动手指,却发现一只手吊着点滴,另一只手被紧紧握着。

“你醒了?感觉怎么样?”盛序禹正趴在床头休息,薛寻细微的动作立刻惊醒了他,倾身仔细盯着薛寻瞧,因为失血而苍白的脸色让他心疼不已,抬手轻轻抚摸薛寻的脸,“是不是很疼?”

薛寻嘴角牵起一个弧度,现在麻药还没有过去,但总归是身上划了一刀,多少有点知觉,一直平躺的身体僵硬麻木,浑身上下都非常不舒服,可现在也只能忍耐,握住盛序禹的手安慰道:“我没事。”

“小寻,快看看小岁余。”桑夏见薛寻醒来,小心翼翼地将小岁余放到薛寻身边。

“寻叔叔,小岁余可爱。”薛祁阳跟着凑到薛寻面前,抬起白嫩的小手抓住薛寻的手。

“阳阳乖。”薛寻转头看向身边的小小一团,手术刚结束时,程哲将孩子抱给他看过一眼,虽然只是匆匆一眼,却牢牢地深刻在了他的心里,那时他唯一的感觉就是,哪怕受再多的折磨都值得。

盛序禹没能如愿以偿,小岁余长得不像薛寻,眉眼间几乎和盛序禹一个模子里刻出来一样,此时正睁着一双大大的眼睛,小手握着拳头举在头顶,随时挥动着小拳头,小嘴一努一努,煞是可爱。

“小岁余眼睛好大,总体像序禹,不过鼻子和嘴巴有一点点像小寻。”桑夏俯身端详着小岁余,越看越心花怒放,“小岁余精神好好,到现在都没怎么睡过,不哭也不闹,一直都睁着眼睛。”

薛寻看到小岁余的刹那间,心头早已被满满的骄傲和自豪填满,伸出食指轻柔地触碰小岁余稚嫩的小手,小岁余仿佛有所感知一样,本能地握住薛寻的手指,一双小脚有力地蹬了几下。

薛寻低声一笑,轻柔地抽抽手指,小岁余紧抓不放,笑道:“小东西力气很大。”

“那是。”盛序禹将食指伸给小岁余的另一只手,小岁余同样地抓在了手里。

“程哲还在手术室,我去把程哲叫过来。”桑夏直起身牵住薛祁阳的手,“阳阳,我们去叫程哲叔叔过来好不好?让程哲叔叔给寻叔叔检查身体。”

“嗯,小岁余,阳阳哥哥等等来看你哦。”薛祁阳依依不舍地摸摸小岁余的胳膊。

“谢谢你,小夏。”薛寻朝桑夏点点头,目送桑夏牵着薛祁阳离开,随后继续将视线集中在身边的小岁余身上,眼神越发温柔,手指上那柔软细腻的触感那么脆弱,却深深地刺激着他的心脏。

薛寻脸上的笑意不曾褪去,注视着小岁余的眼神舍不得眨一下,再也感受不到身体的疲倦和疼痛,轻柔地托住那只小而温暖的拳头:“看到小岁余健健康康地出生,我所受的折磨都值得了。”

“嗯,辛苦了。”盛序禹倾身亲吻着薛寻的额头和嘴角,“谢谢,我爱你们!”

盛序禹亲眼见证了薛寻整个怀孕过程,薛寻的孕期反应不是很严重,能吃能睡,身体也很健康,但随着肚子大起来,到七八个月的时候,薛寻变得非常辛苦,晚上根本睡不好觉,腿脚容易抽筋。

盛序禹看在眼里疼在心里,整天都心惊胆战,晚上薛寻没法躺着睡觉,只能在身后垫上高高的枕头靠着睡,他的心思变得异常敏感,只要薛寻有一点点细微的动静,他立马就能惊醒。

有时候看到薛寻皱着眉头很不舒服,盛序禹恨不得薛寻能把脾气发出来,但是薛寻没有,至始至终都保持着隐忍的态度,连管家和家里的佣人都看得心疼不已,薛寻却仅仅只是笑着让人不要担心他。

“以后我们有小岁余就够了。”盛序禹握着薛寻的手放在唇边啄吻,这样的辛苦薛寻尝过一次就足够了,他可不希望再看到薛寻那么辛苦,想着不禁在小岁余的小脚上轻柔地捏了捏,“你这个小东西有够折腾人。”

小岁余像是很不服气似的拼命蹬着白白嫩嫩的小脚丫,挥舞了一下小拳头。

“说得你好像一点责任都没有似的。”薛寻忍不住取笑盛序禹,“小岁余多乖啊。”

此时程哲推门进来给薛寻检查身体,桑夏主动走过来将小岁余抱回了婴儿床,小岁余真的很乖,上午9点半出的手术室,一直到现在下午3点,几乎没怎么哭过闹过,乖乖地躺在婴儿床上。

接下来几天除了适当地翻身和下床走动,薛寻都在床上度过,伤口恢复得很好,盛序禹为了陪伴他,将公司的事务推给了回国的父母,惹得盛母狠狠念叨了盛序禹好几天,她也想抱宝贝孙子的啊。

薛寻的父母在他动手术当天就赶来了,这几天小岁余几乎都由薛母照顾,刚出生的小婴儿长得很快,他几乎每天早上睁开眼睛,都能看到小岁余的变化,小岁余长得越发白白嫩嫩,可爱得心都要化了。

不知不觉小岁余就要满月了。

薛寻将吃饱后还不肯入睡的小岁余放到婴儿床上,小岁余欢快地伸展小胳膊小腿,咧开小嘴乐呵呵地笑,“噗噗噗”地将口中的奶粉吐了出来,惊得他赶紧拿起柔软的手帕给调皮的小宝贝擦嘴巴。

“小东西又调皮了。”薛寻将手帕挂在婴儿床围栏上,食指轻柔地戳戳小岁余的脸颊。

“又折腾你了?”盛序禹一走进房间就听到薛寻的声音,含笑走上前来,由后将薛寻抱在怀里,低头注视着小岁余,小岁余正活泼好动地挥舞着小胳膊蹬小脚丫,“不乖乖听小爸爸的话就打屁股。”

“这么好动也不知道像谁?”薛寻斜眼调侃盛序禹,小岁余的性子一点都不像他和盛序禹,只要是醒着的时候,永远都那么精力充沛,小胳膊小脚丫动个不停,而且力气特大,能把小毯子给蹬掉。

盛序禹低头就给了怀中人一个缠绵的热吻,笑道:“我小时候可没他那么调皮。”

“谁知道呢!”薛寻略带气息不稳,转头就见原本盖在小岁余肚子上的小毯子又往下滑了,无奈地将小毯子拉上去盖好,“盛时续,你又把毯子蹬掉了,小心真打你屁股……算了,我抱着他吧。”

薛寻说着将小岁余抱了起来,被“小爸爸”抱着的小岁余越发开心了,咧开小嘴露出粉嫩嫩的牙床。

“我来抱,你去坐着休息。”盛序禹轻柔地接过小岁余。

他总是很担心薛寻的伤口,虽然早就愈合,薛寻也表示一点都不疼了,但他还是每天都要检查几遍,每次看到那道狰狞的伤口,仿佛看到了薛寻躺在手术室里,那备受煎熬和疼痛的一幕幕。

“小岁余的满月酒,你准备怎么办?”盛序禹抱着小岁余坐到薛寻身边。

“爸妈有什么打算吗?”薛寻想了想道,“不需要太隆重,我想请身边的人吃顿饭吧,如果爸妈他们有什么打算,晚上等爸妈回来大家再商量。”

“嗯,爸妈说随我们安排。”盛序禹和薛寻同样的想法,他和薛寻的孩子注定没办法真正公开,对外也只能宣称是“代孕宝宝”,到现在知道真相的也唯有穆筱几人,邀请他们吃顿饭庆祝一下就好了。

小岁余满月那天,邀请了穆筱一群人过来庆祝,一同前来的还有薛予深一家人,盛序禹这边连远在美国的盛轩凌都回来了,这是薛寻第二次见盛轩凌,第一次是他和盛序禹结婚那天。

薛寻望向前方对视着的盛轩凌和秦梓砚,以及秦梓砚身边面无表情的曲墨寒,心里暗暗感叹一声“缘分真是折磨人”,转身拉着盛序禹去找自家人气旺盛的“小男神”。

特意打扮一番的小岁余被桑夏抱着,乖巧地不哭也不闹,睁着一双大眼睛可爱至极,因此,小男神魅力不可挡,一群人争着抢着要抱小岁余,“小男神”这个称呼是桑夏取的,现在看来还真适合小宝贝。

“让他们抱去吧,我们去一边休息。”盛序禹拉住挤上前去的薛寻,将人拉到一边的沙发上,拿起桌上的点心递给薛寻,“晚餐还要等会儿,先吃点东西填填肚子,小岁余很乖,桑夏会照顾好他。”

“嗯。”薛寻接过装着一小块蛋糕的小碟子,微微眯起了眼睛,注视着不远处桑夏怀中的小宝贝,拿起勺子吃了一小口蛋糕,甜腻的味道在口中蔓延,就像小宝贝甜美的笑容在他心中蔓延。

这一生,爱人、孩子、亲人、朋友,足矣!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