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觉我湿润你

看着皇甫景晖穿着睡衣在那边做饭,腰带松松垮垮的绑在腰上,仿佛只要用手轻轻一拉,腰带就会掉下来,然后……春光乍泄……

“在看什么?”

皇甫景晖好脾气的笑了笑,而林晓彤的脸瞬间红了。爱睍莼璩

她轻轻咳嗽了一下,“你在做什么好吃的?”

“都是你喜欢吃的!於”

林晓彤凑上前去,还真是……

其实她平常都不怎么会做饭,厨房的活……她从来不拿手。

“喂,都说一个女人要想抓住男人的心,先要抓住男人的胃。真的是这样吗?肢”

其实,林晓彤对这句话真的产生了质疑,毕竟她的厨艺根本就很烂,如果皇甫景晖是因为这个看上她……她打死也不信。

皇甫景晖听了她的那句话,不由得笑了。

“傻瓜,这个你也信?我要的是老婆,又不是厨娘!”

对皇甫景晖这样的回答,林晓彤很得瑟的笑了笑。

就知道他的嘴巴甜……会哄她开心!

这样想着,林晓彤在皇甫景晖的身后将他抱住。

“喂,老公啊,那你说,怎样才能抓住一个男人的心,让他不会离开呢?”

皇甫景晖笑了笑,“你觉得呢?”

林晓彤眨了眨眼睛,“我不知道!只不过,我记得有位作家好像无限悲伤的说过这样的话——现代人的爱情太轻松,太轻巧,太容易,再也看不到深沉的爱了。

现在这世道,别说什么双双殉情,暗夜私奔了,更甭提什么吐血焚稿了。最可恶的是,连王老虎抢亲都没有!而且,年轻人的激情来得快,动辄就来个一夜情,要么就网恋,爱你没商量。可是激情退得也快,不爱的时候,甩你也没商量。要想在如此险恶的世道中抓住男人的心,谈何容易啊!”

皇甫景晖听到林晓彤这一番怨念,不由得哈哈大笑起来。

“老婆,听你说话的口气……怎么,觉得我靠不住?”

“哼,男人靠得住,母猪都会上树!这是至理名言。”

“哦,如此说来,你绝对会变成一只会上树的母猪!”

皇甫景晖笑的一脸灿烂。

林晓彤一开始不解,但是紧接着明白了他的意思,“好哇,皇甫景晖,你竟然敢说我是母猪……”

“老婆,重点是前面……我的意思是,你老公我是个靠得住的好男人,万一挑一……知不知道?”

“哼,臭美!自恋!”

“哈哈,被你看上的男人,难道不是万里挑一的好男人?老婆,难道你连自己的眼光都不相信?”

这一番暗藏恭维的话,让林晓彤听来很是受用。

“那是,本姑娘的眼光还用得着质疑?”

皇甫景晖不由得笑着,将林晓彤拥入怀中。

“你说说你啊,都已经是我的老婆了,而且,还是孩子的妈妈了,怎么还总是钻牛角尖,想那些没用的事情?”

林晓彤也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是不是多愁善感了?其实我也知道,你在我的身边,我很安心,很踏实。可是有时候一觉醒来,总觉得不太真实,仿佛所有的一切都是在做梦……就怕我的梦醒了,你就不在我身边!”

听到她说这样的话,皇甫景晖的心中骤然一疼。

或许,这些年来他的淡漠疏离,在她的心中留下了深深的阴影吧!

用力将她搂在怀中,想要让自己的怀抱给她带来温暖,他的下颌抵在了她的头顶,体温一点一点传递进入她的身体。

许久,他长长的叹息一声,“以后,我再也不会离开你!再也不会让你受任何委屈!所有的一切都不是梦,相信我!”

林晓彤微微笑着点了点头。

“恩。”

&a

p;皇甫景晖的手臂收的更紧一些,“傻瓜,不要再胡思乱想了。我是你的……属于你的一切,不用你紧紧去抓,它也不会离开……是你就,就是你的。”

“恩。”

林晓彤感觉到了皇甫景晖那凝重的心情,不由得点点头回应着。

忽然间,她看到了案板上的鱼肉,不由得伸出手指,在皇甫景晖的胸前捅了捅,“喂,你还这样抱着我……鱼还没有做呢!我想吃红烧鱼……”

皇甫景晖噗嗤一下乐了。

这个丫头……

刚刚害的他那么伤感,现在倒好,转脸就惦记着吃了。

“好好好,我马上就做……要不,你先出去,这厨房里面的油烟太大,我怕你被熏到……”

他知道,他的小妻子厨艺不佳,可是那又怎样?不会做可以慢慢学,再说,他吃饭的时候从来不挑剔,所以……这完全不会影响他们的幸福……

那个小女人竟然还在为这种事情纠结……想一想,就觉得好笑啊!

怀孕的女人,原本对气味都非常敏感,他还记得后来小七怀着那一对双胞胎的时候,他那个傲娇的不得了的弟弟竟然亲自下厨给小七煲汤……

这在以前是根本就无法想象的事情。

但是,那个时候,皇甫辰轩的脸上却是一副骄傲而又幸福的模样。

都说女人为心爱的男人洗手作羹汤是一件幸福的事情,可是反过来,男人为自己心爱的女人下厨……也是一件幸福的事情啊!

林晓彤却摇摇头,“我没事儿,在这里帮你打个下手吧!”

“该用的材料我都切好了,这里没什么事情了,你赶紧去洗脸刷牙吧!连自己都还没有收拾好就要帮我的忙,这条鱼都会嫌弃你!”

皇甫景晖伸手在她的脸上捏了捏,“快起洗脸!”

林晓彤瘪瘪嘴,“讨厌!你的手是刚摸过鱼的……哎呀……鱼腥味好大啊……”

她夸张的捏住鼻子,连忙朝着洗手间奔去。

皇甫景晖不由得笑了。

“慢一点,别跑那么快!”

………………………………………………

林晓彤来到洗手间,看到自己的尊容,不由得吓了一跳。头发乱蓬蓬的,有的地方甚至还被压得打了卷,简直就像是一个稻草窝。而眼睛下面甚至还有个淡淡的黑眼圈,一看就是纵欲过度的样子。

这镜子里的女人……真丑啊!

看着看着,她不由得嗤嗤的笑了起来。

就这副尊容,皇甫景晖竟然还抱了她老半天……

换成是以前,她绝对不会让自己这么邋遢的出现在皇甫景晖的面前,可是今天……啧啧……以后可不能这样……她可不想在他的面前变成一个邋里邋遢的黄脸婆。

不过,想起皇甫景晖说的那些话,她不由得笑了起来。

是她的,终归是她的,跑不掉的,对吗?

………………………………………………

晚上吃完晚饭,皇甫景晖接到了一个电.话,是岑婉怡打过来的。

“景晖啊,你跟晓彤什么时候回来呢?都要结婚的人了,怎么还不着急呢?你们结婚的礼服得赶紧订制了,还有婚庆公司那边,很多事情都需要你们两个人拿主意呢!”

“哦,我们啊,过两天就回去!妈,放心吧,你的儿媳妇一切安好……”

“别过两天了,明天就给我回来……回到这边我好照顾,你笨手笨脚的,怎么照顾媳妇呢?我可不放心……”

皇甫景晖笑笑,“妈,我自己的老婆,一定会好好照顾的!”

“甭跟我废话,把电.话给晓彤,我要跟她说话。”

皇甫景晖谈了口气,“您哪,少说两句……”

手机有辐射……只不过最后这句话他没有说出来。

&ap

说完,他就把手机林晓彤手中。

林晓彤轻轻说道:“阿姨好。”

那边岑婉怡笑了。

“这孩子,还叫阿姨呢?孙子都有了,你们俩结婚证都领了,还不改口叫妈?”

林晓彤的脸不由得红了。

话说她在皇甫景晖身边工作这几年,其实跟皇甫家上上下下的人都认识了。

再加上,她跟小七也很熟悉,有时候小七还帮她的忙,特意带她去皇甫家做客,所以岑婉怡对她也是熟悉得很。

而现在,她跟皇甫景晖都到了谈婚论嫁的时候,可是一时间她的心里面还是拗不过来这个感觉……

怪怪的……

“傻孩子,其实啊,我这两年早就把你当成我的儿媳妇了……景晖那个孩子榆木脑袋,开窍比较晚。现在好不容易把媳妇追回来了,我也就放心啦……明天赶紧的回来这边,婚礼的事情可不能耽误哦……”

岑婉怡说着,林晓彤的眼圈不由得红了。

“好的,妈,我们明天就回去……”

“乖……”岑婉怡听到了林晓彤叫的那一声“妈”,终于心满意足了,“那,明天你们回来之后,我就让辰轩他们去接你们。咱们家这次可是双喜临门啊!以后可就有的热闹喽……”

岑婉怡还要接着说,皇甫景晖却把手机抢了过来。

“好了,妈,咱们就不在电.话里面聊了啊,长途呢,多贵啊!”

“你这死孩子,挣那么钱干什么,难道不是为了养活老婆孩子,孝敬你老妈?”

“是是是,老妈教训的是!”皇甫景晖笑着答应。

“哼,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行了行了,我也知道手机有辐射,你呢,心疼媳妇……好了,等你们回来之后再说吧!挂了啊,好好照顾我儿媳妇,要是瘦了……回来拿你是问!”

“遵命!母亲大人。”

终于,皇甫景晖将手机挂断了,转眸望向林晓彤,却看到她眼睛红红的。

上前一步将她抱在怀中,皇甫景晖笑了笑,“老婆,你这又是怎么了?”

林晓彤摇摇头。

“没什么,只是觉得……自己很幸福!”

皇甫景晖摇了摇头,“这么容易就满足啦?”

“恩?”

“傻瓜,幸福的事情还在后面呢!等到婚礼的时候,我绝对会让你成为最风光的新娘子!”

林晓彤抿唇笑了笑,伸手搂住了皇甫景晖的脖颈。

“其实吧,那些都不重要,只要你在我身边,这就已经是我最大的幸福!”

…………………………………………

终于下了飞机,已经是深夜了,天有些冷,往前走了几步,林晓彤不由得往缩了缩脖子。

原本以为到了这边会暖和,所以林晓彤就减了一件衣服,可是现在看来,还真的是……失策啊……

皇甫景晖见状,不由得摇了摇头,敞开自己的大衣,将林晓彤包进来。

他的身高比她高了很多,而大衣裹在她的身上,让她只露出了一个小脑袋。

林晓彤低下头看看两个人这样的姿势,不由得笑了。

“嘿,老公啊,你看我们俩现在这样子,像不像是袋鼠妈妈跟袋鼠宝宝呢?”

皇甫景晖叹了口气,这是什么比喻?

“拜托,你怎么不说是袋鼠爸爸跟袋鼠宝宝呢?”

“……”

“我们俩像是一对袋鼠!一大一小!”

林晓彤不由得笑了,裹在他的大衣里面,很是舒服,更加安全。

“喂,小袋鼠现在又困又冷,可不可以麻烦大袋鼠,给我找个地方让我歇歇脚?”

皇甫景晖闻言,哈

哈一笑,紧紧搂住了她的肩膀,“好啊,大袋鼠这就带你回家……”

亲们,《恶魔少爷请自重》到这里就全部结束啦……感谢大家这一年来的陪伴……么么哒……能够认识19881019niujie、eightpercent、**的稻草人、小小可儿、梨绡嫣等等朋友,年年也非常开心……有你们一路同行,真好……最后,祝福大家新年快乐!!!马上有所有一切,所有梦想都成真……(*00*)嘻嘻……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