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朋友突然从后面抓我的胸

瑶儿,他终究还是要带走你。

可望我一片苦心终究是为了成就他所谓的大事业。

萧止坐在白凤身上分外孤寂,白凤时不时的回头望向他,他总是一副魂不守舍的模样。

匆忙的赶回尧止殿,帮辛瑶把药上好,运功逼出辛瑶体内的戾气。

萧止便如此彻夜守在辛瑶身边一动不动。

次日一早,白凤飞向天空,极快的飞向魔界。

依旧一袭白衣,怀中抱着一位面容苍白不见一丝血色的女子,萧止低头看着辛瑶的脸,神色凝重深邃。

他深知,他这一次将辛瑶送到魔界,就不再有将她带出来的机会。

那一抹红衣早早的在城外等候,风吹起他血红色的衣袍好似在向萧止示威。

“恭迎仙尊。”魔尊眉眼如勾,笑的温柔。

“本尊如约,把瑶儿带来了,麻烦魔尊治疗她。”

“这是自然,仙尊请。”魔尊转身走入城门,走入黑色的穿梭旋窝,萧止抱着辛瑶紧随其后。

双双落在一个金碧辉煌的寝殿前,魔尊转过头,面向萧止:“仙尊,意姝以在此房中恭候多时,还请仙尊将辛瑶交托与吾。”

萧止看了看魔尊,有看了看辛瑶,将辛瑶放在魔尊的手上:“照顾好她。”

“那是自然。”

“云朔……”萧止看着魔尊走上楼梯的背影,淡淡的唤出这个自己曾经最熟悉不过的名字。

转过身,漠然的望向远处,却不见魔尊登上楼梯的身影微微一顿。

魔尊将辛瑶放在床榻之上,看向坐在一旁的意姝:“让她醒来。”

“是。”

魔尊看了一眼辛瑶,转身离开了寝殿。

“仙尊,想喝谢什么?吾好吩咐下人去准备。”魔尊同萧止坐在花园的石桌边。

“不了。”萧止看着周围开的烂漫的鲜花,觉得心中有些失落。

“仙尊大可不必担心辛瑶,不出几刻她便可以醒来。”

“本尊相信你。”

魔尊愣了愣,转头对上萧止灼灼的目光:“哥哥,你还是没变。”

萧止没有说话。

“所以我还是一如既往的了解你。”魔尊歪着头,眯了眯眼。

“还不收手吗。”

“覆水难收,再者,我从来不走回头路。”方云朔站起身,一袭红衣摇曳,“吾不能白救辛瑶,还请仙尊随吾去一个地方。”转身离开。萧止起身,没有问他去哪里,只是淡然的跟在他的身后。

这就是父亲离世之后,两人选择的不同的道路,兄弟二人形同陌路。

辛瑶缓慢的睁开眼,入眼的便是意姝毫无关切的眼神。

“醒了?”冰冰凉凉的声音贯耳。

“嗯。”辛瑶淡淡的应了一声,撑起身子勉勉强强坐了起来,腹间的疼痛感十分清晰。

“你可恨我。”意姝转身倒了一杯水递给辛瑶。

辛瑶接过水,看向意姝:“这句话应该我问你。”

意姝自嘲一笑:“我不恨你,我嫉妒你。”

辛瑶抿了一口水,放下杯子,淡淡的看了意姝一眼。

翻身下床,面色依旧苍白如纸,白的有些吓人。

“我师父在哪里。”

“你觉得你来了魔界,魔尊还会让你师父带你离开吗。”意姝站在辛瑶面前,淡淡一笑。

答案,辛瑶自然心里清楚,她没有忘记那日魔尊对她说的话。

“你救我,有恩与我,来日必报,但今日,你必须让我出去。”辛瑶不甘示弱的看向意姝。

“魔尊有令,我身为他的属下,不得不从,我不屑于对一个病患动手。”

“是吗。”辛瑶淡淡勾起嘴角。

一道黑光,辛瑶便消失不见。

意姝慌张的左顾右盼,她明明身负重伤,内力和法力不可能发挥到如此境界。

辛瑶虚弱的靠在祝羽肩上。

祝羽带她落在远处的树丛中。

“王上。”

“算你来的及时,我师父呢?”

“王上,您该回头了。”

“回答我,我师父呢!”辛瑶面色微怒。

“仙尊他……他被魔尊带入了魔池。”

“什么?”辛瑶心好似被捏住一般疼痛不已。

魔池……父亲身体破碎的地方……那是她无法触及的痛,那么真实。

辛瑶咬着牙跑向宫殿。

师父……不要……

...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