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爱女主播

<i lass="bsharebunbx">

<a href="" nusee="ursr('手机阅读')" nuseu="hieursr()">

<fn lr="#ff0000">手机阅读</fn></a></b>

<i i="rail" syle="isibiliy:hien; brer:#e1e1e1 1px sli; paing:3px;">

问了仆人才知道,原来是大皇子前来拜访。

怀墨和齐翎今天非常讨厌“皇子”二字,没去见客,直接回房了。

怀墨拟定了一个计划,每天的作息计划。

修炼和锻炼身体是主要内容,偶尔也有放松休息时间,防止精神过度紧张而引起不良反应。

齐翎接受了这个计划,因为他想快速强大起来,打烂那些“贱人”的嘴。

傍晚,齐断来找他们。

原来,齐断已经知道他们今天经历的事,在送走大皇子后,立刻来与齐翎谈话,希望能够抚平齐翎心中的创伤,结果发现齐翎似乎没受什么心灵创伤,而且后者还扬言要打得那些人满地找牙。

“很好,就应该如此。”齐断很支持齐翎的想法。

齐翎嘿嘿直笑,好像被表扬了似的。

怀墨好奇问道:“老爷,你和大皇子谈什么,谈了那么久?不怕别人误会你支持大皇子吗?”

齐断惊讶地看了他一眼:“你知道皇位之争?”

“猜的。二皇子明年就能从学院毕业,现在应该已经开始积攒力量了。”

“嗯,不错。二皇子已经拉拢了不少大臣,大皇子今天来也正是想拉我入伙。”

“老爷怎么回答的?”

“没兴趣。”

怀墨一愣,齐翎笑道:“这话霸气,我喜欢。”

齐断严肃地说:“你们也不要参与皇位之争,这种事有害无利。”

怀墨又问:“那怎么还谈了那么久?”

齐断脸色微变,暗想这怀墨的观察力还真可以,说:“大皇子的废话太多,所以耽误了点时间。”

怀墨不信,但也没再问了,因为齐断明显不想多谈此事。

不知道为什么,怀墨有种直觉,那就是今天大皇子突然拜访和昨天齐断、邵隆、崔不言留在皇宫一夜有关。

没人给他解答疑惑。

第二天,怀墨和齐翎开始严格按照既定计划锻炼身体,按时吃饭,回屋后便静心修炼。

齐翎的魔力在慢慢地增长,但是怀墨的魔力还是为零。

第三天,第四天,第五天……都是如此。

白水晶佛像难道真的“喂不饱”吗?

考核那天,怀墨陪同齐翎去了考场,在考场外等了一天,才看到齐翎出来。

成绩还要过几天公布,但齐翎相信自己绝对能考进学院。

也就在齐翎完成考核的第二天,齐家又来了位客人,而且是专门来找怀墨的。

那人三十岁左右,身材很高大,比怀墨高出一个头,大腿比怀墨的腰还粗。

听齐断介绍,这胖子名叫艾格,竟然是恒天州魔法学院的老师。

要知道,恒天州魔法学院的老师至少是大魔法师,也就是说这个三十岁的胖子竟然是一位大魔法师,而且在六年前就已经达到这个境界。

很多人能在十八岁以前达到高级魔法师境界,比如崔常和玄真,十六岁就成为高级魔法师,而恒天州魔法学院的学生大多数在毕业时也能成为高级魔法师,但能在二十四岁前成为大魔法师的,却寥寥无几。

高级魔法师和大魔法师虽然只差了一个境界,但想要跨越这个差距,却是极难的,大部分高级魔法师都无法跨出那一步。

大魔法师之后,魔导师和圣魔导师两个境界更难达到。

艾格绝对称得上是个天才,在学院的老师里面也是最年轻的。

他是一位火系大魔法师,今天来齐家的目的是尝一尝怀墨的厨艺。

如果怀墨的厨艺让他满意,那怀墨就能成为他的专属厨师,然后进入恒天州魔法学院。

这就是齐断想出的,让怀墨再次进入学院的方法。

怀墨从小就被崔不言锻炼着,所有杂活都会干,厨艺更是他的强项。

不过,他并没有立刻下厨,而是问艾格:“大魔法师阁下,您喜欢清淡的,还是重口味的?”

“味道重点没关系,再放点辣,不吃酸。”艾格微笑着说。

由于艾格脸上的肉太多,即使只是微笑,眼睛也被挤成了一条细缝。

“明白了,请您稍等!”怀墨这才去了厨房。

艾格虽然年纪轻轻就成为大魔法师,但没有一点傲慢,对坐在客厅主位上的齐断相当恭敬,笑道:“公爵大人,其实不用这么麻烦,只要您开口,在下哪能拒绝?”

齐断微微一笑:“主要为了是堵住那些老家伙的嘴。”

“说的也是,怀墨已经退学,再进学院确实会遭到那些老家伙阻挠。”

“话说今年的招生情况如何?”

“您是知道的,学院的报名比考核早五天,但考核开始后,报名并没有结束。大概要在三天后结束报名,考核嘛大概要在五天后结束。现在才是第二天考核,结果还没出来,我也不清楚。不过,据说令公子的成绩非常优秀,很可能名列前十。”

“前十吗?”齐断微微皱眉,脸色有些凝重起来,沉声道:“能让他变成倒数前十吗?”

“倒……倒数前十?”艾格瞪大了眼睛,几乎无法相信自己的耳朵。

齐断认真地点点头:“我不希望他太显眼。”

艾格无法理解,但还是说:“很有难度。不知道贵府可有百年陈酿?如果有,我就有三成把握了。”

齐断立刻对一旁站着的崔不言说:“去将那坛五百年的好酒拿来。”

崔不言立刻退下,前去酒窖取酒。

艾格笑道:“这样的话,我就有五成把握了。”

“那就有劳你了。”

“公爵大人客气了。”

过了会儿,当崔不言捧着那坛酒回来时,怀墨也端着热乎乎的红烧肉来了。

艾格一看到红烧肉,顿时两眼放光,直接用手抓了一块塞进嘴里:“嗯……非常好,太好吃了。你一定得跟我去学院……”说着话,他又抓了两块肉塞进嘴里,吃得满嘴是油。

崔不言将那坛酒放在艾格旁边的桌上,退到齐断身边,轻叹一声。

齐断好奇问道:“你叹什么气?”

崔不言眼睛直勾勾地盯着那坛酒,说:“那可是家里唯一的一坛五百年陈酿啊!”

“酒瘾犯了?”齐断笑问。

“没有。”嘴上说没有,可崔不言的眼睛还盯着那坛酒。

那边,艾格很快就将一盘子红烧肉全部吃完了,满意地拍拍圆滚滚的肚子,对怀墨竖起了大拇指。

怀墨微笑着将盘子收起,站到一边去。

艾格又看了眼那坛酒,兴致明显不高:“不需要这么多,一壶就够了。”

齐断笑道:“那哪成,整坛拿去吧!”

艾格苦笑一声:“整坛不好拿呀。而且真的太多了。”

“既然如此,不言,倒两壶出来。”

“是。”崔不言立刻去拿了两个酒壶,倒满,再将酒壶交给艾格。

艾格也不久留,拿上两壶酒,告辞离去。

艾格的办事效率是非常高的,当天晚上就传来消息,说事情已经成了,齐翎的排名绝对是倒数的。

于是,五天后,当齐翎收到自己的录取通知书和成绩单时,先是高兴,然后是扫兴。

倒数第三!

这就是他的最终成绩。

学院根据不同的魔法属性,共分为五个系:风系、火系、土系、水系、混合系。

混合系就是所有稀有魔法属性的集合。

齐翎的魔法属性是木,属于稀有属性,所以成为了恒天州魔法学院混合系一年级一班学生。

学院分班并不是按照成绩来分的,而是按照各自的特点来分,这就是为什么考核内容有那么多项,连身体素质、表达能力、运动能力等方面都要考核的原因。

所有项目里,魔法资质这一项是最重要的,分数越高就越可能分到好的班级,遇上好的老师。

其实,在怀墨看来,没有最好的老师,只有最合适的老师。

齐翎的所有成绩里,只有魔法资质这一项没有作假,单项排名第二,所以进了一班。

不过,因为他的综合分太低,所以并没有引起多少人的注意。

收到录取通知书的第三天,便是前往学院的日子。

怀墨将两人的东西收拾好,就与齐翎一起离开家门,有些不舍地回头看了眼,这才前往空间门广场。

他们不知道,这是他们最后一次看到完好的齐家。

负责招生的学院老师已经在空间广场等候,学生们根据所属的系分成五部分站队。

怀墨没资格去站队,大包小包地背着,来到艾格身后。

艾格对那负责招生的主管说了几句话,后者微微点头。

这主管正是那天报名时,怀墨见过的那位中年男老师,他上前一步,大声问道:“学生都到齐了吗?”

“水系还差两个。”

“火系差三个。”

“土系还有六个没到。”

“风系还差五个。”

“混合系全员到齐!”

回话的是负责点名的老师。

过了十分钟,那中年男老师再问,这次全部到齐了。

“出发!”

中年男老师率先走进空间门,然后是艾格和怀墨,再然后是学生,剩下的老师则在最后。

有的孩子是第一次离开父母,走着走着就哭了,还需要老师安慰着才肯走进空间门。

空间隧道里黑漆漆的,也非常安静,只有一些小孩的哭声。

怀墨此时的心情有点复杂,终于再次回到学院,不知迎接他的是平淡的生活,还是充满鄙夷和嘲讽的日子?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