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家欢1一54全文在线阅读

我心中一惊,叫道:“什么?”

阿巧正色道:“小姐受伤昏迷这两天,将军已经率军出京了。-乐-文-小-说-因为璃宣王偷出京城,竟和西南十五万大军联手,打着勤王的旗号,反向从西南往京城进攻了。皇上已经命将军率西北军前往迎战。”

我喃喃道:“他终究还是会与四王爷走上了这条路。”

阿巧盯着我,道:“小姐以为将军真的想坐这位子?小姐不知将军此举是为了何人?”

我看向她,有些不解:“我却不知,难道他与璃宣王争王位是为了我?”

阿巧长叹了一声,道:“小姐,知道我为什么会去帮将军吗?”

我冷哼一声,道:“自然是因为你本来就喜欢他……”

阿巧有些落寞地说道:“小姐一定要这么刻薄吗?我是喜欢将军,但仅仅是喜欢而巳。只是欣赏他的为人,崇拜他为国抗击胡真,如此而巳。所以小姐说他为了皇位去害你的哥哥,我不相信。所以有一天,我就去了将军的府里。进去之后发现将军的凌武王府刚到傍晚所有的下人都被遣回了房中,我打听到有一个丫头病了,所以假扮成她的姐姐,向府中唯一一个还可以四处走动的丫头套话。原来那个丫头便是从小便在宫中伺候将军的,可她说将军自回京之后夜夜都喝醉,虽说到第二天将军都按时去早朝,但又怕被皇上知道,所以到了傍晚所有的下人便都被要求回房不许出来。只有门房和她留职。”

我联想到那日我到他的府里,情况与阿巧说的竟是完全一致。只是一个日日酗酒的人,白日还有那么多的政务和问题要处理,他的身体……我仿佛又听到他隐忍的咳嗽声……不知不觉。我握紧了自己的手……

“后来我扯了个慌躲开那丫头后便去看了将军,果然,一屋子的酒气。其实当时我也不确定他到处是为了谁这么为难自己,只是,我在他的桌子上找到了一张纸,上面是将军写的诗……哦,不。不是诗。准确的说,是一首词,而这首词我曾经听小姐唱过……”

我心中一动。难道是……

“记忆消失,是一种骗人的事,它是躲在心中的刺。我很想念,和你走过的巷子。和跨年夜散步那几个时。爱情像花,消失的像一首诗。但是孤单却都类似。想你的心,想你说话的方式,和回不去的那个开始。你是我眼泪中的名字,那往事中的宝石。心痛的是这分开很久的现实。我想念眼泪中的名字,那安慰我的样子,哄我别哭。在耳边说故事……”阿巧没有等我回忆,便一字一句的念了出来。

“小姐。那些字劲透纸背,我完全可以感受到将军当时的心情是有多么的伤心和绝望……我确定这是将军想对小姐你讲的话,更让我确信的是,在这首词的下面,还有一行小字写道:‘我一直以为,这首歌是你唱给别人的,直到你走,我才发现,这首歌唱的是我,那个想你快疯了的我……”

眼泪滚滚而下,我摇头道:“可是我不明白,如果他……他为何要做这些?他不是与杜玉轩订婚了吗?他不是赶着回来与杜玉轩完婚么?他不是就算遇刺身受伤也要急着与杜玉轩成婚么?”

阿巧静静的看着我,轻声道:“因为他太了解你,他知道你过不了心里的坎,知道若你没有解开心里的结,你们永远不可能在一起。所以他要成全你,成全你想要的一切,只希望你解了心里的结,希望你到最后还能给他一个机会。小姐,若你想知道,我便都告诉你。虽然我给将军发过誓,永远不让你知道这些细节,只要你看到结果,那便是你想要的人坐了这江山,你三哥的仇报了……可现在,我看着你们两个人真的太痛苦了,我不管了,我都告诉你,你可愿意听?”

眼泪早就已经让我看不清阿巧的表情,只从她的声音中我听出了坚定;声音早就哽咽得说不出话来,只能坚定的对着阿巧的方向使劲点了点头。

“我问过将军,他为什么不和你解释清楚。将军说他曾经告诉过小姐,若你愿意和他离开,他愿意放弃一切……什么皇位,什么江山,可惜你根本不信他。而对于三少爷的事,将军不是愿意承担这个责任,而是在他内心深处,他根本就觉得这件事是他的错。他的父兄设的局,难道他可以置身事外吗?最关键的是,将军觉得他当初骗了小姐,他对小姐有愧,所以他如何能为自己辩解,说一切都与他无关?本来当时只要小姐答应,他便会带小姐离开,自然也会向小姐解释一切,可惜小姐没有给他这个机会。而更让他不敢坚持的是,小姐曾说过一句话,说报仇是你活下去的全部动力,所以将军更不敢强求,这也是为何将军要处处帮小姐的原因。”

“小姐只知道安排秦希玄一直很顺利,你可知这中间将军做了多少斡旋?你以为查云州刺史一案容易,小姐知道将军替秦希玄挡了多少暗箭?”

我的脑子被阿巧说得越来越乱,问道:“若他是真心不争这皇位,只要退出就好,可又何苦……”

“小姐是明知故问么?”阿巧抢过我的话接着道,“若真的将军退出,晋南王能得多少好处?晋南王当时无权无宠,将军一旦退出,还不是所有的势力都归了璃宣王。再者,将军虽知璃宣王喜欢小姐,可到底还舍不午为小姐放弃皇位,所以将军不能退,不但不能退,还要在晋南王上位之前,与璃宣王争更多的权力,才能保证小姐的想法能真正实现。”阿巧一口气说了许多,停了下来。

“这些都是姜允修告诉你的?”我故作冷静,握住的手却微微颤抖着。

阿巧深深的看了我一眼,点了点头,答道:“是。”

我的心忽地一痛,像是被火烤一般,可烤过以后,心里却慢慢的暖起来,软起来。(未完待续。)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