菊眼乖乖撅高扇肿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时间进入了五月,天气变得阴雨连绵。潮湿的天气好像让人的关节都生锈了。

倒卖国库券的行动很顺利,5万元的本金短短十几天就滚到了10万元,算起来半个月的收益就达到了100%,刘爸刘妈乐得嘴巴都合不拢,但是在刘鸿运的劝说下依旧闷声发大财。没有和亲戚们宣扬。

本镇的国库券基本上收干净了,按照刘鸿运的部署,倒卖小分队继续到邻近的灵水镇,苦山镇活动,按照刘鸿运的想法,这个钱赚到50万元左右的时候估计风声就走漏出去了,到时候还可以做一阵,估计收益就没有现在这么高,但是仍然还能做,一年挣个20来万左右,以后就没什么意思了。先这样先吧,走一步看一步。虽然刘鸿运也很想建立遍布全县,全市的国库券的倒卖网点,首先人就是个问题,没有谁能保证手上拿着几十万的现款不生二心的,网点是建立起来了,到时人人拿钱跑路就是笑话了。其次,就算人不跑路,建立那么多的网点,怎么管理就是个大问题,刘爸刘妈开个小店可以,叫他们管理一个几十人的公司就不够用了。刘鸿运自己也没有这个管理能力。再说他还想好好重温读书时代呢。最后,一旦摊子铺大了,就容易引来心怀叵测的恶狼,刘家在县里虽然是有名的大族,可是出了县之外的影响力可就不能保证了,重生了,当然要安全第一。

安排好第一桶金的赚钱大事之后,刘鸿运继续过起他的小日子来。清明节就快到了,学校为此放假一天半,刘鸿运跟随他父母回去刘家大村进行一年一度的祭拜祖先偕家族聚会,其实他不是很想回去的,有个便宜老爸老妈就忍了,多个便宜祖先是要闹哪样啊,可是和阿三们约好去抓四脚蛇的约定是在下午,上午实在没有理由,只得跟着回去了。

首先进行的各家各支祭拜就不多费笔墨了,中午的家族聚会才是每年的重头戏,有个名目叫做“夸名”,就是每家每户要把去年一年里自家出色的事或者人,在家族祠堂里大声禀报给列祖列宗。这样做,既方便同一个家族里有什么资源可以方便大家进行共享,可以壮大整个家族势力,其次,可以抬高那些出色的家庭在整个家族中的地位。刘鸿运很是从里面看出了共济会的组织形式,怪不得刘氏家族势力在这个县里发展得欣欣向荣,看来是有一定的科学道理的。

中午聚会前有一个各家凑钱的酒席,方便各家联络感情,但是刘鸿运总觉得进来之后有什么人在看着自己,刚刚找一个席位坐下,就看见一个中等个的年青人在他对面坐下,面带愤恨地看着他,刘鸿运朝他微微一笑算是打了个招呼。那人道:“想不到你也回来祭祖了,当年你给我的耻辱我都默默地记着,要记得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说毕就走了,这种莫名其妙的猪脚既视感是哪里来的,反正刘鸿运也不认识他就不去管它了。

本来只是一个小插曲,然而生活就是如此戏剧性,在后面的夸名环节,一般在家务农的都是“今年种下果树十五亩”,或者是“本年开垦荒地20亩”之类的,一会到了刘鸿运父母:“本年做生意净赚10万”,宗祠里立刻响起来一片“嗡嗡”声。

“老天,至公爷那一支真能赚钱啊,10万,还是一年,现在吃皇粮的一个月才70多吧。”

“10万啊,还是净赚的啊,光是想一想就觉得多了”。

主持聚会的叔祖公连忙大声呵斥,这才把杂音平息下来,紧接着刘鸿运的大伯,小叔纷纷发话,原来大伯是县教育局的一个股长,小叔在县里农村信用社做信贷部经理。也算是小有成就。至于两个姑姑,女性不能进祖祠,不能算是刘家的人。

“信贷部的啊。”刘鸿运摸着下巴暗暗思索。

“钱多又怎么样,我们刘氏宗族以诗书立家,我在县中学考试年级第一”一个清朗的声音响起。“有钱却为富不仁的例子多了,古代石崇是名动天下的富商,还不是死在一个官吏的手上,我立下大志,定要成一地之父母官!”

原来就是刚才那个莫名仇视刘鸿运的年青人,他此时满脸坚定,怒视刘鸿运一干人等。针对之意一览无遗。

刘鸿运悄悄问刘父:“那个什么人”

“那个是至圣爷那一支下的,叫刘鸿福,他不是你小时候的玩伴么,你一点都不记得了?”

“额~现在读书比较努力,一时想不起了。不过他为什么好像不喜欢我们这支的”

“现在叔祖公年纪大了,下一个族长就在他们那一支和我们这一支之间产生,可能是向我们示威吧。”

刘鸿运暗道,资本的力量,官员也得跪,我不是猪脚么,怎么会跳出一个自带主角模板的,还来个什么莫欺少年穷,算了,懒得理他。便道:“不用理会,他发他的誓,我们闷声发大财。”他家今年光国库券的都快10万了,更何况还有一个位置很好的百货商店。早和父母说不用到处宣扬赚了多少钱,但是父母坚持报了这个数字。

见刘鸿运这边没人应声,大出刘鸿福意料之外,他只得悻悻的下去了。

夸名完了之后,各家纷纷走上回程。一到家,他就找个机会就溜出去了。

90年代的中学生固然学习累成狗,可是对于不是很在乎成绩的人来说,有许多趣味是2000年代以后的人难以享受到的。比如烤蚱蜢,抓野老鼠,摘野草莓,其中一个就是抓四脚蛇。到了阿三约好的地点,阿三和他的妹子早已在那等起,见到他来,带起家什就出发了。

大伙打打闹闹,说说笑笑的玩了半天,抓得四脚蛇若干。看着天色渐暗,一帮人弄些杂草,就地弄起火堆,烤四脚蛇吃。

刘鸿运却远远的看见那边山坡上有一个厂子,就问阿三:“那是哪里。”

阿三回头看了一眼,道:“那不是镇上的农机厂么,胖子就是厂里的员工子弟,我说黄狗,你最近老是失忆,是不是在阿娟身上射的太多,把脑浆一起射出去了”

“去去去去,现在我要认真读书了,到时候考上好学校,找个好工作,泡个电影明星,生活多美好,娟子人不错,就是长得太普通了,我就喜欢美女。从14岁到40岁,都是哥的狩猎范围。”

“叫你几次去毛哥那里玩了,那里有不少女的很有味道,可惜你就是不去,都被人家泡走了。”

“读书读得多了有点转不过弯,下次叫一定去,不过那个铁工厂是生产什么的。”

“有什么稀奇的,不过我也不是很清楚,吃完四脚蛇我们就去找胖子玩一会啊,他应该清楚一点。”

区区几根四脚蛇哪里够一帮半大小子吃,可怜的四脚蛇连脑袋都快被啃碎了。

走到厂子的大门钱,门口的看门老头打量他们一会,听说是来找胖子的,就让他们进去了。

厂子里可不小,刘鸿运估计了一下,整个厂估计有40多亩地,关键是这个厂日后紧靠着改造后的639国道,当然现在还是一片荒草地,靠着一条仅有的黄泥路到镇上。

胖子人如其名,身高才160多,体重就快180了,据说是从小内分泌有点失调,才长这么胖的。成绩在班上也是和阿三、刘鸿运争夺倒数第一的有力竞争者。说起这个厂的事,他就滔滔不绝了,原来他爸爸就是这个厂的调度员,这个厂原本是镇上在80年代初看到农机等物资紧缺,就投资办了这个厂,生产一些简单的农机,如电动机啊,抽水机,小型打米机之类的,很是红火过一阵子。可惜到了后来,厂子生产出来的东西在质量、价格等几个方面不如那些大厂有竞争力,慢慢的就衰败下来,现在处于半停工状态。

一伙半大小子到了胖子家,就老奶奶在家,其他人都还没有回,厂里不景气,胖子父亲和母亲在外面做点小生意。

老奶奶看到孙子带朋友回来,很是高兴,就在宿舍前的几陇菜地里找了不少青瓜,白菜什么的,拌着油渣炒了几个小菜,大伙狼吞虎咽,饱餐了一顿。

刘鸿运心中已有计较,这个农机厂是个不错的行当,再不济过了10年左右光地皮都能卖一大笔钱,厂子虽小,可以作为起步基业,“回去要打听一下这个厂的人财物状况,看看好弄到手不。

回去的路上,一帮人趁着黑去附近的河里洗了个澡,本来刘鸿运还有点放不开,看到别人都光着屁股下了水,只得从众了。90年代的河水真是清爽啊,想想2000年后,上游的水源林被农民砍了种经济林,河水就慢慢变浑浊了,他最后一次来河里洗澡还是他找到工作前的最后一次暑假。

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