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翼乌全彩无漫画挤奶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子清!”段香站在不远处的荒田上,怀中抱着个包裹,激动的挥手大喊一声。

“香姐!”沉着脸的朱子清笑的应了声,向段香快速走去。

“香姐,嘻嘻……”朱子清不敢直视段香的双眼,干巴巴的傻笑。

“我听胜德大师说,你要去东州……”段香艰难的挤出笑容,内心满是不舍与担忧

朱子清脑子一团糟,指掌点点停停,不知该如何回答,睁眼闭眼咬着牙,“我……”

段香装着不在意,笑道:“昨晚,胜德大爷来替云德大师还酒钱时,听他迷迷糊糊说了几句,可能是醉话吧!”

朱子清沉着脸,吞吞吐吐应了声,“是真的……”

段香心中多少有些防备,还是惊了下,愣了下,笑道:“都说酒后吐真言,原来和尚也喝酒!”

朱子清抬起头,看着穿着朴素,漂亮的脸蛋,身材高挑可迷倒方圆百里众汉子的段香,急急忙忙地说道:“我去给,大正伯磕个头……”

朱子清说完就走,步伐很急,段香叹了口气,犹豫了会儿,也跟了上去……

段大正,朱子清的恩人的坟就在不远处,与其妻并肩升土……二老的坟是青山寺的众僧帮砌的,此坟己坐落此处多年,坟头头上无一杂草残根。

两坐坟前有几根刚上已燃尽的香,地上的几道完整的烟渣尚未被风吹去,貌似昨晚刚有人弄过……

“大正伯!当年若不是您赠叶与海中蚁,我朱子清恐怕早已成为哪路的孤魂野鬼了。虽然您未能将我扶养成人,将我送去寺中……但,您的救命之恩,我此生难忘!”

朱子清站立坟前慷慨激昂后,连跪三个响头,看着令人心酸的两座连墓碑都没有的小土坟,跪中讲道:“大正伯,您虽一介书生,不图名利……若我朱子清衣锦还乡,定给您修住最好的坟!比我大龙国先帝的还要大……”

站在一边的段香,忍不住失声泣起。她父亲六甲未过,若不是被山匪一片天打伤,也不至于卧病在床,旧伤复发便早早离开人世……

段香心中有愧难忘,都是自己红颜祸水,若自己未能继承母亲的美貌,那该多好!父亲这弱书生也不至于惹祸上身……

“大婶?……怎么称呼?”朱子清站在段香母亲的坟前,仔细回想了一番,也不知坟中之人叫何人,只知道是段大正早世的妻子。

段香抹了把眼泪,回想道:“我娘呀,嗯……叫……童双双,我爹跟我说的。”

朱子清白了她一眼。一头雾水的段香,连忙挥手解释道:“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娘是生我的时候难产才……”

段香说到这,就呼呼大哭起来,她觉得自己不该活在这个世上!自己这个祸害,让自己最亲的人成双而去。若不是爹临终遗言让自己好好活下,想必早已悬梁自尽……

朱子清见段香莫名其妙的哭的很伤心,笑着安慰道:“哦是?大正伯长得瘦骨如柴,也不是一表人才……当然,我也是。看你的样子,想必继承了童大婶的美貌吧!”

段香见朱子清难得夸他一次,含泪带笑,“那是!我听我爹说,我娘是大家闺秀,也不知我爹犯了什么桃花运!云游求师时,碰巧救了我娘一命,我娘才以身相许的!”

这些朱子清还真没听说过,吃惊的应了声,“哦,是?”

段香见朱子清一脸疑惑,得意的说道:“我爹不说谎的,他一介书生又何必打脸充胖子呢?若不是从他口中亲自说出,我也不信……但是就是那样。也不知我爹上辈子烧了多少高香,要不,就他那死脾气,也能娶到我娘才怪呢!”

朱子清不由心中一惊,十分佩服段香的勇气。都说家丑不可外扬,暗地里也就罢了,你到好当着你爹的坟前,也敢抖穿他老鬼家的坏话……

朱子清也在她坟前磕了两个响头,说道:“童大嫂!真的感谢你!想了这么个好女儿,来照顾我这么多年……”

“您若还在世,想必也会像香姐一样照顾我……大正伯一辈子就那个样,在阴间想必也是。您也别嫌弃他埋汰他!这些小钱,您就拿去买些奢侈品,好好打扮一下,当然可能您也不需要。就算我给大正伯的,交给您保管了吧……”

说完,朱子清从怀中掏出一把银子,也不犹豫直接用土埋在她坟前。

朱子清那能知道,自己败的是一座无尸坟。想必连段香都不晓得这坟空无一人,更说是尸骨了!

若远在万里的童大嫂听到朱子清这番话,想必也是一番哭笑不得……

朱子清拍了拍手上的尘土,忍住神情,犹豫不决的走到段香的身前。

该来的总是要来,告别的时候到了!

朱子清手忙脚乱的地从怀中掏出仅剩不多的银子,意思让段香张开手,将全部的银子放在她手中,沉了口气说道:“香姐,这些银子你留着花……该说的我也不多说了!”

段香犹豫了下,也不推辞,将手上的包裹塞到朱子清手里,微微笑道:“我做的馒头你路上吃……”

“哦!对了,你把这个带上,这是我娘留给我的护身符!”段香急急忙忙从腰上找一下一块晶莹剔透的玉佩,放到朱子清眼前,笑的很迷人。

朱子清挥手推辞,“这是童大嫂留给你的,贵重我就不说了,但护身符我实在不能……”

“让你拿着,就拿着!”段香强行扭扭歪歪,将玉佩系到朱子清腰上,满意地笑道:“一片天都被你们打散了,乡里乡亲们要和蔼,这护身符,我留着没用。你到是路途遥远,又加上江湖险恶,留着多少保份安稳……”

“吱吱~”毛球不知从哪钻了出来,跳到段香肩膀上。挥舞着小爪子,貌似在勒索朱子清收下……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